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和花少、田少、胡鼎相比,我差得有点远,刚刚上去,才和花少过了两手,就被他一脚踹出去了。而田少和胡鼎在一边,打得有声有色。

  这俩人,一个是从小打下基础的练家子,一个曾在厕所里独挡王亮一伙人。他们两个交起手来,八斤八两,一时难分伯仲。

  田少的身上,看起来有一点通臂拳的影子,但更多的,还是街头搏斗术。看起来,他早年应该也学了几手功夫。花少搞定了我之后,就看着这两个人对着干,也不上去。

  我坐在地上,笑着说:“怎么了,老花,怂了?”

  花少往地上吐了口痰,说:“怂个屁,看老子打他们两个!”说着就上了。

  我笑了笑,也不起来了,就坐在地上看着他们三个混战。

  说起来,花少和另外两个人绝对是积怨最深的,所以花少一过去,立马就成了另外两个人一同攻击的对象。花少以前没怎么出过手,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见他的身手。

  !酷TY匠{o网e唯wB一正版,}t其?他k,都)是盗Y版%☆

  不得不说,能成为徐百强的左膀右臂,花少还是有一定实力的,如果单挑,和田少相比一点都不差。因此,哪怕是胡鼎和田少一起,花少也撑了足足一分钟,才被胡鼎一拳打下去。

  全场一片叫好!

  因为我们四个手底下都有功夫,所以打起架来也好看,跟拍电影似的,讲暴力美学完美地体现了出来。其他看热闹的人,也挺享受这个过程。

  花少摸了摸有点肿的脸,悻悻笑了几下,坐在了我的旁边。我把今天刚买的玉溪给他一根,笑着说:“一起来看戏吧。”

  花少接过烟,摇摇头说:“要不是这两个人不讲究,二打一,我非得拉下来一个人。”

  我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谁让你得罪的人多呢。”

  花少无奈地笑笑,也不说话了。

  场上就只剩下了胡鼎和田少。这俩人,一招一式,都有板有眼,一会儿,胡鼎打了田少一拳,一会儿,田少踢了胡鼎一脚,有来有往,精彩异常。

  最终,还是胡鼎因为从下打基础的缘故,体力比田少充沛一些,生生把田少耗下去了。最终胜利的人是胡鼎!

  胡鼎一屁股,和我们坐在了一起,直接就躺马路上了,大骂道:“真是累死我了!上次和郭钊宇打定点,都没有那么累过。话说回来,老田,老花,你们还真是能打,今天,过瘾!”

  我无奈道:“怎么不说我也很能打……”

  田少哈哈大笑,拍了拍我说:“一分钟就被花少干下去了,还好意思说自己能打?”

  我立马给了田少一拳:“滚犊子,在给我三个月,我打你们三个!”

  “这牛皮吹的……”田少非但不生气,反而过来呼啦我的头发玩。

  胡鼎笑了笑,说:“小志哥虽然现在还差了点,不过和以前相比,确实进步很大。再给他几年的时间的话,肯定能和咱们三个一较高下了。”

  花少和田少点点头,也没反对。他们也知道我以前究竟有多么菜,如今成长到现在,也算天赋异凛了。

  四个老大的混战落下了帷幕,最终还是胡鼎拔得头筹。说起来,花少和田少身手也没比胡鼎少多少,只是体力上有所不及而已。

  我们的人纷纷欢呼起来,冲过来,把我们四个高高举起,不断抛起,又接住。我感觉自己像是一叶在海洋里的小船,随波逐流。

  看热闹的人也散了,我们也闹够了,各自喝了最后一杯酒,一群人三三两两,勾肩搭背地就回家了。我们五十个人,已经不分势力了,都是弟兄,以前的恩恩怨怨,也慢慢磨没了。

  而我、胡鼎,赚的盆满锅满的楚生,也打车回了家。楚生开得这个盘子,让他赚了大几百块钱,他在路上直接买了两包中华,给我和胡鼎分了,我们两个也是乐得合不拢嘴。

  这天晚上,我们照旧又嗨到了很晚,因为徐百强告诉我,这个星期让我好好准备和郭钊宇的定点就行,不用去“丰盛饭店”,所以我也是放开了整,和胡鼎楚生吹牛逼打牌玩到了三点多。

  第二天,我们起的也很晚,然后一整天,也都是吃吃喝喝的。就像是高考一样,前几天,我们肯定得好好放松了。

  就这样,到了星期天,我们直接就去了原来那处空地上。

  那里,都是我们的人,我和胡鼎、楚生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去得很早了,没想到,还是最晚的三个。

  花少和田少直接过来,把我们带过去了,还不忘埋怨两句,说我们来得太慢。

  我苦笑了一下,说:“我们已经提前半个小时来了,没想到,你们还是比我们来得早。”

  田少说:“那是肯定的,‘校战’级别的定点,肯定要提前了。万一来晚了,自己这边人都被灭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花少点点头,说自己和田少想的一样。

  我们五十个人都齐了,楚生点了点,没缺人。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着郭钊宇那边的人了。

  等郭钊宇的时候,我不放心,还特意把楚生拉到一边,问他有没有接到什么消息,说金敏会有什么动作之类的。

  楚生笑了笑说:“小志,你忘了,咱们在郭钊宇那里的眼线王小虎已经被揪出来了,哪还有什么眼线?而且,唐栩那小子带媳妇儿去了云南旅游,咱们对二中,那就是两眼一抹黑,怎么可能知道金敏有什么动作。”

  我皱了皱眉头,说:“说实话,这两个星期过得太平静了,越是平静,我心里越是不安。金敏,可不会那么容易对付的。”

  楚生低下头,想了想,说:“小志,你信我吗?”

  我点点头,说:“当然信了,咱们是兄弟嘛!”

  楚生乐了,说:“那好,既然信,小志,过一会儿我和金敏会有一场较量,你要相信我之前说的话,这场战斗,咱们一定会赢的,我下了那么大一盘棋,现在,也该收网了。我和金敏谁更厉害,一会儿见分晓!”

  我愣了一下,问道:“楚生,你到底在说什么?”

  楚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他们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家里出了点事儿,先保底两更,日后再加更,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