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少都发话了,小五和豆豆自然没有二话,一个个都闭口,不提现在干王亮、于达的事儿了。

  小五和豆豆两个带头的都没了,剩下的人,自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还有几个得理不饶人的,在我、胡鼎、花少、田少共同的劝说下,也同意暂时和解,先打了二中再说。

  总的来说,我们基本上已经可以齐心协力的合作了。

  我们几个带头的爬上了主席台那里,讲本来分开的两拨人汇合在一起。三百多人的大队伍,站在一起,气势很是恢宏。我站在上面打量着这些人,心中不由生出一股万丈豪气来。想古代,沙场秋点兵,大概也就是如此了吧。

  两拨人融合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争吵。从今天开始,所有人,无论有仇的没仇的,以后都是自己了——至少,在打赢郭钊宇前是自己人。现在,我们一中,才真正意义上的拧成了一股绳。

  我、花少、田少、胡鼎等人,站成一排,颇有大阅兵时,领导人的感觉。

  我清咳了两声,然后喊道:“弟兄们,从现在开始,不论是哪边的人,咱们都同属于一个势力——那就是一中!一个星期后,咱们要为一中的荣誉而战,有没有信心?!”

  “有!”

  “好!现在,开始挑人!有没有不敢去打定点的,站出来,现在可以走了,放心,没人会瞧不起你!”

  没有一个人动一下。

  “好!”我喊了声,“都是爷们!下个星期的定点,胜利肯定是咱们的!”

  “必胜!”

  “必胜!”

  “必胜!”

  不知是谁带了头,所有人都喊了起来。我们几个带头的互相看了看,都欣慰地笑了。有这样一个狼虎之师,还怕打不过郭钊宇?

  我们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然后开始下去挑人。

  我们那里,首先挑出来的就是上次跟我们一起打过定点的人。他们有过和郭钊宇交手的经验,而且也是我们那里,比较能打的。因为少了唐栩那边的人,我们这里,也就挑出了三十来个人。

  这些人有的身上还有上次定点留下的伤,但那是他们都表示没有问题,等下个星期就差不多好了,不影响打定点。

  花少那里人多,活活挑出了八十多个,都是能打四五个的好手。没想到,即使花少出去帮徐百强打架去了,王亮和黄强竟然也能把花少的队伍发展到这个规模。

  这两个人,确实有点本事。

  我们带头的商量了一下所定下的人,首先,我、花少、田少、胡鼎、王亮、黄强、黑子、于扬、小五、豆豆、楚生、猴子、于达、马勇肯定是要是上的。这样一下子就少了十四个名额!

  没办法,我们所有人聚集在一起之后,厉害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中的初中部,也是藏龙卧虎之地,将整个一中的人都集结起来,所挑出来的人,肯定都是人中龙凤!

  我们把挑出来的一百来号人筛了又筛,再次剔出去一半的人,之后所有人都犯难了。

  没办法,因为剩下的人一个个都很能打,真的不带谁都觉得可惜。我们几个头顶头,开始讨论,活活讨论了半个小时,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最后没办法,我们把挑人的条件提升高了很多:身上有伤的不要、没混够一年的不要、不能打五个的不要、没打过二十场架的不要……

  在如此高的要求下,终于是把人都定下来了。我们的人因为身上有伤,被剔除了不少,加上我和胡鼎这几个,也就快二十个人。剩下的,都是花少那里的,因为他手底下能打的人多,而且都是曾经跟过徐百强的元老级人物,打起架来稳准狠,不是一些雏儿能比的。

  他们的人这一段时间没怎么动弹,养精蓄锐,一个个都嗷嗷叫,这我们就比不上了。

  我们挑出来的五十个人,一个个都是大混子,拉出一个来,在一中,只要不碰见我、花少、田少、这种人,都可以横着走,基本不差张磊那样的多少了。

  值得一提的是,张磊也被选上了,还有黑子的那几个嫡系,也被选上了一大半。

  这五十个人,比我们原来那五十个,强了不是一点半点。看着他们,我们几个带头的都笑了——对付郭钊宇,绝对是够了!

  现在,我们可谓是信心满满!

  挑好人后,本来我是提议要一起吃一顿的,但是一想,还是算了,三百多口子人,哪里都装不下。

  @酷=1匠$网(永}久x0免!z费{看√c小…说+

  于是,我和花少商量了一下,我们几个带头的出钱,大出血一次,买了很多玉溪,一人两根发下去了。

  然后,我们随便讲了几句话,就让所有人都散了。我们两拨人,也算是融合在了一起。一起离开,没有我和花少看着,也没捅出什么篓子来。

  最后,于扬、黄强、小五什么的也走了,就剩下我、花少、田少,胡鼎、楚生。

  花少看了看我们,笑着说:“看起来一切都挺顺利的,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星期的定点,咱们肯定赢!”

  我说:“那肯定的,整个一中,最能打的都来了,他郭钊宇就算有三头六臂也赢不了我们!”

  楚生、胡鼎、田少也乐了乐,点点头,表示赞同我们两个的话。

  最后,我把手伸了出来,他们以此把手放了上去。我们一起吼了一声“必胜!”,这声大吼在操场空旷的草坪上回荡……

  我今天也没去胡鼎家,因为在胡鼎家住了那么久,也该回家看看了。

  等我回家了,也快七点半了。家里就我妈一个人,没有看到王忠义的影子。我妈说,王忠义今天和别人喝酒去了,可能到晚上才回来吧。

  自从我不在家住之后,见我妈的次数减少,她对我的态度倒是缓和很多。见我回去,问我吃没吃饭,当知道我还没吃之后,说什么也要去旁边的超市买点菜。

  我说:“妈,别麻烦了,随便温点剩饭剩菜就行。”

  “那怎么行,”说着,我妈就换上衣服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给你炒个肉吧。你帮我去里面床头柜里,那里有一个盒子,你从里面给我拿点钱出来。”

  我拧不过她,就去拿钱了。床头柜里确实有一个盒子,我打开一看,里面零散放了千八百块钱,应该是我妈放着,用来买柴米油盐的。我拿了一张,正准备走,突然看到那个盒子的最底层,竟然有两本士兵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