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那不是单挑,拳脚无眼,我打伤他们,也是为了自保而已。”

  “自保?呵呵,”黄子龙笑了,“我那十几号弟兄,到现在还在医院呢,你所谓的自保,未免太狠了些。”

  我也懒得跟黄子龙再说什么了:“别扯那么多了,咱们梁子算是结下来了,你到底想怎么着?反正,我兄弟被打,我不可能就这么就这么跟你算了!”

  }%酷ts匠网2永H久免`u费看小说…

  黄子龙说:“我也是这么想到。怎么样,要不然咱们两个单挑一次,谁赢,十七班归谁?”

  这时候,任家辉朝我喊道:“志哥,算了吧,你别跟他杠了,今天这事儿算我的,是我轻敌,还给你丢脸。咱们先回去吧,从长计议!”

  我知道任家辉的意思。他跟黄子龙交过手,知道黄子龙的厉害,凭我现在的身手,绝对不是黄子龙的对手。刚刚他输给黄子龙,就已经丢了脸了,但是还能解释地过去,毕竟他只是我们这个势力的二把手。但是,如果连我也被黄子龙收拾了,那么别说十七班,整个高一都会知道,我魏小志低黄子龙一头!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真的很难能再爬起来了。

  我想,任家辉之所以被打得那么严重,也不愿意告诉的原因就是怕我控制不知自己,跟黄子龙干起来。

  我也稍稍从怒火中冷静了下来,仔细想着现在的局势。黄子龙能轻松打败任家辉,身上估计和花少、田少他们有一拼了,不然,也不可能能当上九小龙。

  现在我也只是比黄强、王亮他们强一点,如果和黄子龙打的话,胜算恐怕还不到一成。

  如果我应战,肯定会输,那我们的势力以后就不用混了,早晚被踩在我们头上的黄子龙打散;如果我不应战,那就相当于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黄子龙认了怂,结果也没比我迎战然后被打败好多少。

  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只能是我赢了黄子龙了!

  可是,以我现在的实力,真的很难。

  对面的黄子龙见我没有回话,笑着说:“怎么了,魏小志,你好歹是九小龙之一,不会不敢应战吧?”

  看着他那张写满了不屑的脸,我的气又上来了——妈的,打就打!就算他身手好,我凭体能跟他死磕,加上王峰教我的街头格斗术的凶狠,也不是没有赢的希望!毕竟,就算是练家子,也怕碰上精通街头搏斗术的。

  我张张嘴,刚要说“那咱们就来单挑吧”的时候,金敏突然就笑了,笑得很大声。

  黄子龙皱了皱眉头,说:“你一个小弟,瞎笑什么?”

  我也看向了金敏,心说难道这小子有什么好主意?

  金敏扶着冯小鱼,看着黄子龙说:“黄子龙,你可是真够卑鄙的。”

  这一句话,不光是黄子龙,连我都愣了。因为从头到尾,虽然黄子龙一直在把我往“单挑”上逼,但是他本身也没做什么道义上说不过去的事儿。

  黄子龙收起了笑容,悠哉悠哉地说:“卑鄙?我哪里卑鄙了?单挑什么的,都是双方说好的,我和魏小志单挑,我也只是在征求他的同意而已,他要是怕了,大可以不答应,我又没有逼他什么。”

  金敏冷笑了两声,说:“你要在这个时候和志哥单挑,不是卑鄙是什么?前几天,你叫人堵了志哥,结果反被志哥全部放倒了。但是志哥终究不是铁打的,他一个人打那么多人,还是受了不轻的伤。你这时候找志哥单挑,不就是趁人之危吗?你说说,自己还不够卑鄙吗?”

  果然,金敏话音刚落,几个十七班的混子就看到了我不经意间露在外面的淤青来。前些天和吴东阳打,我受伤不轻,而且现在又是夏天,本来穿得就少,所以金敏一提,大部分人都看出来了,我的确是有伤在身。

  黄子龙脸直接就青了,他本来就没想过要趁我之危,但是金敏这么一说,加上吴东阳是他的人,他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我几乎要直接为金敏叫好了。他这一番话,一来帮我化解了眼前的难题;二来泼了黄子龙一身脏水,把他的形象抹黑了不少;三来,金敏没提任家辉来救我的事儿,只是说那些人全部被我“放倒了”,这样一来,也让其他人觉得我特别能打!

  好一个一石三鸟的计谋,金敏的一句话,就把情势立马反转了过来。

  我暗自笑了笑:收了金敏,真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儿!

  黄子龙在哪里,也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良久,他才道:“行,那我今天就放他一马。不过,不单挑的话,咱们的事儿怎么解决?你小子说的头头是道,不如就给我出个主意吧。”

  金敏想了想说:“我可没说不单挑,只是不让你们现在单挑而已。这样吧,两个月,两个月之后,你和我志哥去操场打一场,谁赢,谁抗十七班,怎么样?”

  黄子龙听完之后就笑了:“可以!我还不信了,两个月,魏小志能翻了天!”说完,手插着兜,吹了个口哨就走了。

  走得时候,还故意撞了一下我的肩膀。他的肩膀硬得像铁打的一样,所以他整个人撞了过来,就如同一辆低速驶来的小汽车。如果我没有防备的话,肯定会被他撞退几步,到时候,他还会再一次从气势上压过我一头。

  不过,我也不是当年什么都不懂的魏小志了,在黄子龙往我这里走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的意图,直接沉住气息,脚下生根,和黄子龙对撞了一下。

  我们两个人谁都没动一下,黄子龙看我的眼神中,有了些吃惊,然后又释怀了:“下盘真是够可以的,不愧是九小龙之一。不过,光有下盘,也没什么用,过两个月,你还是打不过我。”

  说完,就直接走了。

  我阴沉着脸,转头扶住了任家辉,对金敏说:“咱们先把辉哥和小鱼送到医务室去。”

  金敏点点头,和我一起,扶着冯小鱼离开了十七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看萌,想加入忠义堂的可以去报名,粉丝榜靠前的优先,每天活跃的优先。过几天我审核合格的,直接让会长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