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六个,宛如狼入羊群,直接冲进去,只要是二中的,三下五除二就放翻一个,干净利落!

  混战中,我看到了和叶子林对打的黄强。黄强似乎本来受了点伤,然后被叶子林盯上了,一直被压制,几下子就被叶子林一甩棍砸在了腰上。正当叶子林想一棍子解决了黄强的时候,我直接过去,一个铁山靠就把叶子林顶退了。

  同时,不知从何处冲过来的小五找上了叶子林,骂了一声:“草,你他妈在这儿,我找了你很久了!”然后,这俩人就死磕上了。

  我把黄强从地上拉了起来,黄强看了我一眼,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谢谢了!

  我冲他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就到别处溜达着去接着找二中的人了。

  兵败如山倒!

  虽然二中剩下的人也挺厉害的,打了那么多场定点,牛气地不行。但是,我们挑出来的人,丝毫不输给他们。而且,我们这里还有胡鼎、田少、花少三个变态压阵,次一点的还有我、黑子、王亮、黄强等等一批能打的人。

  就连猴子,今天表现地也很亮眼,手持板砖,拍翻了四五个人了。

  总之,我们一中的实力,用“碾压二中”来描述,也丝毫不为过。郭钊宇被金敏抬走后,仅仅是十来分钟,这场校战就已经决出了胜负。

  !x酷ce匠网{%唯7M一正版M,Z1其v他都《是盗,版

  二中跟着郭钊宇混的人,果然个个都是汉子,哪怕看我们的人一个比一个猛,依旧没有一个人逃跑。全部都是被我们的人打得从地上爬不起来了,才放弃。

  郭钊宇能带出这么一帮人,也算是有本事了。正是因为他们的负隅顽抗,我们这里受伤的人也挺多了,有二十来个人都挂了彩,还有七八个骨头断了,必须得进医院住一段时间。

  最终,二中的人全倒了,剩下的,都是我们的人。

  我、胡鼎、田少、花少在倒下的人里,找到了叶子林。郭钊宇和金敏走了,这里也就属他最大。叶子林被小五敲了三棍子,整个人早就已经蒙比了,让花少直接一脚踩在手上,生生疼醒了。

  花少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笑着问:“这场校战,是谁赢了?”

  叶子林咬着牙不说话。

  “妈的,嘴还挺硬!”花少抽了口烟,直接就把烟捏在手里,烫在了叶子林脸上,“说,谁赢了?!”

  我有点看不下去了,拉了花少一把,说:“别太过了,上次他们也没难为我们,咱们适可而止吧。”

  花少冷笑了一声,说:“上次他们是看我来了,所以才没难为你们。这群人实际上狠着呢!而且,烫个烟头而已,他们混了那么长时间,还忍不了这个?”

  叶子林躺在地上,笑了:“呵呵,你说的没错。这个烟头烫的不痛不痒,没什么意思。”

  花少也笑了,看了看手里的烟头,说:“是吗?不愧是大混子,这都不怕。就是不知道,郭钊宇能不能经得住这玩意儿。”

  叶子林脸上明显就慌了,说:“你敢对郭哥下手?!”

  花少说:“手下败将,烫两个烟头怎么了?你以为,我会就这么放他们离开?说实话,我的人早就跟着金敏和郭钊宇走了,郭钊宇住在哪里,我了如指掌。不是老子吓唬你,你今天要是不承认二中校战输了,我现在就打电话,让我的人冲进去,再干郭钊宇一回。”说完,花少就掏出了手机,装作要打电话的样子。

  果然,叶子林表情变了又变。

  我想了一下,阻止了花少,然后对叶子林说:“你又何必呢,本来你们二中就已经输了,就算嘴硬也没用。你想想,自己挨打没事儿,要是郭钊宇再背收拾一顿,那你们二中的脸……”

  花少说:“跟他费什么话,直接把郭钊宇干了,干到他服为止。”

  “等等!”叶子林闭上了眼睛,“别了,我了解郭哥,他不可能承认自己输了的。我不想你们再对他动手,所以,你们赢了!你们一中赢了!!”最后一句话,叶子林的声音很大,在场的所有人的听到了。

  我和花少相视一笑。我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还真把叶子林唬住了。

  全场静下来了,渐渐的,二中有的人躺在地上,开始哭了——这是他们第一次失败,这种落差,真的让人受不了。他们赢了那么多次,在这“校战”级别的定点上,却败了,还是惨败。

  花少和我一起对视了一眼,都笑了。胡鼎一转身,喊了句:“妈的,咱们赢了,没听到吗?不能有点表示吗?!”

  所有人反应了过来,都激动地抱在了一起。

  “赢了!”

  “校战赢了!咱们一中赢了!”

  “……”

  全场的气氛一下子都炸了!我也感觉自己挺想哭的。经历了一次失败,然后又准备了两个星期,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胡鼎、花少、田少他们三个握了下手,然后跑去和还能站着的人击掌欢呼。总之,欢呼声、尖叫声,还有发泄似得大吼声混杂在了一起,比过年时的广场还热闹。

  我看着这场景,也笑了,却没和他们一起去疯,去了一个角落里,给李雨柔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一下就通了,那头有声音传了过来,但是我这里实在太吵了,就算我堵住了一只耳朵,也是听不清李雨柔在说什么。

  于是,我就对着电话喊:“媳妇儿,我赢了,一中赢了!你知道吗?!一中打赢二中了!”

  隔着电话,我似乎听到了李雨柔也激动哭了。

  “喂,媳妇儿,我这里太吵了,等会再给你打回去!”我这里刚说完,就感觉有人拍我的后背。我一转头,是黑子的那张大脸。

  黑子咧嘴一笑,往后面喊道:“嘿嘿,我找到志哥了,大家都快过来!”黑子这一声喊,我们的十几口子人就冲了过来,把我举了起来,往空地的一棵梧桐树那里跑。

  我以为他们是要磨我的杠子,但是当我看到树上一脸无奈的胡鼎、田少、花少之后,就明白了他们要干什么了。

  “一!二!三!走你!”

  他们也把我扔上了树,下面一片欢呼。

  树上,花少表情很精彩:“这他妈都是跟谁学的?!敢对我们几个老大动手,都反了,都反了……”

  我、胡鼎、田少在花少旁边,笑得肚子都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