这个我倒是了解,比如任家辉,他动起手来就暴虐无比,完全以伤换伤,所以虽然他身手不算太好,连黄强都不如,但是打起架来绝不含糊,能顶对方好几个人!

  徐百强又补充说道:“除了我说的之外,我还要提醒你一句。街头搏斗术,不限手段。”

  我一时没弄懂这是什么意思,徐百强玩味一笑,让我更加不寒而栗。

  歇了一会儿,徐百强问我还行不行,行就开始第二场。我站了起来,腿虽然还是有点软,但是也没什么大问题了,时间有限,就直接点头,说可以开始了。

  于是,我又和徐百强开始了第二场。这一次,我留了个心眼,在自己说完可以开始之后,就直接后撤了一步,防备着徐百强的突然出手。

  果然,徐百强见我比以前有了些进步,就笑道:“可以可以,有长进。不过,我还得教你点别的东西!”

  我心立马就提了上来,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让我奇怪的是,徐百强并没有攻上来,而是跳下了擂台,往一个墙角那里走。

  那个墙角堆着不少东西,但都不是吕叔后来弄过来的,而是王峰的家当,比如被拆下来的梅花桩,还有其他一些奇奇怪怪的自己造出来的器材,当然,还有王峰当年教我各种武器的“教具”。

  猛然间,我的脸就白了。我知道徐百强要干什么了!

  果然,徐百强从那一堆“教具”中抽出了一把没开锋的大砍刀来,在手里掂了掂,笑道:“还行,分量够足。”

  然后,就提着刀过来了!

  徐百强加上大砍刀,这是什么概念?就像是终结者配上加特林一样!我吓得直接就从擂台上逃下去了——徐百强所谓的生死搏杀,原来真的可能弄出人命来!

  e酷ej匠e*网唯#一%正:I版Q,。Y其a。他都是盗V版K=

  徐百强看我这幅样子,就笑了:“师弟,我说了,街头搏斗术对任何东西都没有限制,这里那么多趁手的家伙儿,你也可以随便用。以后跟人打架,也得记住这一点。哪怕是一个墙角,都是你逆转的关键!”

  徐百强拎着砍刀,跑的速度却丝毫不比我慢多少!我心里一急,看到旁边有两个哑铃,直接抄起来,就往徐百强那里砸过去了。徐百强一侧身躲了过去,笑道:“不错,继续!”说完,一个箭步冲了过来,讲大砍刀举了起来。

  徐百强落刀没有一丝的犹豫,我知道,他肯定不可能会整出什么刀把我一根头发丝削断,然后就停住的场景。要是中了这一刀,我妥妥地会在医院住几天了!

  慌忙之中,我摸到了一个臂力器,想也没想,就抄起来,挥向了徐百强的刀上。

  “叮——”徐百强力气大,但是我手里的臂力器在重量上甩了大砍刀好几条街。所以我和徐百强对拼的结果,竟然是我成功地把徐百强防住了!

  我心里爽得不行——终于,我在徐百强手底下撑过了一招!

  徐百强也笑了:“不错不错,就这么打。再来!”说完,又是一砍刀下来了。我心里叫苦不堪,无奈之下,只能再用臂力器挡下。

  基本上,整个场面就是徐百强拎着大砍刀追杀我,而我,只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去逃命。徐百强实在是太可怕了,在他面前,除了跑,我没有一点反击的能力。

  整个下午,我和徐百强一共练了四次,每一次都是在玩儿命。我身上被他砍了两刀,被砍的时候,我躲得快,所以伤口也不是很深,包扎一下就行。除了刀伤,还有拳脚伤不计其数。和徐百强打得相比,吴东阳、刘朋的那些花拳绣腿,就像是挠痒痒一样。

  渐渐的,我也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乐趣。那种在绝境之中找寻一切可以反击的机会的感觉,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一样,真的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种肾上腺激素加快分泌的感觉,只要体验过一次,就会上瘾。

  就在我们正进行第五场生死搏杀的时候,吕叔过来了,见到我们这样,吓了一跳,连忙把我们拉开了,问我们好好的干嘛拼命。

  我和徐百强都笑了,把事情的经过给吕叔讲了一遍。吕叔对我们也无奈了,对徐百强道:“强子,虽然你的方法,可以让小志更加真实地体会到街头搏斗术的意义,以最快的速度锻炼他的身手,但是这也太危险了,稍有不慎,能玩出人命来!而且,你们看看,把这里都搞成了什么样子?一个好好的练功房,现在跟垃圾场似的。”

  诚然,经过我和徐百强一折腾,这里已经连个能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各种东西散落的到处都是,就跟被炸弹炸了一样。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徐百强也笑了一下,说:“没事儿,师傅,回头,我跟小志会把这里收拾好的。而且,我手底下也有准头,就算有点偏差,也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你看看他的伤,是不是都挺浅的?”

  吕叔正色道:“少扯淡,你的经验还是不够,想用这个法子训练别人,还得练上几年。”

  徐百强叹了口气,无奈道:“对不起了师傅,是我心急了。”

  吕叔说:“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小志好,算了,先把这里收拾了,我带你们去吃点东西。至于小志的特训,我想想办法。”

  “是!”

  我乐了,吕叔愿意出手帮我的话,那估计是没什么问题了。

  接下来,我和徐百强两个人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把这个不是很大的地方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然后,吕叔带我和徐百强去外面吃了饭,又把我送回了家,并告诉我,他明天不会去“丰盛饭店”,让我别和徐百强再一起进行那么危险的训练,只是跟原来一样就行。

  我和徐百强自然答应了。

  回到了家,自然是和我妈、王忠义一起聊了不少高中发生的事儿。和黄子龙、郭钊宇他们的恩怨,我自然没说,只是说了自己认识了一帮不错的朋友,对我挺照顾的。

  王忠义知道我和李雨柔的事儿,到了晚上还悄悄问我,现在怎么样了,还说李雨柔那么好的儿媳妇儿,他可是惦记着呢。我说,就快好了吧,这两天关系缓和不少。

  王忠义这才笑了,说:“那就好,等你爸回来,见到那么好的一个儿媳妇儿,他一定会高兴的。”

  我想问他关于我爸的事儿,王忠义给了我一根烟,眼神告诉了我一切答案——“包在我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