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提的是,我的成绩,在李雨柔的帮助,还有自己的努力下,也是一路飙升,已经稳稳地处在班里的中游水平,考到了二十来名。

  以我现在的成绩,只要中考发挥不失常,考上一中的高中部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同时,我也意识到了,到了高中,可能有很多人会和我分开。远的不说,就说和我关系最好的猴子、小五、豆豆他们,他们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考得上一中。

  我也问过他们,他们倒是看得很开,说:“我们早就知道了自己考不上一中。等毕业了,要么去职高,要么去离一中近一点的三中什么的。估计到时候,哥几个是没办法在一起了。不过,反正都在F县,想玩随时约。要是有人欺负志哥你,我们肯定二话不说,立马带人过去!”

  我听了之后挺想哭的,还是强笑着说:“谁敢欺负你志哥我,我自己就把他灭了,还用得着你们?倒是你们,没有了我罩你们,别在新地方被人打出屎来。”

  他们几个立马就磨我杠子,声称不把我的屎磨出来,决不罢休。

  当然,最后我也没被他们磨出屎。

  很快,就该中考了。学校又放几天假,我这几天也一直没放松,准备着最后一搏。

  中考,是整个F县的学生打乱了考的。我被分到了二中,李雨柔则被分到一中,这样一来,本来我还打算跟李雨柔一起的吃饭考试的,也没办法实施了。

  在二中考试的时候,我还在隔壁班里见到了郭钊宇和叶子林。郭钊宇看到我,也没闹事。他也是个顶天立地的人,输了就是输了。听说定点打完之后,他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那一场校战,他带着二中败给了一中。

  也因此,郭钊宇的势力被急剧削减。而唐栩也趁着这个机会,发展壮大自己,几乎和郭钊宇能分庭抗礼了。

  郭钊宇身边,跟着叶子林,但是没了金敏。我猜着,可能是金敏没被分到二中吧。

  这两个人都没找我事儿,我也没挑衅,因为二中虽然来了不少弟兄,但是终归不是自己的地盘,再加上现在是特殊时期,打起来一点好处都没有。

  中考一连考了两天,我自我感觉考的还是可以的,不说超水平发挥,但是也算考出了自己的实力。

  考完之后,又是十几天的假期。这十几天,我几乎玩疯了,天天要么和田少、花少、小五他们一干人出去嗨,要么陪李雨柔去逛街。我妈和王忠义对我的成绩也挺上心的,得知我感觉考得还可以的时候,他们也稍稍放心了。

  王峰也特意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问我的情况。我照实说了,然后问王峰什么时候可以回F县。

  王峰笑着说:“我在这里发展了一下势力,准备拉一帮人回去。所以咱们可能还要好久才能见面。你在那里好好的,功夫什么的别落下,等我回去了,可是要验收一下你吕叔的成果。”

  我说:“放心吧峰哥,不会落下的,我比以前可厉害多了。”这是实话。前几天我还和黄强切磋了一把,结果略胜他一筹。现在的我,打十个普通的学生是没什么问题的。

  我和王峰又聊了很多,才挂了电话。

  看起来,王峰似乎是被虎爷激怒了。等到他回来,定然要找虎爷好好清算清算。王动加王峰这两个狠人联手,估计虎爷是要倒大霉了。

  十几天的狂欢之后,我们初三的人纷纷去领了成绩单。这个时候,初一和初二的学生也没有放假,还在上课。

  这是一中所有学生都在的最后一天。

  我从家里去了学校,到了学校,所有人都如往常一样,见面都叫我“志哥”,而且,他们今天叫得声音格外大,似乎也是觉得,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叫我了。中考完一分学校,谁还能见到谁真的很难说。

  g酷RI匠x)网…唯一正,;版*,*其P他都是F:盗k版◇

  我努力微笑着跟他们打着招呼,让自己显得不是很难受。

  进了班,也是如此,所有人都叫我志哥,刘静波他们几个,眼睛都红红的。自从于扬走了,他们和我关系也越来越近,潜移默化地,我顶替了于扬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我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和李雨柔打情骂俏,装作跟平时一样。李雨柔心细,说:“老公,想哭就哭出来吧,别老是憋着。”

  我强笑道:“我怎么可能会哭呢。升学而已,又不是考大学,人都在F县,有什么好哭的。”

  李雨柔笑了一下:“能这么想最好。”

  没一会儿,扒层皮就进班了,看得出来,他也挺激动的,不管我们怎么气过他,打过他,好歹也和我们在一起三年了,说没有感情是假的。

  他发成绩单的时候,也是哽咽着的。我突然有些后悔,当年和于扬一起打他了,希望以后,那些不开心的事儿,都随着时间推移,被大家忘了吧。

  “对了,要复读的同学,也不要着急,我这里还有一个补习班,专门为你们开的……”扒层皮如是说。

  我:“……”就知道,他绝对狗改不了吃屎。

  成绩单很快就发到了李雨柔,李雨柔考的不错,班里第十一,稳稳地能进一中,而且还是平价生,不用再交其他的钱。

  “魏小志,班级第十二!不错不错,老师就知道,你小子绝对考进一中!”扒层皮看着我的成绩单就笑了,脸上的肥肉挤在了一起。

  我整个人都愣了——我是班级第十二?!我竟然从二十多名,一下子蹦到了快班级前十!这个成绩,真的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我本来以为,自己能考个二十来名就谢天谢地了,没想到,自己不但能考上一中,还是以平价生的身份考进去!

  李雨柔在我旁边,直接抱着我就哭了。我们半年多的努力,终于是有了成效。我拍了一下李雨柔,笑着说:“来,媳妇儿,我上去取成绩单。”

  “嗯!”李雨柔松开了我,擦擦眼泪,冲我笑了。

  我上去拿了成绩单,扒层皮对我说:“这一切都是李雨柔的功劳吧。你们搞对象的事儿,我八百年前就知道了,但是看你们挺努力的,也就没拆散你们。你们两个以后也就不归我管了,我也省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