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事儿,大概也就是这些了。为了防止虎爷的人对王冰冰动手,现在一中门外,整天都有一帮混子集结,保护着王冰冰。为此,王动还特意找过我,请我吃一顿饭,说了让我在学校里格外留心一下虎爷的人,别让他们伤了王冰冰。

  我自然一口答应了,说王冰冰是我朋友,上次的事儿,也是由我而起的,我怎么可能不管王冰冰的死活?王动当时就笑了,继续问我说我和王冰冰的事儿考虑地怎么样了,吓得我落荒而逃,连饭都没吃完。

  我不怕虎爷来一中,因为现在,整个一中,包括花少的人,我都能叫的动,走一遍教学楼,无论是初一初二还是初三的学生,都得叫我一声“志哥”。虎爷派来的人再能打,他能打过三百多个学混子?所以在学校里,王冰冰肯定是安全的。

  很快,就到了周五晚上,一切都很平静,平静地不像话。我觉得,这不是金敏的性格,这两个星期,他一定会出什么诡计,来破坏我和花少的联盟什么的才对。但是并没有,这就有点不合常理。

  记得上次,也是这样,知道最后,我们才发现,原来郭钊宇和金敏早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我也挺怕金敏有什么后手的,但是这种东西真的防不胜防,而且,我也不适合这种尔虞我诈的东西,索性都交给楚生了。楚生也拍着胸脯保证,绝对没有什么问题!

  在周五晚上,我们五十个人放学之后一起去了一家大排档吃饭,做最后的动员,所有人都气势高涨,吵吵着要干翻郭钊宇,干翻二中的狗杂碎。

  酒席上,我和胡鼎、花少、田少喝得都很开心,一个个醉醺醺的,最后,肩勾着肩,一起去后面的墙根上放水。

  我们四个并排站着,撒的尿冲得墙哗哗作响。

  花少打了个酒隔,笑着说:“真是痛快,很久没这么痛快地喝过啊。话说,我这辈子都没想过,我竟然和你们三个在一个桌子上喝酒,还勾肩搭背地来这里撒尿。”

  田少哈哈大笑,说:“是啊,我也没想到,原来我以为,咱们几个人,铁定是要从初三一直打到上高中呢,没想到,才几个月的功夫,我就跟你们一起狼狈为奸了。”

  胡鼎笑了:“这怎么能是狼狈为奸,咱们,应该是英雄相惜才对。”

  我说:“是啊,英雄相惜。咱们一不打,整个一中都安定了。看了郭钊宇倒是干了一件好事儿啊。对了,哥几个,等干翻了郭钊宇,咱们还干不干?”

  花少和田少互相看了看。田少说:“我是不想干了,等打完了,我们自己玩自己的,谁也不招惹,但是,有人惹我们,我们还是会打的。”

  花少提上了裤子,叼了根烟,说:“我其实和老田一个意思,因为到了高一,肯定闲不下来,我也累了,想歇歇。不过,具体的还得看下面的人的意思。不管怎么样,对你们几个,我是不想动手了。以后干仗什么的,都是下面的人的事儿。”

  花少的意思很明显,咱们带头的就别打了,下面的人有冲突,就让下面的人自己去打,咱们别把事儿搞大了就行。说实话,花少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确实在我意料之外了,我以为,他应该是那种一定要自己扛起一中的人。看来,他也不是铁打的,跟了徐百强那么久,又自己混,到了高中,还得打下去,他也会累,也想歇着。

  突然,胡鼎就笑了:“咱们以后是不是就是朋友了?”

  田少点了点头,花少愣了一下,也“嗯”了一声。

  胡鼎咧嘴一笑,说:“以后一中没人跟我杠了,还真是挺不习惯的。说实话,和你们两个斗,我还没斗够。既然以后不打了,那咱们趁着这个机会,打个痛快的吧!小志哥,你也来,帮我干翻他们两个!”

  我一下子愣了——胡鼎这是搞什么?竟然要现在和花少和田少干一场!

  让我更没想到的,田少和花少竟然同时答应了:“行,干就干!现在不揍你们一顿,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别在这儿,不干净,去那边大马路上!”

  我:“……”

  胡鼎兴奋地一拉我:“走,小志哥,有什么仇,赶紧报,不然以后没机会了!”我一听就笑了,原来是这样!

  我们三方人,打了那么久,心里肯定憋着对方的火呢。就这么收手了,以后难免心里有结。倒不如,趁着现在,好好打一场,把以前的气彻底都撒了,以后再一起相处就没什么心思了。

  我乐了乐,说:“妥,咱们联手,先干翻了花少再说!”

  花少也不客气,说:“尽管招呼,我都接着。”

  我们四个跑回了大排档那里,胡鼎一嗓子喊了出来:“来来来,弟兄们快来看,四个老大要切磋了,来个做庄的,咱们开个盘子!”

  这一下子,整个大排档都沸腾了!楚生站在了桌子上,从人群里面脱颖而出:“我我我……我来做庄,赌谁站到最后!志哥一赔二十,胡鼎五赔一,花少三赔一,田少三赔一!”

  更/.新#S最U*快上酷Z匠{x网(

  我在心里当时就骂出来了:他奶奶的,为毛我的赔率那么低,明显看不起人嘛!

  我本想冲过去,一脚把楚生从桌子上踹下来的,但是所有人都往他那里跑,抢着下注,我也挤不过去,只能先放他一马。

  果然,虽然我的赔率低得离谱,压我的人也就十来个。和胡鼎、花少、田少比,我确实还是差了不少。

  见压好了注,我、胡鼎、花少、和田少去了大排档旁的一个马路上,分别站在了四个方向。我们的人把我们四个围了起来,整条路都堵上了。见到我们那么多人,也有很多看热闹的也围上来了,一下子聚集了成百人。

  所有人都吆喝着叫好,楚生从人群里挤了过来,站在我们中间,手里抓着很多零钱,都是别人押注的筹码:“点到为止,点到为止啊。行了,谁先倒地,就算谁输,我喊一二三就开始。明白了吗?”

  我们四个点点头。

  楚生退出了我们的战圈,高声喊道:“一!二!三!开始!”

  我们四个同时冲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求打赏啊求打赏!另外本书公会“忠义堂”已经建设好了,目前还有几个空位。有平时活跃的兄弟们想要进工会的,请留言,按照粉丝榜,活跃度,择优录取!名额有限,快来报名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