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一拍我脑袋,说:“行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那边厕所里躲着,别出来!”

  “可是,爸,你说虎王和咱们有血仇,我怎么能……”

  “听话,快走!我的火车马上就来了,他们留不下我!”我爸板起了脸,训斥我道。

  我还是不愿意走,我爸就说:“快走!我说了,他们留不下我,你在这里,只会添乱。你是个男孩,还不是个男人,等你真正成为男人了,自然会有事情让你去扛。现在,还是我来扛吧!”

  说着,一把把我推了过去。

  那十几个打手直接过了安检,就往这里跑。我回头看了我爸一眼,哭了。

  我爸笑了笑,冲我摆摆手,然后把包背在身上,缓缓走到了候车室的最中间的一个座位上,坐下了。

  而我,最后看了我爸一眼,躲进了厕所里。

  门外,康丞铭也从车上下来了,他把西装上衣一脱,挽了挽袖子,也走了进来。

  我爸坐在座位上,好像没有看到一切一样,动也不动,稳如泰山,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十几个打手一眼就看到了我爸,立马就围了上来。

  我爸看了他们一眼,没等他们问话,就直接说:“我是魏良,八年了,我回来了!虎王想要抓的人是我,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没有本事拦住的话,我就直接走了。”

  那几十个打手互相看了看,然后直接就扑上来了。这里是候车室,进来的人都要过安检,他们不可能带家伙儿进来,所以,一旦打起来,都是赤手空拳地招呼。

  我心里一紧,因为对方是十几个混混,除了王忠义、王峰、大宝、吕叔,我还真没见过能一个人把他们全撂趴下的。

  但一秒之后,我就放下心了。最先冲上去的那个打手,直接就跪倒了,从始至终,我都没看清我爸是怎么出手的。

  我爸还是坐在那里,脸上略带笑意,看着那跪倒在他身前的打手。

  其他的打手也都上了,我爸终于是站起身,手里的包抡了出去。那里面不知装了什么,包看起来不怎么显眼,一下抡在那人头上,直接把他抡退了好几步,连嘴里的牙都飞出来几颗。

  剩下的人也不好过,一个一个地往下倒。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我爸他原来那么能打,一招一式,和吕叔的很像,用的应该也是军旅格斗术,下手以反关节擒拿为主。

  地上躺着的,都是被他拧断了手脚的打手。

  这边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自然整个候车室都惊动了。一些无辜的旅客面色大变,纷纷拎着行李,远离了这里。还有一些人,拿着手机开始摄像,边拍边说我爸的身手好。

  无论是哪一种人,都不敢靠这里太近,生怕被牵连进去。

  十几个打手,我爸三下五除二,两三分钟放倒了大半。正当我为我爸松了口起的时候,突然就看到康丞铭也加入了战圈。

  康丞铭一出手,也是军旅格斗术,招招以擒拿,还有让对手失去行动能力为主。

  他的身手很好,在几个打手掩护下,竟然让我爸一时也没能擒住他。同样的,他也没有奈何得了我爸。

  作为虎王手下的亲信,这个康丞铭的身手,恐怕就算不如大宝,也相差不多了。而就算是他,在那么多人的帮助下,也没能擒住我爸,这真是让我对我爸刮目相看。

  转眼间,又有两个人被我爸拧断了手腕,一脚踹倒在地上。

  看起来,仅凭康丞铭和十几号打手,还真是拦不住我爸!我爸又是一脚踹翻了一个人,笑了两下,说:“等了我那么久,结果出来接我的就是这么几个虾兵蟹将?也就这个人还不错,有潜力,过几年,肯定前途无限。可惜了,现在还是太年轻。”我爸指的,就是康丞铭。

  康丞铭退后了两步,咬牙切齿的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出去,喊了声:“干爹,点子扎手,他比以前更厉害了,我拦不住!”

  即使隔得很远,我还是听到了那边电话里,传来的低沉的声音:“知道了。”

  我一转头,就看到了那辆辉腾的车门开了,然后下来一个少女,身穿职业服,显现出了和她年纪不相符的成熟和稳重。

  我看到她,心“咚咚”跳了起来——黄若珊!黄若珊也来了!看起来,黄若珊的地位在虎王手底下一路飙升,几乎快和康丞铭平起平坐了,竟然和虎王一起坐在了辉腾里。

  我很想去问问黄若珊,她最近过得好不好。但是我不能,因为我和虎王有世仇,我爸,是黄若珊的干爹虎王一心想要除去的对象!我爸还在不远处和康丞铭打着,我没有心思思忖着一会儿怎么能和黄若珊说上话,就这么看着黄若珊把辉腾的车门打开。

  然后,那辉腾上,一条腿迈了下来,然后是消瘦而高挑的身体——一个身穿复古风的风衣,带着帽子的人走了下来,每一步都稳健有力,一举一动,都内敛而凌厉。

  我知道,这就是虎王!只是,那帽子依旧挡住了我的视线,让我没有看到虎王的脸。

  虎王自己要出手了!如果我们家真的和虎王有血仇,那么我爸,绝对值得虎王亲自出马!

  我爸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表情明显就变了。

  正巧,候车大厅里传来了报站的声音。我爸见到虎王之后,明显有些异样,直接一包又抡倒一个人,翻过了椅子,就往出站口那里跑。

  “魏良,来了就别走了!”康丞铭见到虎王过来了,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拖住我爸,等着虎王。于是,他起身而上,直接抱住了我爸的腰。

  我爸一个肘击就打在了康丞铭眉骨上,康丞铭眉骨飙出了血,但是依旧没有撒手。

  我心里急得不行,因为找这个势头下去,虎王肯定能在我爸脱身上火车之前赶过去。虎王的身手,常被王峰、大宝、吕叔提起,说他的街头搏斗术和王忠义相比也不差一丝。有他加入,我爸肯定是逃不出这里!

  5酷yQ匠;网-唯$一正版s,w#其●6他都是}盗¤版n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求一波打赏!打赏池已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