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接去了碧塔酒吧,连人都没有带。如果是以前,我是万万不敢这么就去见花少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花少想弄死我,上次在空地上,单单黄强就能让我躺上几个月。

  因此,我也不怕花少带人埋伏。

  到了碧塔酒吧,我找了个地方就坐下了,一看才十二点多,花少也就刚刚下课而已。我点了两瓶最便宜的酒,花了快一百块钱,就坐在那里,一点点喝着,消磨时间。

  “哎呦,魏小志!”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我一把,我转头一看,就笑了。碧塔酒吧,我也就她一个熟人——小琪。

  小琪直接坐在了我对面,笑吟吟地说:“魏小志,怎么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我笑了笑,说:“约了人来谈点事儿,以为你是晚上的班,也没找你。而且,你不是也没给我电话吗。”

  小琪说:“嗯,一般是晚班,不过,今天我找人换了。手机号啊,这个……我好像确实没给过你,给你打了两次电话,还都是拿你朋友的手机。”说着,小琪吐了吐舌头,“把你手机给我,我给你我的手机号。以后再来这里,先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免了酒水钱。”

  我把自己的诺基亚6700S给了小琪,笑道:“以后再来,肯定给你打电话,但是酒水钱就算了,你是服务员,免酒水钱的事儿,也挺难做的。”

  “不难做,不难做!”小琪把她的电话存了进来,手机放在了桌子上,“手机挺不错的嘛,今年最新款,而且……”小琪笑了,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我一看,竟然跟李雨柔用的那个一模一样!

  “咱们还是情侣款的!哈哈。”小琪把我们两个的手机放在了一起,同一型号,两种颜色,看起来很般配。

  我笑了笑,说:“你手机跟我媳妇儿的一模一样。”

  小琪笑道:“是吗,手机还用情侣款的,你们真恩爱,连我都羡慕你们了。可惜啊,我还孤家寡人一个,也没人跟我用情侣手机。”

  还真是看不出来,小琪竟然也是单身。我本以为,像她这种长得漂亮,性格外向,还会玩的女生,肯定都已经脱单了。

  我和小琪闲聊了一会儿,都是关于日常的小事儿的。其中,我和李雨柔的事儿,她问得最多。而且,问题都很小白,比如一些“你们平时走路手拉手吗?”、“吃饭的时候要不要在一起?”、“饭钱都是谁来掏?”之类的。这样更加让我确定,这个顾安琪,可能连恋爱都没谈过!如此一脸向往,却什么都不懂,明显就是一个连和男生拉手都没有过的小女生。

  大中午的,人也不多,小琪就坐这里陪我唠了十几分钟,外面一个人就过来了,我一看,正是花少。我招了招手,让花少看到了我的位置。

  小琪见我约的人来了,直接就站起来,笑着说:“那你们先忙吧,我去工作。回头你忙完了,叫我一声,我还想跟你聊一会儿。没想到,谈恋爱里,有那么多门道。”

  我苦笑着说:“其实我也不是很懂。”

  “那也比我懂得多。行啦,我走啦。”说完,小琪笑着冲我摆摆手,然后马尾一甩,和花少错身而过,就离开了。

  花少回头看了小琪一眼,没多说什么,就坐到我前面了。

  我把一瓶没开的酒推了过去,给花少。

  说起来,我跟花少,还真没像这样坐一起好好谈过,如今他坐在我对面,我总感觉怪怪的。

  花少看了那瓶酒一眼,说:“你倒是挺省的嘛,点了两瓶最便宜的。”

  我笑着说:“哪里比得上花少有钱,就这么两瓶酒,还搭进去我一个星期的饭钱呢。”

  花少直接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三瓶中档的酒,然后抱着膀子说:“你现在,好歹也是一中的一个老大,还能缺钱?随便收点保护费,也得有千八百的吧。”

  我摇摇头,说:“找兄弟要保护费,这事儿我干不出来。”

  花少笑了,说:“谁让你找兄弟要了?咱们学校里,有没有被人欺负的?你说说,他们要不要人保护?几十几百块钱的,你让自己手底下的兄弟帮他搞定,双方都有利,不好吗?”

  我突然就想起了刘亚龙来,专职打手,一次一百。没想到,花少手底下的人,竟然也干这种买卖。“你说的这个,我还真没想过。”

  花少说:“你涉世不深,现在外面的社会,基本上有很多都是这样的。而且,我们这么做,也没有什么不可,帮弱者找场子,也算是劫富济贫的一种方法了吧。”

  “可是,这对被你们打的人来说,有点不公平吧。无缘无故的,你们就去打人。”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自己不作,也不会有人委托我们找他。行了,好好的,跟你说这个干什么,你混你的,我混我的,两不相干。”

  花少说完,服务员就把酒送上来了。一共三瓶,花少推给我一瓶,自己开了一瓶,还有一瓶,就放在了另一个座位旁边。甚至,花少还站起身,把那座位的椅子拉开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过来。

  我问花少:“怎么,还有其他人过来?”

  花少说:“是,我还请了一个老前辈过来,一起谈谈两个星期后,和二中打定点的问题。”

  我很好奇,花少说的老前辈,到底是谁。

  过了约有半个小时吧,随着外面一声汽笛声,一辆奥迪Q5停在了外面的停车位上,我终于知道了花少口中的“老前辈”到底是谁了——徐百强!

  没想到,花少竟然把徐百强也找来了!

  徐百强进来,看到了我们,直接就坐在了花少拉开椅子的那个座位上。

  我叫了徐百强一声:“师哥!”

  徐百强笑着点点头:“行了,前几天的事儿我都知道了,我还在初中部的时候,就听说了郭钊宇这号人,挺猛的,你们输给他,不丢人。但是,他要是觉得赢了一场定点,就能看不起一中了,这我就得给他一个教训!”

  4z酷8匠zS网首8&发Q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