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眼,然后问安宗明:“明哥,这怎么了?”

  安宗明哆哆嗦嗦地说:“刚刚有伙儿……有伙儿人冲进来,打了金敏一顿,然后问我,宿舍其他人是谁,我就说了你们两个的名字,结果,他就把咱们宿舍给砸了,说让你们三个以后小心点,等军训完了,再陪你们好好玩玩。”

  “嗯?难道是吴东阳?不可能啊,他刚刚被徐百强打过,就算要对我动手,也得过两天,确定徐百强没工夫管我的时候。而且,为什么来我们宿舍,先打了金敏,再问其他的人是谁。”我一下子愣了,除了吴东阳,我也没有得罪过谁啊。

  这时候,地上的金敏动了动,翻过来身,躺在了地上,说:“别想了,是郭钊宇。”

  “郭钊宇?”我不敢相信,“郭钊宇为什么要带人打你?你可是他的智囊。”

  金敏苦笑了一下,没说话。

  唐栩走了进来,说:“是闹崩了吧。自从那场校战打完,我就没见过金敏和郭钊宇在一起了。”

  金敏点点头,问我:“有烟吗?”

  我点点头,把金敏从地上扶起来,坐在了床上。然后把自己的玉溪点上,塞金敏嘴里。

  安宗明凑了过来,说:“抽烟那么帅,教教我怎么样?我每次见我大伯抽熊猫的时候,我都想来一根,但是他说我不会,就不给。”

  唐栩说:“抽得起熊猫,哪能看得上我们的玉溪?还是算了吧。”

  安宗明说:“就学一学嘛,抽点次的也没事儿。”

  我听不下去了,直接给了他一根:“去去去,一边学去。”安宗明接过来,借我的打火机点了,然后到一边,有模有样地抽了起来。

  ◎酷~I匠:*网B首R发r…

  果然,没过三秒钟,就开始咳嗽起来,惹得唐栩直笑。

  我没理他,自己也点了一根,再给了唐栩一根,三个人就坐在金敏床上,吞云吐雾起来。

  我狠狠抽了一口,问金敏:“说吧,怎么回事儿?”

  金敏苦笑道:“很简单,你们那里的楚生阴了我一把,我没斗过他,郭钊宇觉得,那场校战之所以输,都是因为我。所以,就把我踹了。下半学期,我就已经不跟着他了,而且,那半年,我的日子很不好过,基本上每天都会挨打,总之,很惨就是了。”

  我听了之后,挺为金敏感到惋惜的。他对郭钊宇的衷心,就连我这个外人都看出来了。制定的计划,都是以保护郭钊宇的安全为第一,哪怕自己涉险,被我用刀子挟持着,都不愿意让郭钊宇冒一点险。

  这种弟兄,去哪里找?而偏偏郭钊宇这个人,就因为一场定点的失败,把责任都推到金敏身上,这么欺负人,到了高中,都不放过他,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金敏一根烟很快抽了一半,他弹弹烟灰,说:“对不起了,他本来是要找我的,结果,也发现了你们。宿舍被弄成这样,是我的责任。你们不用管了,我来收拾。”

  说完,金敏把烟给掐了,然后慢慢起身,准备收拾宿舍。他身上有很多瘀伤,所以动作很不便。

  我从地上,把自己的包拿了过来,从里面掏出了一罐红花油,扔给金敏:“让唐栩给你擦擦,东西我和明哥来收拾吧。”

  金敏想把红花油给我,说:“不用你的,我就算被打,也不需要你的可怜。你还是想办法,怎么躲过郭钊宇吧。叶子林也考进来了,还有他七八个弟兄,凭你们两个,以后过得恐怕不会很舒心。”

  我嘿嘿一笑:“我们弟兄虽然不多,但是干郭钊宇也是够了。这药,你就别矫情了,赶紧擦擦,一会儿,带你干一件大事儿。”

  “什么大事儿?”

  “这你就别管了。”说完,我叫了一旁学抽烟的明哥过来跟我一起收拾东西。明哥本来不愿意,说让金敏收拾不就好了吗,干嘛非要往自己身上揽活儿。我说,你抽我烟了,就得帮我忙。明哥没办法,把烟头一扔,就开始跟我一起收拾房间。

  另一边,唐栩这人也不怎么记仇,我让他给金敏擦药,他也乖乖擦了。

  宿舍东西少,虽然看起来乱地不行,但是很好收拾。没一会儿,我和安宗明就收拾地差不多了。一些打碎的杯子、脸盆就没办法了,只能等着明天再买新的。

  唐栩那里一拍金敏,说了声:“行了。”金敏被拍疼了,叫了声:“你倒是轻点,没伤的地方,都被你拍青了。”

  唐栩咧咧嘴:“就你他妈事儿多,要不是小志说话,我才懒得搭理你。”

  金敏也不服气:“妈的,等我伤好了,非跟你干一波!”

  唐栩不甘示弱:“来就来,谁怕你!比身手比脑子随你便!”

  “就你那脑子,还比个屁,除了屎还是屎!”

  “总比你一脑子呕吐物强吧!”

  “妈的……”

  这俩人吵着吵着就要撕在一起,我连忙把他们拉开了。

  “唐栩,别愣着,趁着现在时间还早,叫上老花还有田少,咱们去干郭钊宇一波!”

  “什么?!”唐栩愣了,说,“你要去干郭钊宇?为了金敏?你疯了吧。”

  我说:“肯定不是为了金敏。你没听安宗明说嘛,郭钊宇放过话了,以后会陪咱们好好玩玩。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咱们不先去干他一次?总不能等着他打完了我们,咱们再把场子找回来吧。”

  唐栩点点头,说:“有道理。”说着,就要打电话。

  金敏一下子就把唐栩手机按住了,问:“魏小志,你们要干什么?”

  我白了他一眼:“干郭钊宇啊,明知故问。”

  金敏咬咬牙,说:“别去了,你们打不过。”

  我说:“没有打,你怎么知道打不过?”

  金敏说:“我了解他,也了解你们。想干郭钊宇,现在不是时候。你要是想动手,我倒是可以帮你。”

  我笑了:“你原来就是郭钊宇的人,说话能可信吗?”

  “我的遭遇,你爱信不信。说实话,现在咱们打不过打郭钊宇,但是,其他人,我倒是很有兴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