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忍不住,就要上去拦住黑子。而胡鼎却伸手挡住了猴子,然后咬咬牙,说:“都让开!别冲动,小志哥他们还在黑子手上!”

  “嘿嘿,还是你识相。”黑子舔了舔嘴唇,喊道:“带着人过去!”

  说罢,黑子一马当先,带着他那五个人,挟持着我和另几个人就站到了郭钊宇和金敏后面。

  胡鼎黑着脸,点了两个人,说:“你们先带楚生去医院,把伤口缝上。刀上可不是小事儿,万一闹出人命来就完了。”

  被点中的两个人应了一声,把在地上疼得蜷缩起来的楚生给架走了。地上,还留着一摊血迹。

  这样一来,本来人数一样多的两方,平衡一下子就被打破了。我们一中那里,就剩下了不到四十个人,而郭钊宇这里,人数反而多了好几个。更重要的是,我还落到了郭钊宇手底下!这下子,一中的人铁定是不能和二中的硬干。

  我看着黑子和郭钊宇、金敏握了一下手,然后乐呵呵地站到了我旁边。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问黑子:“黑子,你到底在干什么?”

  黑子耸耸肩,说:“小志,显而易见啊。”

  我咬咬牙,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胡鼎在对面,一脸死灰,喊道:“小志哥,别问了,很明显的,黑子跟了郭钊宇了。这场定点,咱们打不了了。”

  我看了看黑子,问:“是这样吗?”

  黑子点点头。

  我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黑子没说话,金敏替黑子回答了:“在唐栩跟我们约好打定点的时候,我就去找了黑子。他是个有能力的人,在你们那里,太屈才了。”

  黑子点点头,说:“金敏说得对。魏小志,我告诉你,我不爽你很久了,我也不爽胡鼎和楚生很久了。你只是一个新人,他们两个凭什么那么给你拨份儿,把你提拔到和我平起平坐的高度?你打不过我,论脑子,也比不上胡鼎和楚生,你有什么能力?我真是不知道胡鼎和楚生他们两个脑子是不是被门给夹了,让你一步步爬上来,到了这个高度!”

  “为什么,站在最前面的,是胡鼎、花少、田少和你?他们三个站在那里,我服,但是你,我不服!金敏说了,只要二中打赢了这场校战,他们就会帮我,让我扛起一中。到时候,你、花少、胡鼎、田少,都给老子滚蛋!”

  黑子吼完之后,重重喘着气,似乎是讲自己忍了很久的怨气都给释放了出来。

  “所以,就有了今天的这一出戏码。我从上一次定点之前,就一直潜伏在你们中间,把你们的情报报告给郭钊宇。我根本没有被郭钊宇的人给堵,我受伤是装的,为的就是不让你们怀疑有内奸时,不会想到我。但是,你们的每一步计划,我都没有落下,都听了。”

  “本来以为,第一场定点,你们输了,这事儿就算完了,我也可以把自己的身份公布出来了。但是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花少,并约了今天的校战。所以,我继续潜伏下来,就是为了今天,能在你们所有都没有防备时,阴你们一手!胡鼎、花少和田少,他们身手好,我怕自己制服不止他们,所以,就挑了最好下手的你。同时,挑你的原因,也是为了证明,你在各个老大之间,只是一个废物!”

  本来,我被人这么骂,铁定是要发飙的。但是骂我的人是黑子,我竟然没有任何发火的欲望。我心里,只有苦涩和无奈。

  郭钊宇拍拍黑子的肩膀,笑着说:“好了,黑子,别跟他们置气。过了今天,他们连给你提鞋都不配。”黑子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看着胡鼎、田少、花少。

  胡鼎整个人已经萎靡了,花少和田少两个人也是相互看着,紧皱着眉,显然现在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他们带头的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其他人了。

  我们这里的士气已经低迷下去,先不说人数比不上对面,但是被挟持的我们几个人,就够胡鼎他们伤脑筋的。

  郭钊宇肯定是不敢捅死我,但给我身上扎两个窟窿还是下得去手的。

  胡鼎自己掏出了一根烟,自己点上了。我第一次,见到胡鼎如此消沉。

  “郭钊宇,你先把人放了。”

  看正版es章;节上酷匠}'网@

  郭钊宇笑了一下,说:“你觉得可能吗?”

  胡鼎又抽了口烟:“说个条件吧。”

  “你,还有你旁边的那两个人,还有我手里的这个,是你们最大的带头的吧?你们三个过来,别耍什么花样,不然,刀子可不长眼!”

  郭钊宇刚刚说完,黄强就站出来说话了:“你他妈傻逼吧!田哥花哥还有胡鼎都过去,他们还有的好?你赶快把小志放了,不然,我这就带人过去,弄死你们!”

  黑子一推挟持住我的人,自己把一把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冷笑道:“你尽管可以过来试试,看看是你先弄死我们,还是我们先弄死他!”

  我咽了口口水,不敢说话。黑子的脾气我了解,他既然说了,那他就做得到!

  胡鼎把烟扔地上,踩灭了,说:“这样吧,我过去,把小志哥换回来,怎么样?”

  郭钊宇摇摇头,说:“我说了,是你们三个,一个也不能少。”

  黑子说:“胡鼎,你听不明白吗?想想楚生,你知道的,我什么都干得出来!”

  胡鼎皱起了眉头,还在犹豫着。

  花少和田少同时过来,拍了拍胡鼎的肩膀。花少说:“还想什么,郭钊宇不给咱们别的路,除了过去,还能怎么样?”

  田少也说:“对,大不了挨顿打呗,他还能把咱们整死?这场定点已经不重要了,就算输了,他郭钊宇动了刀子,说出去他的名字也臭了,所以咱们也不丢人。”

  胡鼎苦笑了一下,说:“对不起了,自家的事儿,把你们也给拉下水了。”

  花少摇摇头:“都是一中的事儿,别分那么清了。走吧,我倒要看看,这个郭钊宇叫我们过去,能怎么样!”

  “好!”胡鼎笑了,说,“走!”

  “哼哼!”黑子冷笑了两声,往我手里塞了一个东西,然后对旁边的人说:“来,你看着他!”说完,就走到了郭钊宇的身后站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