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过去,蹲下来,想抱住她:“媳妇儿……”

  谁知,李雨柔直接就把我狠狠推开了,哭喊道:“你滚!我不想再见到你!”

  我很心痛,说:“媳妇儿,昨晚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我被宋秋雨下药给迷晕了,醒来的时候,就赤身裸体的。但是,我能保证,我们只是那么抱着,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还重要吗,魏小志?”李雨柔抹了把眼泪,“你刚刚为什么救她?难道不是因为你还在乎她吗?她这么嚯嚯咱们两个,你还帮她,你究竟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我愣了一下,为难地说:“可是,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宋秋雨被一群小混混带走?就算她嚯嚯过咱们两个,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就是心太软了,魏小志!”李雨柔站了起来,退了两步,“爱情就是自私的,而你,总是会把自己的爱分给可怜的人。我承认,我想要的真的太多了,我想要全部的你。可是,你却做不到!”

  “不!”我吼道,“我能做到,只要你不离开我,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就是宋秋雨吗,我以后再也不会理她,无论她怎么缠着我,我都不会跟她说一句话。以后,我不会再怜悯任何人,我的心完全是属于你的!”说着,我冲上去,抱住了李雨柔,抱得很紧,生怕一松手,她就离开了我。

  李雨柔没挣扎,轻声说了一句:“那黄若珊呢?你怎么解释?”

  我如遭雷劈,一下子愣住了。

  李雨柔从我僵硬了的手臂中挣脱出去,冷眼看着我:“那晚,在医院的阳台上,我都看见了。”

  我颤抖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想起了黄若珊那个疯狂的吻,我只顾着抚慰黄若珊孤独无助的心,却没有发现,病房里,李雨柔已经进来,看到了那一幕。

  李雨柔眼泪决堤,喊道:“你没话可说了吗?你知道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吗?我的男朋友,和我最好的闺蜜接吻,却被我撞见了,这真是一种讽刺!那晚,我受的刺激,比现在更大!一边是你的忠诚,一边是濒临崩溃的黄若珊,你让我怎么选?!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对还是错。”

  “所以,我什么都没说,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依旧对你好,爱着你。但是,那晚的伤痛,已经留下了疤,再也不会愈合了。这次,你却是把那道疤,再一次血淋淋的撕开!我真的累了,我怕就算咱们过了宋秋雨这道坎儿,以后还会有王秋雨、张秋雨,她们一个个都脆弱不堪,都需要你去抚慰,那我呢?我能得到你的什么?!”

  李雨柔闭上了眼睛,不让自己再流泪:“分手吧,小志,我太自私,你又太心软,咱们,不可能的……”

  我也哭了。

  什么是绝望,什么无助,我一瞬间,都感受到了。

  每个女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是对爱情。李雨柔说的不错,对黄若珊也好,又或是小琪、宋秋雨,我总是会动恻隐之心,去安抚她们,帮助她们。我见不得她们受委屈,却从没有想过,我这么做,李雨柔会怎么想。

  暖一人是暖男,暖数人是中央空调。李雨柔想要的是暖男,而我,却是一个中央空调。

  李雨柔转身,渐行渐远。我也没有去追,而是坐到马路牙子上,像一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回家,一直泡在了碧塔酒吧,整个人处在一个混沌的状态。我谁也不想见,什么也不想想,幸好,小琪似乎是因为有什么事儿,不在这里,我也能自己好好静一下。

  我的手机早就没电了,没人能联系得到我,但是一天之后,宋秋雨还是找到了我。

  我恨她,所以无论她说什么,我都没理,只是给自己灌着酒,想把自己灌醉。宋秋雨让我跟她去吃饭,说这么喝下去,会胃穿孔的。我没听,她来拉我,我就推开她。

  没办法,宋秋雨就给胡鼎、田少他们打了电话。

  O‘酷匠g@网V永久免n费r看U小说

  这几天,我和李雨柔分手的事儿已经传遍了,他们找不到我,也很急,一听我在碧塔酒吧,都一窝蜂地涌了过来。

  见到我还和宋秋雨在一起,他们都挺意外的。不过,他们看到我根本不理宋秋雨,也差不多什么都知道了。

  毕竟是和我在一起快一年的弟兄了,我什么人大家都清楚,一些事情,不需要多说什么。对于一直坐在我旁边的宋秋雨,所有人也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女人,曾经也是我们所喜欢的“猴嫂”、“弟妹”,但是现在,也没人认她了。花少铁青着脸,想上来抽宋秋雨几个耳光,却被胡鼎和田少拦住了。

  胡鼎劝道:“好歹朋友一场,算了吧……”田少也点点头。但是花少不愿意,没办法,胡鼎和田少只能让两个弟兄先把他拉走。

  于是,宋秋雨就被我们所有人晾在了一旁。她自己坐在我旁边,一副无所适从的样子,但还是没走。

  胡鼎他们说,他们也在尽量通过各种渠道帮我跟李雨柔说好话,只是这两天李雨柔的状态和我一样,也是茶饭不思,整天以泪洗面的,谁的话都听不进去。胡鼎再三向我保证,他已经找了王冰冰了,肯定能把李雨柔说回来,让我别那么伤心。

  我丝毫没有听得进去,李雨柔的事儿,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看到我没有什么反应,还是灌自己酒,胡鼎也急了,把我酒瓶抢下来摔了,然后让人买了点饭过来,逼着我吃。

  我不愿意吃,他们就往我嘴里塞,我推不开他们那么多人,就吃了点。他们给我喂完了饭,又开始劝,还告诉我了很多事儿。

  比如猴子,据说他走了,搬了家,也不知会去了哪里,没人再联系得到他。

  至于一中那里,我的事儿,大概也被所有人知道了。宋秋雨是臭了,从一个被所有人所尊敬、宠爱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勾引大哥的婊子。而我,所有人对我的看法也分成了两派。

  和我关系好、了解我的,都知道,那晚没有我的一点责任。当时很多人都可以作证,我的状态明显是被人下了迷药的。而还有一部分不服我的,开始偷偷散播谣言,说我当时根本没有中什么迷药,本来就是我跟宋秋雨偷情,被发现了之后想洗白而已。不然,为什么李雨柔和我分了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