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少倒是潇洒,说:“自生自灭?强哥,别把我们说的那么没用。我们又不是没从下面混上来过,虽然弟兄们没跟过来几个,但是想混的话,还是可以风生水起的。”

  徐百强笑着摇摇头,说:“没那么容易。一中的水,比你们想的还深。下面,你们好好听着我说的每一句话,如果听漏了一句,以后,可就难混了。”

  连徐百强都那么说了,我们自然不敢怠慢,一个个支棱着耳朵听着。

  徐百强顿了顿,开始说起一中的局势:“我先给你们说说一中原本的局势。上一届高三的猛人都走了,你们暂且不用管。现在的高二和高三,大体已经融合在一起了,所以一些势力,都是高二和高三的人都有。我从上往下说,一中最顶端的几个势力,就是学生会、王晨轩,还有我。之前还有一个,已经被我干出去了,而且残留势力也被我们三方人瓜分了,所以不提也罢。”

  “学生会,人最多,有本事的人也最多,更重要的,是他们和校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动他们的话,除非自己后台硬,不然,肯定会撞个头破血流。就连我,在不动用家里的权力的情况下,也不会轻易招惹他们。”

  “学生会一共一个主席,三个部长,他们的名字,你们以后会如雷贯耳的,我就不说了。总之,学生会是一中最大的势力,得罪下面的人还好说,再往上,到了部长这个级别的的人物,千万别触他们的霉头。不然,”徐百强神色凝重,“后果很严重!”

  “我自己就不用说了,咱们肯定打不起来,你们要是愿意跟着我,我很欢迎。只要是我的人,学生会和王晨轩也不敢动。”

  “还有就是王晨轩,这个人也不能惹。或者,他们这个势力的每一个人都不能惹。王晨轩自己搞了一个武术社,学校不同意,但是他却硬生生地搞的有模有样。所以,王晨轩手底下人虽然不多,但是各个都能打地很,比如武明凯什么的,和老花比,都不逊色。”

  “学校里一半的练家子,可以说都在他手里。他的人少而精,去年有一个不小的势力挖他墙角,被他带了几个人,完虐了对方几十个!说实话,我和王晨轩单挑,也没把握能干倒他。”

  徐百强的一席话,说得我们各个都皱起了眉头。一中的水确实深,加上徐百强之后的这三个势力,像是不可破除的铁幕,笼罩在我们上面。我到还好,本来也没打算混,但是田少和花少都皱起了眉头。显然,这两人接下来可有的忙了。

  徐百强喝了口水,接着说:“他们两方人,对你们来说还太遥远。你们要头疼的,是军训开始之后,就要开始的动乱。一中有一个规矩,新来的人,一般都是起不来的,需要先依附高二、高三混得好的,让他们扶一把,然后才能站稳。当然,也有自己打出来的,比如我,只是这个过程,很难罢了。”

  “想要被高年级混得好的看重,就得打出自己的名气。这一点,过一段时间,所有人都会知道了,因为你们军训的时候,会有高年级的人去溜达,看看今年来的新生有没有好苗子。而且,一些在其他学校比较出名的,更容易被这些老大所选中。”

  “比如我们原来选出来的四小龙、九新星,可能过两天就会有人去找,让他们归顺自己。你们也都是其中之一,所以,也会享受到这个待遇。但怎么选,是你们自己的事儿了。”

  徐百强突然笑了一下,说:“对了,忘了告诉你们,现在,已经不再是四小龙和九新星了,下半年,打出自己名气的人不少,现在已经是九小龙和十六新星,过几天,他们肯定会在高一冒出头来的,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

  徐百强差不多说完了,自己点了根烟,让我们消化一会儿他说的话。

  徐百强说的我挺热血沸腾的,说实话,那么多牛逼的人物都集结在这里,我以前混了那么久了,还真想跟这些人打打交道。

  我们几个没说话,自己琢磨着这自己的事儿。过了一会儿,徐百强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让我们回去,因为明天得军训,今晚不能在外面待太久。

  我们一群人就上了车,跟徐百强回了学校。徐百强直接就把我们送到了男生宿舍楼底下。我们下了车,唐栩非要跟徐百强的车合一张影才走。我当时就笑了,这小子,肯定是想那这张照片,好好羞辱安宗明。

  我也懒得管他,就等着唐栩他完事儿。

  徐百强在我旁边,叼着烟,突然道:“小志。”

  “嗯,怎么了师哥?”

  徐百强笑了一下,说:“我得先给你打个预防针,在这里,一切未必能都随你心意。比如说你说不想混,这个说实话,基本是不可能的。我早就说过,你不混,会有人逼着你混的,这条路,一旦上来就很难在走下去。你是九小龙之一,干掉你,对一个新人来说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儿。所以……你最好还是和田少一起,哪怕为了自保也好。”

  我楞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有人欺负到我头上,我自然不会怂。”

  !*更新MC最快,上…;酷e匠}网

  徐百强说:“那就好。”

  唐栩很快拍完了照,我们一群人各自散了,回自己的宿舍。

  我和唐栩是一个宿舍的,自然一起走。一路上,唐栩就跟我吹牛逼,说他今天得好好打安宗明的脸。我说,你随意吧,但是好歹是一个宿舍的,别把人家整急眼了。唐栩说不会的,这一次,指定让安胖子服服帖帖的。

  我们说说笑笑就回了宿舍,到了宿舍门口就发现门掩虚着,很怪异。

  我皱了皱眉头,把门打开了,入眼一片狼藉。安宗明在墙角瑟瑟发抖,而地上,躺着鼻青脸肿的金敏。

  “卧槽,招灾了?”唐栩直接就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