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人群里看了很多圈,也没发现我爸的身影。正当我怀疑是不是我爸已经出了出站口,而我没注意到的时候,突然前方出现了一个高高大大、我无比熟悉的身影。

  我眼泪当场就掉下来了,差点就冲过去,把那人抱住——我爸,终于回来了。

  我爸还是和以前一样,身材很魁梧。但是明显的,头上多了很多白头发,看起来比他实际年龄还要老。他穿得很普通,甚至有点破旧,看起来和一个普通的农民工没什么区别。

  他手里,拎着一个被洗的发白的布包,看起来也没装太多东西,里面瘪瘪的。

  不管怎么样,他是我爸!

  我爸似乎看到了我,笑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刚刚的神态,和没有看到我之前一样。我一下子愣住了,心说我爸怎么那么奇怪,见到我之后,连一点高兴的样子都没有。

  我毕竟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傻小子了,见我爸向我走了过来,也没动,只是盯着他看。

  我爸就这么大步走了过来,经过我的身边,然后侧身而过。

  “先别认我,等会再跟过来。”我们错身而过的瞬间,我爸悄声跟我说道。

  果然,有情况!

  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但是我爸不可能骗我!我没转头,,还是看着出站口的方向,似乎我要接的人还没来。等估摸着我爸差不多走出出站口,我才转过身,不远不近地跟着我爸。

  我爸直接朝着火车站的厕所就走过去了,我跟在后面,很快发现了异样——有三个二十来岁的小青年跟在了我爸身后!那三个小青年,看起来跟普通人差不多,但是脖颈上是不是露出来的纹身告诉我,他们绝不是那么简单!

  而且,我肯以明显地看出来,他们兜里,似乎还揣了东西,应该是匕首之类的。

  我一下子急了,看他们跟我爸进了厕所,并关上了厕所的门,自己也跑了过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正当我刚要推开厕所的门时,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对手臂就把我掐着腰举了起来。

  “哈哈哈,我看看儿子长多大了?真沉,连我都快抱不动了。”我爸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他眼角的皱纹很明显。不过,能掐着腰就把我抱起来,这个力气,一般人还真没有。

  我也哭了,等他把我转了两圈,然后放到地上之后,就抱住了他,说:“爸,你终于回来了!”

  我爸拍了拍我的后背,笑道:“是啊,终于回来了,见到了我儿子。那么多年没见,你都从当年那么大点,长到现在这半大小子了,嘿嘿,刚刚我都差点没认出来。真好!”

  我突然想到了刚刚鬼鬼祟祟跟在我爸身后的那三个人来,就往厕所里面看了一眼,问:“爸,刚刚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认你?还有,刚刚那三个跟踪你的人是谁?”

  我爸一拍脑门,说:“坏了,见到你太高兴了,把什么事儿都给忘了。我在市里不安全,被人盯上了,咱们别在这里说话,走,跟我去候车室去。”

  酷4√匠网O◇唯一-正:1版S◎,~其(¤他都是盗√O版.

  我点点头。刚刚三个人,应该已经在厕所里躺着了。

  我们两个一起进了候车室,我爸看了一眼时间,扣住了我的肩膀对我说:“儿子,我时间不多了,再过十分钟,我还要赶下一趟火车。现在,你不要多问,更不要多说话,听我说就行。”

  我一听就急了,说:“爸,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来这里,只待十分钟?你要去哪?什么时候回来?”

  我爸叹了口气,说:“市里我不能多呆。刚刚你也看到了,只要我在市里一露面就会被人盯上,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样。我本来是不会在这里转车的,但是我八年没有见你,太想你了,所以才会过来。一会儿,我就坐下一趟火车去哈尔滨,那里还有一个工程,我要去那里打工。”

  我说:“刚刚那是谁的人?是不是虎王的?爸,咱们和虎王,到底有什么恩怨?八年前的一切,都是什么?”

  我想问的事情太多了,但是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先问什么,就挑了最重要的这么几个说了出来。

  我爸皱了皱眉,说:“看来,你知道的还真是挺多的。不过,我还是那句话,现在,不要多问,更不要多说话!”

  “爸!”

  “别多说了,时间紧迫,能告诉你的,我一定会告诉你的!”说完,我爸从他包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塞到我手里,正色道:“这是我这八年来,拼死拼活,省吃俭用存下来的积蓄,密码是你的生日,你拿着,回家给你妈和王忠义,他们会好好把这笔钱花在你身上的。”

  “儿子,我这辈子,算是完了,但是你不一样,你的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我这剩下的时间,都是为了你而活。我去打工,我剩下能省的每一分钱,都是为了你。你要好好的,为了我,也为了你妈。”

  “至于你妈和王忠义,你千万别恨他们。我去青海也好,去哈尔滨也好,都是自愿的。我爱你妈,王忠义同样如此。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和你妈,王忠义有,所以,我就退出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的了,只要你没事儿,我愿意做任何事儿!”

  “至于八年前的一切……你还是不要知道了,那是我的罪孽,我一辈子都洗不清的罪孽。我自己这么折磨我自己,也算是对当年那个意外所进行的赎罪。我没脸告诉你真像,你就不要再去打听这些东西了。总之,虎王想要害你,想要害我。我烂命一条,死不足惜,但是你不同,你是无辜的。记住,永远不要告诉虎王,咱们的关系。我走了之后,你一切都听王忠义的,该告诉你的,他会告诉你。你不该知道的,他也不会说。”

  我爸刚刚说完,突然眉头皱了起来,看向候车室外,自言自语道:“他们来的还真是快!”

  我顺着我爸的目光向外看去,赫然看到候车室外,三辆金杯大海狮停在了不远处,上面下来十几个人。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是道上的职业打手,身上到处肌肉虬结着,一个可以打好几个壮小伙。

  而三辆金杯大海狮后面,还悄无生息地停着一辆辉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