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s匠6网唯Q+一正版√-,Q)其¤他都`是盗k版

  我冷笑了一声:“你永远也取代不了她!”

  宋秋雨抿了抿嘴,没说话,但是一动都没动。

  吴东阳骂骂咧咧道:“妈的,一个女的了不起,老子又不是没打过。哥几个,上!”吴东阳话音刚落,他手底下其他人就蠢蠢欲动,要往这里冲。

  我想随手就把宋秋雨拉后面去,免得她碍事儿。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老师来了!”,所有人都停下了。吴东阳皱皱眉头,冷哼了一声:“哼,算你们走运,晚上再收拾你们。我们走!”说完,便带着所有人退出了这里。

  我也松了口气,把椅子什么的都放下了。宋秋雨身上还背着包,看起来应该是刚刚才赶到学校的。

  她见吴东阳带人走了,冲我笑了一下,然后坐在了我前面的空位上。我厌恶的不行,想换个地方,但是其他的位置全部都有人了,而且,我能换,宋秋雨也能换,她要是换到我同桌,那岂不是更糟心。还是就在这里呆着吧。

  我直接就坐下了,任家辉也坐了回去。我凑过去,对他说了声:“谢谢了,哥们。”

  任家辉收拾了下桌子,说:“没事儿,我这人一有看不惯的,就喜欢多管闲事儿。而且我脾气本来就不好,他们净瞎吵吵,惹人心烦。”

  我笑了一下,说:“下课了一起去抽根烟?”

  任家辉终于是笑了:“行!”

  任家辉刚说完,宋秋雨在前面把东西也放好了,转过身来,问我有没有事,受没受什么伤。

  我没搭理她。

  任家辉看了我们一眼,也没弄明白我们到底怎么回事儿。但是他很有眼色,看出来我们之间有事儿,也没问什么。

  宋秋雨说了两句话,见我没什么反应,前面的门也正好被打开,似乎是老师进来了,就转了回去,老老实实趴在桌子上。

  当前门被打开,一道靓丽的身影走进来的时候,班里所有人都“嗷”地叫了一嗓子。没有原因,只因为进来的女老师,实在太漂亮。

  那老师看起来二三十岁,很年轻,也很会打扮,俨然一副美丽少妇的样子。

  “是她啊。”任家辉明显的是见过这个老师,“班主任是她的话,倒还不错。”

  我问任家辉:“你认识这个人?”

  任家辉点点头,说:“在一中挺出名的,等抽烟的时候,我跟你说。”

  我点点头。

  那老师走进来,一脸笑意,在黑板上写下了两个字——“杨馨”。

  她把怀里抱着的书放倒了讲台上,笑着说:“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你们接下来三年的班主任,杨馨。以后,还请大家多多配合我的工作,把咱们十八班,打造成整个高一,最温馨的家。”

  杨馨老师的声音挺好听的,让人如沐春风。这老师,可比扒层皮强多了,要是初中的时候,她就是我班主任,我也不至于整天跷课往网吧跑。

  接下来,杨馨老师也是说了一些接下来的工作。下午没什么大事儿,领书,排座,发军训的服装,然后准备明天早上军训就行。军衔要训七天,之后高二高三的人回来上课,我们也跟着一起正式开学。

  这些,我们都差不多知道,不过杨馨老师养眼,所有人一个捣乱的都没有,很给面子。杨馨说完之后,后排的几个学混子就开始“活跃”起来,站起来问她的电话和QQ号。

  这时候,我看到任家辉笑了一下,就杵一下他,问他在笑什么。任家辉小声说:“后面那几个不知死活的,得得瑟瑟,谁都敢调戏。他们这样还好,要是干什么过线的事儿,那可就要倒霉了。”

  我愣了一下,问:“什么意思?”

  任家辉说:“这杨馨,有人罩着呢。算了,下课再说。”任家辉这么一整,把我的好奇心就给勾了出来。

  杨馨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之后,说有什么问题可以找她,然后让我们所有的男生跟她去楼下,把书都抱上来。我们男生都跟着去了,到了厕所那里,任家辉看杨馨在前面走着没回头,就把我拉进了厕所。

  “这种事儿,让他们干去吧,咱们在这里抽一根。”任家辉搓搓手,看起是烟瘾上来了。

  我笑笑,把自己刚买的玉溪掏出来,给了他一根。任家辉自己点了,然后咂咂嘴,说:“不错,烟有点档次。”

  我们两个,一人一个坑前面蹲着,就开始唠嗑。

  我问任家辉,那个杨馨是什么人物,被什么人给罩了。任家辉摆摆手说:“也不能说是被人罩了,只能说她后台硬。”

  我笑了:“一个女老师,能有什么后台?”

  任家辉看了我一眼:“知道虎爷吗?”

  我一愣,点点头。

  任家辉抽了口烟,说:“杨馨的男人,就是虎爷。”

  “卧槽!”我当场就叫出来了。妈的,我和虎爷就那么有缘?打了他三次脸,上了高中,结果班主任还是他老婆!不过,杨馨那么漂亮,嫁给虎爷,有点磕馋了。

  “别那么大动静,”任家辉说,“虎爷好歹也是汽车站一带的扛把子,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也是情理之中。而且,人家杨馨,也是在虎爷的原配死了之后很久,才认识并嫁给虎爷的,名声也干净。”

  我苦笑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任家辉笑了一下,说:“实不相瞒,我以前,跟虎爷混过。准确来说,是跟虎爷手底下的人混过。不过,也没混多好,就是看个小场子,当哥马仔而已。估计,虎爷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呢。”

  果然,任家辉以前混过社会,要不然,身上不能有那么大的戾气。

  任家辉又抽了口烟,继续说:“我这人吧,没怎么见过我爸,跟我妈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少,都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他们不怎管我,我脾气也不好,性格还比较孤僻,但是对朋友还挺好的,所以初中的时候,认识不少混的朋友,也染上了不少习惯。抽烟、喝酒、打架,这些都是常事儿。”

  “后来,我在那些混子朋友的拉拢下,初中翘过很长时间的课,跟了汽车站那里的一个小混子混社会,他带我们收保护费,当时觉得挺气派的,但是现在想想,真没什么意思。对了,那个时候,带着我的人,名字到现在我还记得,叫蝎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为1150打赏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