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朝外面看了一眼,果然,郭钊宇带着四十九个人,过来了,他身边还带着叶子林和金敏。两个人像是他的左右护法一样,不离其身。

  我没空和楚生聊了,直接站到了最前面。此时,我、胡鼎、花少、田少打头,然后就是黑子、于扬、猴子、楚生、黄强、王亮、马勇、小五、豆豆等小老大,再往后都是我们手里拎着棍子的弟兄,一个个气势很盛,有的嘴里叼着烟,已经开始眯着眼睛寻找目标了。

  郭钊宇那一帮人站在了我们对面,带头的郭钊宇扫了我们一眼,笑了:“呵呵,大换血啊,这就是你们一中的全部力量吗?果然,不愧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

  猴子指着郭钊宇骂道:“孙子,你怕了?怕了就赶紧跪下来认输,我们不打你!”

  @酷匠√网首发…

  叶子林把手里的甩棍拿了出来,一指猴子:“把你嘴闭上,不然,一会儿我把里面的牙都给打出来!”

  猴子本想再骂,让我阻止了:“别说了,留着点力气,一会儿打架的时候用。”猴子点点头,没骂回去。

  对面,郭钊宇点点头,说:“你们这批人有意思,值得我一打。”

  花少眯起眼睛,说:“郭钊宇,别废话了,要打赶紧的,你不是说要还我上次的一拳吗?快点打完,我们好回去喝庆功酒!”

  田少摸了摸下巴,说:“这个……我和他也没仇没怨的,就不放狠话了吧。”

  我们:“……”

  郭钊宇笑了笑,说:“你们是比以前强很多,不过,打从你们跟我约了打定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输定了。你们没输在实力上,而是输在了脑子上!”

  我、胡鼎、花少、田少互相看了一眼。

  “老花,你脑子有问题?”

  “放屁,胡矮子,是你脑子有问题吧!”

  “呵呵,我看也是……”

  “田小辫,信不信我扯住你小辫子,把它编成一坨屎?!”

  “卧槽,胆肥了?”

  然后,他们把三个就打在了一起。

  我:“……”没想到,三个挺正经的人聚在一起,竟然变得那么不正经起来。我一脑袋黑线,把他们拉开了。

  郭钊宇看着我们打闹,只是冷笑,也没说话。

  花少活动了一下胳膊,把拳头捏得“嘎嘣”作响:“行了,热身完了,现在该干正事儿了。郭钊宇,咱们两个学校的‘校战’可以开始了吧,我得让你看看,到底谁的学校是垃圾!”说着,花少眼中充斥着狠劲儿。

  郭钊宇笑了笑,说:“我说了,你们输定了。既然你那么想打,我就站在这里,你尽管过来试试!”说完,郭钊宇也不动,连他的甩棍都没掏出来。

  我皱了皱眉头,悄悄看了金敏一眼。这小子也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让我更加心里没底。

  空城计吗?也不像!以金敏缜密的心思,绝不可能用空城计这种托大的计谋。而且,我们双方来的人一样多,他也不需要使用空城计。

  我、胡鼎、花少、田少互相看了一眼,小声说:“干!”

  我们刚要上的时候,突然,金敏喊了一声:“都别动!”

  我一愣,这是干嘛?正当我愣神的功夫,突然,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架在了我的脖子上。一下子,我的汗毛都立了起来。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得到,那匕首就贴着我的皮肤,只要它稍微往里一点,就能带出一条血道子出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用匕首架在我脖子上的,竟然是我自己的弟兄!这个人原本是胡鼎那边的人,是黑子的嫡系之一,和我也算是熟识了,曾经在一起喝过不少次酒。

  他此刻,勒住了我的脖子,刀也架着,对我满脸的歉意:“对不起了,志哥,都是黑子哥的主意。”

  我心一跳,再看向其他的地方,果然,那天我见到的和黑子一起吃饭的几个人,都拿着刀子,挟持住了我们的人。而黑子,同样控制住了楚生!

  这一个突然的转变,让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胡鼎愣了一下,皱着眉吼道:“黑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黑子咧嘴笑笑:“对不起了,胡鼎,小志。麻烦各位先让一下,让我们到对面去行吗?”

  田少和花少也没料到这一幕,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又看向了胡鼎。现在的胡鼎,早就没了刚刚的镇定,指着黑子的鼻子就骂:“黑子,能不能别在这个紧要关头开玩笑?快把刀子放下,别伤了楚生……”说着,胡鼎就往黑子那里走。

  黑子吼了一声:“胡鼎,你别过来!”但是胡鼎没有停步,还是往前走。

  “老子说了,你别过来!”黑子没含糊,直接一刀就扎楚生肚子上了。

  “嘶——”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传来,之间楚生痛叫了一声,那刀子捅进去的部分,往外汩汩流出鲜血,很是吓人。

  黑子把楚生一推,楚生直接就软倒在地上了,捂着自己的伤口,脸色煞白。

  胡鼎一下子愣住了,他知道,黑子不适合在开玩笑,刀子,他真敢捅!

  “黑子!”胡鼎暴怒了,“你到底在干什么!”说完,一拳就打过去了,正好打在黑子的脸上。

  黑子被打退了几步,吐出一口带血的痰,说:“胡鼎,你最好冷静点,老子手里,还有你五个弟兄!”

  这一句话,把胡鼎说醒了,他一回头,看到我还有其他四个人也被刀子制住了,顿时不敢再动了。

  郭钊宇朗笑了几声,拍了拍手,说:“这下,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说,自从你们答应打这场定点的时候,就已经输了吧。”

  黑子叛变了,他是郭钊宇的人!这一个响雷,在我脑海中炸响。我整个人都懵了,怎么也想不到,最开始就和自己称兄道弟的人,竟然在最后出卖了自己!

  怪不得,之前我总感觉身边有一只郭钊宇的眼睛。现在,我找到了这只眼睛,只是,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黑子揉了揉自己被胡鼎打肿的脸,说:“胡鼎,让你们的人让一下,我们要到对面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