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想拿起来看一看的,但那是我妈在外面催我,我就先给她把钱送过去了。

  最"新T:章)节YH上酷'匠i3网"{

  等把我妈送走之后,我又折了回来,再度拿起了那两本士兵证。

  打开第一本,里面写着王忠义的名字,上面还有一个一寸照片。照片上的王忠义很年轻,看得出来,应该是很久之前的了照片了。士兵证上,写着王忠义的部队编号是7682,而他本人,是一个士官。

  军衔也并不是很高,看起来,王忠义应该是以前当过兵,后来复员回来了。

  然后,我打开了另一本士兵证。我没有想到,这一本,竟然是我爸魏良的!我爸的照片同样很年轻,稚气未消,和我眉宇很像,让我差点以为是自己的照片。

  我爸的士兵证上的资料,和王忠义一模一样,同样是7682部队的士官!

  这两个人,曾经是战友?!

  怪不得,王忠义曾经说过,他和我爸是过命的交情。网上有句话,叫男人之间最铁的三种感情——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我爸和王忠义,应该关系铁得不行才对!

  可是,王忠义为什么会和我妈结婚,然后逼走我爸呢?我怀疑过我爸的离开是因为虎王刘飞虎,但是这件事儿,恐怕和王忠义也逃脱不了关系。

  八年前啊!一想到这个东西,我就头疼,那一点一点的线索,根本连接不成一个整体。我爸为什么离开,王忠义为什么和我妈在一起,还有八年前在F县和X县的交界处的一场大战,我爸怀里死去的小女孩……扑朔迷离!

  我叹了口气,在那盒子里又翻了翻,都是些存折、身份证、银行卡什么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

  我把士兵证放好,又把一切都摆放好,才出去的。

  很快,我妈就回来了,给我做了顿饭,大概八点半,我才吃上的。很久没吃我妈做的饭了,所以我吃起来很香。我妈也没去看电视,就坐在我的对面,静静地看着我吃。

  时不时的跟我唠一会,说的都是我在学校里的事儿,什么我最近有没有好好听课啊,学习有没有上心啊什么的。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有些事儿,直接就蒙混过去了——我总不能告诉我妈,你儿子现在可牛逼了,过几天,就带着几十口子人去二中打“校战”了吧。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妈竟然还知道了李雨柔的事儿!我知道,肯定是王忠义告诉我妈的,他见我妈,就跟猫见耗子似的,只要我妈问,他能把什么东西都给我捅出去。

  不过,我妈也没干涉我早恋,只是说,我可以去谈恋爱,但是不能影响学习,不能做什么对不起人家女孩的事儿,更不能小小年纪就那个啥。我妈说的挺隐晦的,我也一下子就猜到了她是什么意思,就说:“放心吧,道理我都懂。而且,那女孩也没耽误我学习,现在每天上课,她还给我补习呢!我们说好了,以后要一起考到一中去,然后再一起考个好大学!”

  我妈听完,楞了一下,然后就笑了:“好儿子,终于是长大了。这个女孩不错,什么时候带回家来,让妈看看,跟她好好唠唠。”说着,手装作无意的,擦了下眼角。

  看着我妈这个动作,我心突然痛了一下。自从我爸离开F县,去了青海之后,我就一直恨她,从来不怎么跟她好好说过话。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们的关系才变成了今天的样子,冷若冰霜。

  说起来,我爸离开这里的原因其实一直都不清楚,而年少的我,却把这个莫名的恨,放在了我妈身上,说起来,她真的挺可怜的。养了那么久的儿子,因为莫须有的事情而记恨自己,我想无论是谁,都不好过吧。

  而我妈,却一直背负了八年。

  我眼睛也酸酸的,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起来。为了掩饰,我故意把腕举得很高,往嘴里扒着大米饭。

  一块肉掉进了我的碗里。

  “别光吃米,也吃点肉吧。”我妈把手里的筷子放下了。

  我点点头,把那块肉也扒进了嘴里。我从未发现,我妈做饭竟然如此的好吃,好吃地我想哭。

  八年了,我从来没有好好吃过她做的饭,而今细细品味,竟然是世间少有的美食。

  我那一刻,才总算是明白很久之前,看得一部电视剧里的一句话——世界上最好吃的菜,是妈妈的菜;世界上唯一能哭的地方,是妈妈的怀里。

  我吃完了饭,直接放下碗,转身去了卫生间——因为我不想让我妈看出我的异样。

  我在卫生间里洗了把脸,然后才走出去。出去的时候,我妈已经把一切都收拾好了,让我去洗澡,然后早点睡吧。

  我答应了一声,却没动弹。那么久,我真的是忘记了怎么跟我妈相处了。愣了很久,我终于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妈,这些年对不起了。”

  说完,我就直接回了房间,关上了门,不敢再看我妈一眼。

  我在房间里,客厅的一切都听得一清二楚。门外,传来了我妈的哭声,声音很小,小到我几乎都听不清。然后,主卧室的门就被关上了,似乎我妈回了房间。

  我叹了口气,那么多年,我们两个之间的误会,或许是被我这一句“对不起”给解开了。她身上背了八年的包袱,也该是放下了。

  我躺在了床上,想了很多,有时候想和郭钊宇的定点,有时想王忠义、我爸和虎王,有时想我和李雨柔的未来。

  正当我脱了衣服准备睡觉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我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想了一下,还是接了。

  听到电话那头说的第一句话,我的眼泪就再次出来了:“儿子,我已经上火车了,大概后天十二点到,你来趟市里的火车站吧,我见你一面,然后就走,不多耽搁。”

  是我爸!我爸要回来了!

  我哆哆嗦嗦地拿着手机,刚刚想问我爸要不要带着我妈也一起去,电话那头就挂了,似乎是很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