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奈道:“说什么呢,我刚脱下来的,能不热乎吗,哪能扯得上什么恋爱的感觉。”

  小琪笑了下:“你不懂,不单单是热乎。你没看到那些电视上的情侣吗,都是女的打了个喷嚏,男的就把自己衣服脱了,给女人披上,多温馨!唉,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不懂。反正,我有李雨柔,小琪也知道,我们只是作为朋友一样,一起玩一玩,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琪一路都拉着我,拽着我东奔西跑,她的手,一直都冰凉冰凉的,怎么也暖不热。

  我终于是知道了,为什么小琪开始的时候说“遛遛我”。出了门的小琪,简直就像是一条出了门的哈士奇,我估摸着,只要我一撒手,她就跑没了。跟着她逛街,真的有种遛狗的感觉……

  被小琪在拽着,我们一路到了小吃街。这个小吃街不是我们学校门口的那个,而是汽车站附近的。说实话,我是有私心的,因为我怕如果是我们学校门口的那个的话,可能会碰到熟人。到时候,万一谁嘴碎,告诉李雨柔我跟一个女生逛街,她肯定得吃醋。

  虽然我和小琪确实没有什么,但是我也不想惹麻烦。李雨柔早就说过,不管谁的醋她都吃,连黄若珊都是,更何况是小琪呢?

  我们到了小吃街,才刚刚是下午。这小吃街主要还是夜市,所以暂时还没有什么人,更没有什么摊子。

  小琪看了之后,挺失望的。我安慰她说,等两个小时吧,过两个小时就上人了。

  小琪撅着嘴说:“那咱们现在去哪里?”

  我问她:“你想干点什么呢?”

  小琪想了想说:“去一个花前月下的地方吧,就是那种谈恋爱的人喜欢去的。”

  我哑然失笑:“你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

  小琪很认真地说:“找找谈恋爱的感觉喽!我本来以为谈恋爱没什么的,但是听你一说,我突然觉得,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

  我问:“那你以前没谈过?”问完,我就觉得我的问题挺傻的。

  果然,小琪如我预料的一样,点点头说:“没有。我小时候是在F县长大的,但是我爸每天老是惹事儿,他一惹事儿,我和我妈就得躲着,所以,我小时候基本上都是和我妈在一起。再后来,他有钱了,就把我们母女两个送到了市里。不过,F县里还是有仇人跟到市里。于是,我还是在家里躲着,上课学习,也都是请家教。我在市里的一中也有学籍,不过是挂名而已,根本连学校大门往哪里开的都不知道。”

  “从小到大,我也没怎么和其他人说过话,更别说是交什么男朋友了。甚至……唉,算了,不说以前的事儿了,反正我现在也挺好的,不是吗?”说完,小琪冲我笑了一下。

  听了小琪的话,我算是懂了。原来,这个看起来开朗乐观的小琪,曾经也是一直笼中之鸟。有过如此孤寂的童年,现在却总是笑容满面,小琪的心性,确实挺好的。

  我紧了紧拉住小琪的手,说:“我知道前面有个公园,带你过去吧,可以划船的。”

  “嗯!”小琪笑了,就这么让我拉着,去了离这里不远的小公园。

  我知道,我们看起来就像是情侣一样,如果是一个小时以前,我绝不会想到,我会背着李雨柔,像拉自己女朋友一样,拉住其他女生的手。但是现在,我却做了。

  就像是之前在医院里吻了黄若珊一样,这和有没有对她们动了感情没有关系,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推开,或者放手,对她们是一种伤害。她们心上有伤疤,需要我去填补。我知道这么做,可能会伤害到更多的人,但是,还是不忍心拒绝。

  那个公园挺小的,但还像回事儿,用歌词里唱的就是“有山有水有树林”。

  快到秋天了,花大多有凋谢完了,只有几朵小小的,还开着,不过也撑不了几天。小琪就拽着我,弯下腰去闻着那些花的香味儿。过了一会儿,小琪突然说:“小志,你看这花好看不?给我戴头上吧。”

  我点点头:“行啊。”然后,就把花摘下来,轻轻插小琪头发上了。小琪笑了一下,问我:“怎么样,好看不?”

  我说:“当然好看了,有句诗怎么说来着,叫‘人面桃花相映红’,虽然这不是桃花吧,但‘人面’还是红润漂亮。”

  小琪嘿嘿笑了两下,说:“你还真挺幽默的,是不是在你媳妇儿面前,也是这样的。”

  我楞了一下,心说还真是。似乎在小琪面前,我真的是一副“男朋友”的样子。难道我已经入戏了?

  小琪也没看出来我在想什么,转头摸着剩下的几朵花,自己说道:“看着这些花,我突然想起来我妈了。以前我和我妈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经常从外面挖回来一整盆花花草草的,给我种,当然,后来都被我种死了。我问她,是在哪里挖回来的,她就说,都是外面花坛里的,看到好看的,她就挖了。”

  说到这里小琪笑了一下,然后眼睛有点红。

  我问小琪:“现在阿姨还给你挖花花草草的给你种吗?”

  小琪摇摇头,说:“不挖了,一年前,她就再也不可能给我挖漂亮的花回去了。”

  我语塞了。小琪都这么说了,我肯定能听出来,她的妈妈已经去世了。

  小琪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笑道:“行啦,别提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儿了,走走走,你划船了。唉,对了,这个给你戴上!”说着,小琪摘了一朵花,趁我没反应过来,就插我头上了。

  我下意识地想扒拉下来,小琪拦住了我的手,说:“不许拿下来,不然我就生气了。”

  我苦笑道:“别了,我是个男的,带一朵花算什么。”

  看g.正"/版章J`节上酷;匠/^网9

  小琪眨眨眼,说:“怎么,多漂亮的花啊,你带着特别帅!反正附近也没什么人,你就戴一会儿嘛。等咱们去逛小吃街了,再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刚刚有班会,来得晚了些,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