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厕所看了一圈,发现了一个拖把,直接就一脚踩断了,把折下来的棍子提在手里,就要冲出去给我爸解围。

  就在这时。

  “吱——”门外传来了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即使是在候车大厅里面,我也听得一清二楚。

  我朝外望去,只见一辆桑塔纳直接就朝虎王撞了过去!

  我本想出去的,见到这一幕,又停了下来——有人在帮我爸!

  虎王见到那桑塔纳朝自己冲过来,直接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然而,那桑塔纳立马就漂移了一百八十度,调转了车头,再度朝虎王碾了过去!

  这个车技,绝对不是一般人能玩出来的!

  不过,这一次,虎王依旧一侧身,后退了两步就躲过去了。虎王的步法,应该是拳击里的。除了武器之外,王峰也曾给我普及过拳种。所以,我一眼就认出了虎王的步法。

  虎王擅长的街头格斗术,应该也是结合了多个拳种,然后揉杂在一起形成的。

  虎王的这一个侧身后退躲过桑塔纳的撞击之后,直接一个勾拳就出去了,正正砸在了桑塔纳驾驶座驾旁边的玻璃上。

  “砰——”那玻璃应声而碎,碎片一块也没飞出来,而是全部飞进了桑塔纳车里面。那桑塔纳从虎王身边开过之后,明显不似刚刚那么稳了,左右晃动了几下,才恢复了平衡。

  显然,刚刚虎王那一拳,不仅敲碎了桑塔纳的车窗玻璃,还让驾驶它的司机受了点伤。

  那桑塔纳似乎是知道自己也就只能拦住虎王这么久,也没有继续撞虎王,连头都没掉,就驶离了这里。黄若珊跑了过去,看样子应该是在问虎王有没有受伤。

  因为康丞铭也进去抓我爸了,所以没人驾驶辉腾,也就无法去追逃跑的桑塔纳。

  我爸这一边,康丞铭的身体飞了出去,跌倒在了地上,一脑门的血。我爸把包背了起来,笑了笑,说:“替我跟虎王问声好,就说我魏良这条命还有点用,不能交给他。等到我觉得时机合适了,我会去找他,别老是让他每时每刻都打听我的下落了。”

  说完,就跑进了入站口。同时,一些闻声而来的武警也已经到了,他们一个个都装载实弹,康丞铭这些被我爸打伤的人根本不敢反抗——其实也不用反抗,他们的事儿,最多是恶意斗殴,勉强算得上刑事责任,以虎王的能力,捞他们还是很简单的。

  康丞铭他们,都被武警带走了。我这才敢从里面走出来,看着那里的一片狼藉。

  我爸又走了,去了哈尔滨。这一次,我和他相处连二十分钟都没到,连几句话都没有说上。上一次,他走了八年,而这一次呢?下次再见他,又是什么时候?

  匆匆忙忙地来,又匆匆忙忙地走,只留下一张银行卡。我宁愿用这张卡里的钱,换可以和我爸一起渡过的一年时间。现在,说什么都没有了意义。

  我转身,看了看外面。虎王转身走了,上了那辆辉腾。因为他知道,我爸此时已经上了火车,再过来也没有任何意义。本来他是可以抓住我爸的,结果被那辆半路杀出的桑塔纳给破坏了。

  黄若珊本想也上车的,但是她朝我这里看了一眼,然后就呆住了。

  显然,她看到了我!黄若珊一行泪就下来了,但她没有多余的举动。可能是怕自己情绪有太大的波动,会被虎王看出来吧,黄若珊除了流了一行清泪之后,脸上的表情都没有改变,自己擦了擦之后,就转身,上了那辆辉腾。

  看到这里,我也哭了,一是因为我爸走了,二也是因为黄若珊同样也走了。下次再见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辉腾缓缓开走了,带走了黄若珊。

  一切又归于平静。我从F县赶往市里,见到了我爸,见到了黄若珊,虽然有些遗憾,但也该心满意足了。不过,我此时却感觉自己的内心更加难受,空落落的,几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厕所门口,看着地面,也不知脑子里在想什么,总之一团乱麻。

  良久,我摸了摸兜,想摸一根烟来抽,但是无论我怎么找,都没翻出来。抽烟那么久了,我还是没有随身带烟的习惯,因为我周围的人都在抽,自己想抽了,直接找他们要就是。

  而现在,就只剩下了我自己。我把头埋在手臂里,一直哭。突然,一支烟塞进了我嘴里。

  我叼着烟,抬头一看,是吕叔。吕叔脸上有几块血迹,肉里还扎着几块碎玻璃。显然,刚刚开桑塔纳挡住虎王的人就是吕叔!

  吕叔自己也点了根烟,叼在嘴里,笑着说:“怎么,见到你爸太激动了?”

  我又把头埋进了手臂里,不说话。

  吕叔也陪我一起坐在了厕所门口,丝毫没管地上有多脏,还有路过的人的异样的眼光。

  “小志,都见到你爸了,怎么还哭?”

  “他又走了。”

  “走了又怎么样,又不是不回来了。”

  “那什么时候回来?”

  .更(新最i快^上$酷Z匠t;网

  “不知道。”

  我又沉默了。

  吕叔重重抽了一口烟,说:“小志,你爸是个爷们,你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要是让你爸看到,肯定觉得你给他丢人了。我告诉你,你爸在青海摸爬滚打,过得比你苦,而且同样也八年没见你。可是他回来,哭了吗?他走了,哭了吗?这才是男人!哭这东西,都是女人玩的,你要是不想给你爸脸上抹黑,就赶紧站起来,擦干眼泪,跟我回去。我听说,过两天,你还有一场仗要打。老老实实去打赢它,然后,证明你是个男人,你不会给你爸魏良丢脸!”

  我耳畔,似乎又听到了我爸说过的话——“你是个男孩,还不是个男人,等你真正成为男人了,自然会有事情让你去扛。现在,还是我来扛吧!”

  爸,我要为你抗事儿,我不想永远当一个男孩。等你下次回来,我再来接你时,就会变成一个男人!到时候,什么虎王龙王,有事儿,我帮你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无耻求波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