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想了想,觉得小琪倒也不至于像宋秋雨那样极端。她的意思应该是:要是你和李雨柔没有和好的话,咱们再在一起。

  小琪是个好姑娘,这是肯定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什么大运,先后被李雨柔、黄若珊、宋秋雨、顾安琪所喜欢。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只想要李雨柔。黑夜的路灯下,我慢慢走回了胡鼎家。

  胡鼎和楚生没在家,很晚才回来。见到我之后,他们都愣了,得知我已经暂时从分手的伤痛之中走出来的时候,他们也挺为我高兴的。

  胡鼎说:“你放心吧,小志哥,嫂子不可能那么绝情。兴许她就是一时火大,等过了这一阵,就好了。而且,她那边,还有王冰冰在帮你,肯定没事儿的!”

  我点点头,笑了:“嗯,我知道,这两天谢谢哥几个了。虽然雨柔现在不愿意理我,但是到了高中,我们在一个学校,还是有希望的,对吧。”

  楚生说:“小志,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记住,女人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哄一哄就好了。”

  说实话,到底能不能把李雨柔追回来,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但是在胡鼎和楚生面前,我没有表现出来我的忐忑,只是笑着点点头。

  然后我问他们为什么那么晚回来,胡鼎给我解释说,这两天一中又有点乱,有些不规矩的人揭竿而起了,他一直在和楚生、田少、花少去镇压,所以挺忙的,不然,这几天肯定天天陪我泡酒吧。

  我也没想到,在刑事堂绝对统治之下的一中,竟然还有人敢造反。胡鼎说,因为初三的都走了,刑事堂的人少了一大半,那些居心不轨的,肯定是要趁着这个大好时机,推翻刑事堂。

  我问胡鼎事情严不严重。胡鼎摇摇头说:“有点棘手而已,没什么大毛病,反正大部分人都在我们手里,他们也不过是小猫小狗三两只。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他们这些老鼠屎都剔出去!”

  我绝对相信胡鼎的实力,而且,他不说大话,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况且,还有田少和花少这两个猛人回学校帮他,几个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

  接下来的时间,我的生活差不多是步入了正规,只是,李雨柔的事儿对我的影响还是存在,有时候一想她,还是会哭,会不想吃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

  有时候,王冰冰会来找我,告诉我李雨柔那里的情况。李雨柔和我一样,好转了很多,但也不能算正常,每天在家里不出去,就看韩剧,一看看一整天。不管怎么说,她不像我一样,嚯嚯自己就行。

  一个暑假下来,我没怎么回过家,都是在胡鼎家住。胡鼎和楚生这俩人不久之后也放假了,我们三个就经常一起玩。我特别珍惜这段时候,因为一中的高中部离这里挺远的,我去一中上学,肯定是要住校,不能常回来看他们。

  其他的人,田少、花少、小五、豆豆、黄强、王亮什么的这一票人,也经常过来玩。都是要分开的人了,我舍不得他们,他们也同样如此。

  除了回家看看我妈、王忠义之外,我基本没怎么出去玩过,主要还是没什么心情。

  在距开学还有三天的时候,我必须得回家,好好准备了。那晚,我们叫了很多人,一起在胡鼎家,买了啤酒,小菜,说是要不醉不归。

  三天之后,大家个各自去自己的学校上学,见面就比较困难了。这顿饭,也差不多是真的散伙饭。我们每个人都往死里喝,喝吐了,接着喝,就这么过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来看着满地横七竖八躺着打呼噜的弟兄们,真的很舍不得,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以后放假了,再和弟兄们一起醉一场吧。

  我自己出了胡鼎家,打车,回家收拾东西。

  这三天里,我也是在家里,陪着我妈和王忠义。三天里,俩人给我做了不少好东西,说我瘦的太厉害了,得补回来。确实,因为李雨柔,我瘦了足足十几斤!

  大吃大喝了三天,王忠义叫吕叔送我去一中。

  证件什么的,我自己都带全了,到了一中,弄弄手续就行。我的行李也挺简单的,几件衣服而已,其他的毛巾、被褥什么的,学校会发。

  告别了我妈和王忠义,我坐上了吕叔的车。

  一上车,吕叔就说:“小志,我听强子说,你已经很久没去‘丰盛饭店’了。”

  我有些羞愧,说:“对不起,吕叔,最近有点事儿,没什么心情……”

  吕叔笑了,说:“我知道,男人嘛,什么事儿不得经历一遍?这种事儿,也算是一种阅历了。以后周末,你跟着强子的车去就行,好好练练,把以前落下的,都补回来。”

  我点点头:“知道了,吕叔。”

  吕叔笑了笑。

  一中的高中部,离我家确实挺远的,吕叔开车开了四十来分钟才到。

  这里是北城的边缘,再走一段时间就快要到F县下面的一个村了,一面荒凉,一面与北城接壤。

  据说,选址这里,也是为了一中的学生能够好好学习,不被网吧什么的所勾走。说起来,一中的升学率,也确实是F出了名的,不然,怎么可能连市里的人,都把自己的孩子往一中里送?

  到了离一中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吕叔停了下来,说:“前面不让走车,这一段路,你自己走过去吧。到了学校里好好的,有事儿,可以找你师哥,他摆不平,就来找我,知道了吗?”

  我笑了:“知道了,吕叔。”

  吕叔说:“那行,去吧,别迟到了。”

  我下了车,跟吕叔挥挥手,吕叔的车掉头离开了这里。周围,都是来报道的学生,一个个面孔生得很,我根本不认识几个。

  在这里,我将要重新开始了,没有刑事堂,没有胡鼎、楚生、黑子,一切未知的世界,等着我去开辟。

  我转头,一中的大门上,“F县第一中学高中部”九个字熠熠生辉。

  UW酷匠Vw网永久免nX费看小说V)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