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了金敏,任家辉和冯小鱼怎么还没有回来,金敏说他也不知道,他回了班到现在,任家辉和冯小鱼都没回来过。

  这俩人,应该是去十七班了才对,怎么也不可能现在都回不来。我心里隐隐有了丝不详的预感,直接站了起来,说:“金敏,跟我去十七班看看!”

  金敏点点头,跟在我后面。

  当我们出门的时候,上课铃已经响了,我也没管,走了几步,来到了十七班里面。刚刚一进门,就有一个满脸血迹的人扑进了我的怀里。我立马把那人扶住了,一看,果然是任家辉!

  任家辉一看是我,激动地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声说:“对不起了志哥,我给你丢人了!”

  我一看任家辉被打成这样,也气得不行,问:“辉哥,你这是怎么了?!谁动的手!?”

  我话音刚落,十七班里又传来了“砰!”的一声声响,和很多人的叫好声。

  我朝里一看,里面的一幕,更让我火大!里面,冯小鱼也倒在了地上,刚刚那声闷响,就是他倒地的声音。而他前面,是一个穿着白衬衣,身材修长的男生。

  那人身上的肌肉很匀称,明显就是一个练家子。

  打伤任家辉和冯小鱼的,无疑就是这个人!我阴沉着脸,对金敏说:“老金,先把小鱼扶出来。”金敏点点头,走了进去,扶起了冯小鱼。

  我拍了拍任家辉的后背,说:“怎么样,还能坚持吗?”

  任家辉笑笑,说:“小伤,没事儿。”

  我碰了任家辉的肋骨一下,任家辉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低吼,显然疼得要命。

  我皱起了眉头:这个伤势,至少断了两根肋骨!

  这时候,那个白衬衣坐在了身后的桌子上,抱着膀子说:“看起来,终于是来了一个能说上话的啊。那边的两个,你们谁是魏小志?”

  金敏没说话,我让任家辉先自己靠在门上休息着,往前走了几步,把金敏和冯小鱼都挡在了后面,站在离白衬衫只有五步的地方停了下来,说:“我就是魏小志!”

  “还真是你,”白衬衫笑了,走了过来,伸出了手,“你好,你不认识我,却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吧。”

  "\更p新最●{快上酷j匠网

  我点点头:“黄子龙。”

  我就算是再傻,也该猜到这人的身份了。对方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显然打任家辉和冯小鱼,其实都是冲着我来的。我在一中得罪了三个人,一个是郭钊宇,另一个是许阳,还有一个,就是从没有见过的黄子龙了。

  这个九小龙之一,我今天终于是见到了。看他的动作和身材,显然是个练家子,不然,不可能完虐任家辉和冯小鱼两个人。

  任家辉和冯小鱼虽然身手不是很好,但是很有经验,也有点力气,普通学生,放翻四五个还是没问题的。而这个黄子龙,打完了任家辉和冯小鱼之后,脸不红气不喘,可见绝对不简单。

  要不然,也不可能能当上九小龙之一。

  不过,同样是九小龙,他扛起了八中,我也扛起了一中!论实力,我可不输给他!所以,面对黄子龙,我根本不怂。

  黄子龙看了看我,说:“是个练家子啊,吴东阳这顿打挨得不亏。看这下盘,似乎是八极拳练出来的。你师父是哪位,说出来,没准我还认识呢。”

  我想起了大宝交代给我的话,就说:“野狐禅,随便找了个师傅学的,现在他人不知道跑哪去了。黄子龙,你也别给我扯没用的了,好好的,你打我兄弟干什么?你也不是这个班里的人,所以做的事儿,有点过界吧。”

  黄子龙笑了笑,说:“没有,这事儿你可以问你兄弟,说我做的事儿有没有什么过分的。”

  我看向了任家辉那里,任家辉苦笑道:“对不起了,志哥,这事儿,怨我,我不知道他是黄子龙,所以大意了,给你丢了脸……”

  我问:“辉哥,到底怎么回事儿?”

  任家辉叹了口气,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我。

  原来,任家辉和冯小鱼照例过来,找十七班的几个混子去厕所抽烟,拉近关系。本来一切都挺好的。但是突然,十七班来了一个人,上来就问和任家辉在一起的几个人,要不要跟着他混。

  任家辉一下子就生气了,因为社会上最忌讳的就是挖墙脚。任家辉觉得,这个人虽然看起来挺能打的,但是只有一个人,估计也没混多好,说话就挺冲的,想把他赶走。

  那人就说了:“你也别整拉关系这种没用的。混嘛,就是看谁有本事,你们要是能打赢我,我立马滚出这里,不然,你就给我滚出这里,怎么样?”

  任家辉脾气本来就不好,对方连用了两个“滚”字,他一下子就彪了,直接答应。

  本来,和任家辉在一起的几个十七班的混子也没有被任家辉养熟,他们到底跟着谁混,也没有想好。所以一听说要单挑,也都起哄说可以,干脆你们两方人就单挑吧,谁赢我们跟谁混。

  这个扮猪吃虎的人,无疑是黄子龙。但是,任家辉和冯小鱼却不知道。等到了交手的时候,任家辉也没撑几个回合,就被黄子龙干倒了。

  “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任家辉叹了口气说,“志哥,是我的错……”

  我盯着黄子龙,眼中透出了凶狠:“辉哥,如果真是按你所说的那样,你和小鱼不至于伤得那么重吧?”

  听到我这么说,冯小鱼抿了抿嘴,骂道:“志哥,这黄子龙下手太黑了,辉哥和我都已经倒了,他还接着打。辉哥的肋骨,就是这么被他踢断的!”

  “小鱼!”任家辉吼了一声,“你别乱说!”

  冯小鱼喊道:“我哪里有乱说?我要是不上去帮你抗几脚,你非被他打死不可!”

  我一拳头砸在旁边的课桌上,那桌子直接被砸出了一个窟窿,“黄子龙,单挑什么的,差不多就行,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过分?”黄子龙笑了,“你打伤吴东阳他们,又怎么不说自己过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