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转头,熟人——南谛!

  他嘴里叼着一根白沙,扛着一块算命的招牌,眯着眼睛打量着我:“小兄弟,真巧,又见面了嘿。我看你气色不怎么样,是不是最近命犯桃花啊?”

  我没工夫搭理他,直接就往前走。

  V酷Z%匠3`网#@唯一正版W,;其他都●B是盗、u版

  南谛跟在我后面,嘴里喋喋不休:“怎么样,是不是被我说中了?我看你那么惨,肯定都是因为一个女人的原因吧。要不要在我这里算一卦,一百块一次?”

  我说:“你别缠着我了,我没钱。”

  “我这里有POS机。”

  “我也没卡。”

  “我这里有黑市器官买卖的电话。”

  “……滚!”

  “那好吧,”南谛停了下来,耸耸肩,说,“这次,就当我倒霉,免费给你算一卦吧。”

  我还是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我身后,南谛的声音逐渐变远:“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不是下签,也不是上签。人生如何,看你最后怎么选。记住,柳暗花明,还有一村呢!这一村,是原来的一村,还是之后的一村,你自己最后再掂量吧。”

  “神经病!”我骂了一句,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南谛早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只有一个烟头还在原地,冒着缕缕青白的烟雾。

  这人,还真是神出鬼没的。

  我在原处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李雨柔家附近,守株待兔。

  我刚刚拦了一辆出租车,手机就响了,是一条短信。

  昨晚,我的手机被派出所没收了,直到早上才给我。而我一时也忘了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人打来电话。

  我打开了手机,里面已经爆炸了。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我把猴子媳妇儿睡了的事儿,已经被很多人知道了。

  很多人都或是打电话,或是发短信,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甚至还有几个跟猴子特别铁的哥们,直接发短信骂我,骂我不要脸,连自己兄弟媳妇儿都碰。

  那些恶毒的话,像是针一样,直插在我的心上。我把那些短信全部删了,也没去记到底是谁发给我的。

  刚刚那条短信,是田少的。他打了几个电话我没接到,就发了个短信过来了。他说,昨晚宋秋雨一口咬定,我昨天就是酒后乱性,和她那什么了,她现在,只愿意跟着我。

  醒来的猴子听完之后,一声不吭,直接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整个过程中,他一句话都没有跟宋秋雨说。

  我们的人中,大半相信我不是那种人,但是还有一部分觉得,男人嘛,喝了酒之后,难免会做出出格的事儿。总之,我的事儿一时也是谣言四起。

  田少说了,我现在必须得快点澄清自己,不然,会有很多弟兄误会。

  我真的懒得跟那么多人解释,我现在,只求李雨柔能够了解整个事情的经过,原谅我,回到我的身边。

  可是,我翻遍了未接来电还有短信,没有一条是李雨柔的。我给她打了过去,那边已经是关机了。

  在司机的催促下,我上了车,告诉他李雨柔家的住址,然后赶了过去。

  半路的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徐百强的电话!

  我接了,电话那头传来徐百强低沉的声音:“魏小志,你现在在哪儿?”很明显地能听出来,徐百强的心情,很不好!

  我知道,我的事儿肯定已经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他当年喜欢过李雨柔,后来又认了李雨柔当妹妹、对于李雨柔,徐百强一直是视如己出,对她好的没话说。

  我们第一次见,徐百强就说了,我要是敢对不起李雨柔,他肯定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而现在,一切都应验了!

  我不敢多说什么,就直接告诉了徐百强,自己要去李雨柔家附近。

  百强说:“你在那里等着我,我马上过去。”然后,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呢,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我心里有些不详的预感。因为徐百强对我也不错,从来没有这样冷淡过。这也说明了,他是动了真火。

  我到了李雨柔家附近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徐百强的奥迪Q5停在路边。而徐百强一个人叼着烟,靠着车,面无表情地等着我。

  我给了车钱,然后下车过去了,叫了一声:“师哥。”

  徐百强看到我来了,皱了皱眉头,把烟就吐出去了,然后直接一脚揣在我肚子上。

  徐百强的脚力,那可以是闹着玩的。这一脚下来,我直接就被踹飞了两米远,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了下来。我还没缓过劲儿来呢,徐百强直接就把我从地上薅着衣领拽了起来,又是一拳打在我脸上。

  我嘴角直接就破了,血直接飙了出来。徐百强用胳膊,把我顶在墙上,盯着我的眼睛,问:“魏小志,你昨晚干什么了?!”

  我擦了把嘴角的血,无力地说:“师哥,你也以为昨晚是我酒后乱性了吗?”

  徐百强冷声道:“我怎么想不重要,关键是我妹李雨柔怎么想!你多大了?吕叔和峰哥他们交给你的东西,都给狗吃了?不管是不是你的问题,昨晚那一幕都不该出现!”

  是啊,如果是徐百强的话,就算有人想害他,估计他也不会中计。说到底,还是我的府城太浅,因为和宋秋雨太熟,就一点防备都没有。其实,早在宋秋雨送了前两张画的时候,我就应该有所警觉,防备着些。

  徐百强打了我一顿,火气稍稍小了一些,把我推倒在地上,自己点了一根烟,说:“你自己去想吧。我告诉你,魏小志,雨柔恨你一天,你就一天不是我师弟!还有,李雨柔不在家里,你不用在这里等着了。她说,她会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好好跟她解释清楚。记住了,你要是不想失去她,最好对那个女人残忍一点。”

  说完,徐百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上了车,走了。

  我一个人坐在了地上,想抽根烟,却发现自己的烟已经被抽完了。李雨柔不在这里,又会在哪里?她让我给她好好解释,现在就可以,我什么都没干,我是爱她的,我以后不会再和宋秋雨有任何瓜葛!

  我有一千句,一万句想要说的话,可是,李雨柔呢?

  突然,有人甜甜地叫了我一声:“小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