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百强摸了摸鼻子,笑道:“还知道叫我强哥啊,不然,我叫你一声‘强哥’?”

  黄强低着头,连忙道:“不敢……不敢……”

  徐百强指了指黄强手里的棍子,面容一下子就冷了下来,说:“那你手里的棍子是什么意思?”

  黄强想了想,就把手里的棍子扔到地上了,说:“强哥!你得给我做主!我以前被魏小志打进了医院,现在让我跟他合作,这不可能!除非他也让我打一次,而且比我上次受的伤还重!”

  徐百强又笑了一下,说:“行啊。”

  “真的?!”黄强咧嘴笑了。

  我心里一沉:难道徐百强要坑我?不应该吧,好歹我是他师弟,他不至于让黄强打我一顿。

  徐百强自己摸了摸兜,点了根烟,也不看黄强,就问:“上次魏小志打你,让你住了几天院?”

  黄强大喜,说:“一个月!不!是一个月零五天!”

  “那行!”说着,徐百强走了过去,把黄强丢掉的棍子捡起来,塞到了他手里,然后拍拍黄强的肩膀说,“来,拿着棍子!魏小志是我师弟,师弟犯事儿,师哥替他抗,可以吧?你用手里的棍子,把我打进医院,让我躺上一个多月。放心,我不会还手。”

  黄强拿着棍子,整个人都呆住了,他脸上还带着原来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很僵硬,看起来特别有喜感。

  “这……强哥,你这是……”

  “来,我的强哥,”徐百强笑了,“有事儿,朝我招呼。来啊,来啊!”徐百强一声吼,吓得黄强整个人都坐到地上了。

  愣了片刻的神儿,黄强才反应过来,把手里的棍子一扔,抱住了徐百强的小腿,哭道:“强哥,我错了,魏小志跟我的事儿,就此一笔勾销!您别生气,我好好跟魏小志合作,肯定不再出幺蛾子了……”

  徐百强叹了口气,弯腰拍拍黄强的肩膀,说:“起来吧,让你的人散了,你去我们那里喝一杯。别哭了,那么多人看着,净给我丢人!”

  说着徐百强还指了指旁边围过来的几个服务员。他们都是怕黄强来闹事儿,特地过来看着的。

  黄强擦了擦眼泪,站起来说:“是,强哥。”然后转身,对着他到来的人一挥手:“强哥说的都没听到吗?快回去!”

  “是,是!”那些人松了口气,屁滚尿流就跑了。

  徐百强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去,坐桌子上。”

  “这……”黄强有些不好意思,“强哥,这不妥吧……我怎么能坐在那里……”

  “让你去,你就去。”徐百强拍了一下黄强,把他推了过去。

  酷匠h网A√首t“发》

  黄强看了花少一眼,花少点了点头,黄强这才惴惴不安地坐下了。我心说,徐百强这一手先给一棒槌,再给一甜枣玩得真好。这么一整,黄强是妥妥的不敢翻什么浪花了。

  正当徐百强也要回来坐下的时候,那些服务员身后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强子,你可是真能惹事儿,好不容易来一次,还整出那么大的动静,我还以为有来砸场子的呢。”徐百强停住了,转过身去。

  我也朝那里看了看,只见那写服务员纷纷散开,让出了一个空档,露出了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大概四十来岁吧,和王忠义差不多,脑袋上没几根白头发,皮肤也挺好,一看就是会保养的人。他端着一个高脚杯,杯子里是葡萄酒,但是我对葡萄酒没有见识,也不知道他喝的到底是什么。

  那中年人身旁,还站着四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穿着近身背心,肌肉虬结着,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天挺冷的,这几个汉子站的笔直,动都没动一下,身体素质可见一斑。

  这几个汉子,明显都是在碧塔酒吧楼上镇场子的,也是店老板养的打手。那么,这个穿唐装的中年人,应该就是碧塔酒吧的老板了。

  果然,徐百强见到他之后,立马就笑了,拱拱手说:“原来顾叔叔在啊,我还以为你在家修养着呢。最近身体怎么样?改天,我和我爸去您家里看看您。”

  我悄悄拉了花少一下,问:“这个人是谁?”

  花少皱着眉头说:“碧塔酒吧和银河网吧幕后的老板,顾东升。以前也是一个大混子,但是前几年争地盘,输了,就自己靠着底子,开了银河、碧塔,挣了不少。听说手里还有几家其他的产业,但是这个老狐狸挺精的,谁也不知道除了银河和碧塔,他手里还有什么。”

  顾东升,这个名字我觉得挺耳熟的,想了好久才想起来,曾经王峰和大宝给我提到过这个人。当时大宝说,王峰在汽车站混的时候,用那跟钢管打了不少人,其中,就有这个顾东升。显然,顾东升是王峰的手下败将。不过,能混到这种地步,顾东升还是很有能力的。

  这种人,我暂时还说不上话,只能让徐百强去说。看他的态度,虽然不满黄强带了人和家伙儿来碧塔酒吧闹事,不过,他挺给徐百强面子的,也没刁难。

  见徐百强跟他说话,顾东升摇了两下手里的酒杯,说:“算了吧,你爸的那脾气,我跟他不对付,你少拉他去我家霍霍我。以后让你的人注意着点,这楼上楼下的,还让我跑一趟。得了,你们年轻人自己玩,我先回去了。”

  说着,顾东升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就要上楼了。那几个打手也跟着,寸步不离。徐百强高声道:“得罪了,顾叔,我们以后注意着点。”

  顾东升摆摆手,头也没回,带人上了二楼。

  那些服务员见顾东升都走了,黄强的人也全离开了这里,就散去了。

  徐百强松了口气,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黄强没经历过和社会上的大混混打交道的事儿,顾东升出来,虽然没和他说话,但也是他惹出来的。所以这会儿,他早吓的面无血色,比被徐百强骂的时候还不堪。

  见徐百强回来,黄强立马就站了起来,哆哆嗦嗦地说:“对……对不起,强哥,给您添麻烦了……”

  徐百强摆摆手,说:“没事儿,都是熟人。以后记住了,外面不是学校,别带着人得得瑟瑟乱招摇,尤其是酒吧、网吧、洗头发这种地方,没有几个镇得住场子的人撑腰,他们不可能开得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