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绝对是我当上一中扛把子之后,最惨的几分钟。一直没有人敢碰的我,此时却被自己的兄弟打。这,真是一种莫大的嘲讽。

  这个包间的动静太大,很快,就把花少、田少他们给招来了。他们一群人过来,见到这幅场景也愣了。但是花少和田少两个人反应还是很快的,喊了句:“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拉开!”

  众人反应过来,上来就把猴子给拉住了。此时的猴子已经彻底疯狂了,四五个人依旧没有彻底制服他,他嘶吼着,还想过来接着踹我。

  “妈的,你疯了?!”花少皱了皱眉,一拳打在了猴子下巴上。花少这一拳,直接就把猴子打昏了,这才让猴子消停下来。

  然后,过来了几个人,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

  我站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血沾了一手,而我却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

  花少来到我面前,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顶在了墙上。

  刚刚扶起我的人见花少动手了,纷纷按住了花少,说:“花哥,你这是干什么?”

  “没你们事儿!”花少瞪了一眼,就把他们给瞪退了。

  花少盯着我,冷声道:“魏小志,你来解释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

  我看了花少一眼,说:“老花,你还不了解我吗?这事儿,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

  花少手一松,然后点点头说:“我是清楚。但是,无论是酒精,还是迷药,都会让人迷失。魏小志,无论如何,无论什么原因,如果你做了对不起李雨柔,对不起兄弟的事儿,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看也不看花少,去一旁,把自己的手机给捡了起来。然后光着膀子就出去了。

  我身后,还传来了田少叹气的声音:“大家先出去,让宋秋雨把衣服穿上……”

  KTV的事儿,我没心思去管了。

  宋秋雨这一手,玩得毒啊!她说的对,谁能容忍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我估计,当李雨柔打开门,看到我和宋秋雨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已经崩溃了。

  我不停地给李雨柔打着电话,希望她能接,然后听我好好解释:我和宋秋雨,真的什么都没有干,只是她迷倒了我,把我衣服脱了,和我抱在了一起而已。

  然而,电话里,永远都没有人接听。

  我几乎要急哭了。谁又能想到,一顿散伙饭而已,竟然能弄出这么大的事儿来!

  我在路上,拦了两辆出租车。他们一见我光着膀子,还一脸血,没有一个愿意拉我的。最后,终于是一个年轻的师傅,让我上了车。我没二话,李雨柔的家我大概知道方位,直接让他带我去了。

  最}新√章节。。上(酷~匠E网J

  路上,那个司机师傅看我怪里怪气的,跟我搭了几句话,我心乱如麻,没怎么搭理他。等到了地方,我给了钱,就下车了。

  大晚上的,如果李雨柔走了的话,肯定会回家。我不知道李雨柔的家在哪里,因为以前送她回来,我们在这里吻别了之后,她就一个人走了。

  索性,我就蹲在这里。

  我摸了摸兜,还好,烟还在。我点了一根,站在路灯下面,就这么等着李雨柔回来,或者从家里出来。

  我从晚上十二点多,一直等到了晚上两点多。我脚底下的烟头都一堆了,一盒刚买的烟,也见了底。我点了最后一根,依旧没动弹。

  没一会儿,不远处来了一辆警车,我本来没当回事儿的,没想到,警车就直接在我前面停下来了。

  上面下来两个民警,那手电照着我,问:“干什么的?大晚上不回家,还不穿衣服。”

  我嘴里叼着烟,说:“等人。”

  另一个民警过来:“等什么人?!过来,跟我回去一趟,没什么事儿的话,自然放你回来。”

  “我不去,我还要等人!”我低吼了一声,后退了几步。

  那两个民警直接过来,扭着我的胳膊,就把我塞警车里了。在警车里,有不锈钢做的栏杆,我怎么闹腾,都没用,索性就安静了下来。

  那两个民警看我消停了,说:“这还差不多。你要不是小偷、劫匪什么的,我们自然会放你走的。”

  我没说话。实际上,我真的累了,今天发生的事儿,比打二中都累。到了派出所,他们给我做了下笔录,我都照实说了。然后他们给我家里打了个电话证实,估计是王忠义接的。

  之后民警也没说什么,就说了我两句:“半大小子,大晚上在外面瞎晃悠什么?还不穿衣服,一脸的血,多吓人!今晚在这里睡吧,明早等着你家里人来接。”

  于是,我就在派出所里凑活了一晚上。

  这一晚上,我睡得很不好,一闭眼就做梦。我梦见了李雨柔和我正抱着亲吻呢,然后一只巨大的蝴蝶飞了过来,把李雨柔抓走,扔进了悬崖。而我,也被那蝴蝶抓住,不知道要带我到哪里。每当我从梦中惊醒的时候,总会发现自己已经是一身冷汗。

  第二天,果然是王忠义来领的我,还给我带了一件衣服。领人的过程也不复杂,都由王忠义操办了。

  王忠义把我带出了派出所,一搂我肩膀,笑道:“怎么,吃散伙饭的时候喝多了,打起来了?”

  我没心情跟王忠义逗比,就应了一声,说:“差不多是吧,总之一言难尽。”

  王忠义笑了笑,说:“看你跟吃了屎一样的表情,我就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不过也好,男人嘛,就得什么事情都经历。你自己的事儿,你好好处理。行了,我得回厂子干活去了,你自己去哪,都随意!”说完,王忠义拍了我一下,自己就走了。

  我一个人站在了派出所前面,心中五味杂陈。一时间,我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我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能得到李雨柔的原谅。可是,她现在见都不愿意见我,我该怎么办?

  正当我烦心的时候,我的身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然后有一个声音响起:“小兄弟,要算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