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明白了一切之后,也豁然开朗。但是,对于他们把计划瞒着我这件事儿,我也挺想抽他们的。

  花少、田少、胡鼎他们三个苦笑了一下,跟我解释了一番。原来,整件事儿,一直都是胡鼎和黑子两个人知道。至于他们三个,也是昨天晚上被楚生告知了计划的一切的。

  不止他们,就连一起和黑子动手的这几个嫡系,也是昨晚才知道楚生的计划。

  *√酷匠网唯…一^t正R版%“,a其他都!+是;b盗版?F

  我气不过,就说:“那告诉他们,就不能告诉我吗?”

  胡鼎当时就笑了,说:“我告诉胡鼎,是因为这小子有演戏的天赋,你看他刚刚的反应,是不是没有一点破绽?”我一想也对,就连我也被胡鼎给骗过去了。

  楚生接着说:“至于告诉田少和花少,那也是因为他们两个只是配角,随便跑个龙套就行。但是小志哥你不同,黑子把你挟持过去,郭钊宇和金敏肯定会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所以,如果你得到任何表情有什么异样的话,咱们的计划就全盘崩溃了。事先不告诉你,也是让你本色演出。”

  “本色你妹!”我当时就笑着骂出来了,“把刀架你脖子上,你不怂吗?而且,挟持我的竟然是黑子,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怎么想的,都快崩溃了!”

  黑子拍拍我的肩膀,笑道:“嘿嘿,等打完了这场定点,我们一群人给你赔罪。”

  “切,拉到吧,到时候不灌我酒就行。”我哈哈笑了,然后指着郭钊宇说,“他怎么办?咱们动了刀子,他们说出去,一中的名声岂不是全毁了?”

  黑子摇摇头说:“动刀子是金敏的主意,就算臭,臭的也是他们。”我点点头。

  我们前面,郭钊宇在金敏搀扶下,勉强站稳了。他一把推开了金敏,骂了一声:“废物!”金敏脸色惨白,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我看着摇摇欲坠的郭钊宇,说:“郭钊宇,你都这样了,退出去吧,要是再打下去,你非把命给交代在这里不可,何必呢?”

  郭钊宇冷笑了两声,说:“妈的,指望我向你们这些一中的垃圾认输,怎么可能?要不是金敏这个废物告诉我,黑子肯定是归顺了,结果我放松了警惕,被捅了一刀,咱们两边正经打一场定点,谁比谁厉害还不一定呢!”

  花少叹了口气,说:“固执!”

  郭钊宇站定了,捂着自己的伤口,喊道:“别他妈废话,我们五十个人,除非你们能把我们全打趴下,不然没人会自愿退出去的!多重的伤也不可以!”

  金敏在一旁,劝道:“郭钊宇,别打了,剩下的交给兄弟们,你先去医院把伤口封上吧!”

  郭钊宇一脚就把金敏踹倒了,骂道:“滚蛋,指望你们这些废物,怎么能打赢?老子要自己上!”说完,跌跌撞撞地就朝我们冲过来了。

  我们看着郭钊宇,也没动手。因为他挨了一刀,估计过不多久就站不住了。郭钊宇冲向了我,因为捅他的就是我,他对我,简直恨之入骨。

  郭钊宇一拳朝我打来,我伸手挡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郭钊宇。就算被捅了一刀,他的力气还是挺大的。我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一拳打在了脸上,眼前黑了一阵。

  但是,我也没含糊,也一脚踹在郭钊宇肋骨上了,同样把他给踢倒了。郭钊宇爬了起来,我上去又是一脚,却被他接住,一个扫堂腿就把我扫倒了。然后,郭钊宇骑在我身上,一拳拳打向我的面门。

  这种骑虎式的打法,吕叔经常对我用,我早就有了防御的经验,直接把腿卡在了郭钊宇的腰上,不让他有一个合适的出拳距离。同时,也护住了自己的头和肋骨,保护起郭钊宇能打到每一寸柔软的地方。

  郭钊宇打了两下,力气明显小了。我刚说翻身把郭钊宇干下去,花少、胡鼎、黑子就出手了,他们三个各出一脚,就把精疲力竭的郭钊宇踹翻在了地上。黑子过来,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郭钊宇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朝我冲了过来。这次,没用我动手,胡鼎、花少和田少他们三个直接就把郭钊宇拦下了。本来他们三个联手,郭钊宇就不是对手。现在,郭钊宇又受了伤,更加挡不住他们三个。

  只是一分钟,郭钊宇就口吐着血,再也爬不起来了。

  动手的时候,胡鼎、田少、花少还是很有准头的,没动郭钊宇的刀伤,免得搞出人命。这个过程中,金敏一直想救郭钊宇,但是我、楚生、黑子没让他如愿,三打一,他也被我们放翻了,被揍得鼻青脸肿的。

  我把金敏按在了地上,让他看着郭钊宇被收拾。金敏不停地咆哮着,最后也没了力气,就趴在地上,眼泪一直流。可能一直运筹帷幄的他,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如此屈辱吧。

  郭钊宇彻底是昏死过去了,胡鼎一拍我,示意我把金敏放开。金敏一被放开之后,立马就冲了过去,检查郭钊宇的伤势。

  胡鼎点了根烟,说:“你带他去医院吧,别怪哥几个手黑,不打服他,他是不可能离开这里的。等他醒了你告诉他,愿意单挑的话,可以来一中找我们几个!”

  金敏抿了抿嘴,把自己脸上被我一拳打碎的眼睛给摘了,说了声:“谢谢了!”然后,抱起了郭钊宇,就跑出了这里,应该是带郭钊宇去医院了。

  我们这些人,各个都点了一根烟。周围,都是喊打喊杀声,一中和二中的人已经碰撞在了一起,地上躺了一大片人,有我们的,也有二中的。

  我狠狠抽了一口烟,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地放松。

  我看了看他们,笑道:“走,接着打!”

  他们都笑了,应道:“走着!”然后我们六个一转身,各自选了一个方向就打出去了。

  二中的扛把子,已经倒下了,金敏也走了。就剩下一个叶子林,还有几个稍微能打一些的,根本撑不起二中。说实话,就算我、黑子、花少、、田少、胡鼎、楚生六个不上,小五、豆豆、黄强、王亮他们也能把剩下的残局摆平。

  我们的加入,只是让这个结果更快过来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