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拍了个片子,确认没什么大事儿了之后,就被医生放回去了。而胡鼎却还得再呆一天,因为他昨天脑袋上的血实在太吓人了,必须得再拍一个CT,看看颅内有没有淤血什么的。

  胡鼎也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千万别告诉他爸,不然,他爸非回来让他转学不可。

  基本上,第二天的时候,我们的人都已经出院了,唐栩也是,脑袋包得跟高尔夫球似得,真怀疑,他是不是从灯里被搓出来的。他直接跟着应语彤回家养着去了,说该商量事儿的时候,尽管叫他,他一定会赶过来的。

  显然,二中那边,他暂时不能露面了,因为我们昨天输了,唐栩又是二中的,他一出现在二中,郭钊宇的人铁定是不会放过他。现在的唐栩,弟兄们基本都回家养着了,他就是一个光杆司令,回了学校,也是被打,倒不如跟应语彤回家快活两天。

  定点打输了的事儿,并没有对唐栩造成什么影响,这小子临走前还搂着应语彤跟我们得瑟:“哥几个,你们慢慢且养着吧,我跟我媳妇回家快活两天!”

  我们一人呼啦了他的大脑袋一下,让他赶紧滚蛋。当然,也没多用力,毕竟他也是个病号。

  中午的时候,我就跟楚生回了胡鼎家,跟着我们的,还有请了假照顾我们的李雨柔。午饭也是李雨柔做的,两三个小炒,很有味道,我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看到李雨柔穿着围裙忙里忙外的,真有种娶了她的冲动。

  吃完了饭,胡鼎给我们打了电话,说他那里也完事儿了,估计,晚上就刑满释放了。我和楚生笑着说,等你回来,咱们在整两瓶,晚上嗨到半夜两点。胡鼎乐呵呵地就同意了,说让我们不用管了,他回来的时候,把啤酒、花生米什么的都带着。

  李雨柔就骂我们,说:“我还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明明输了,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J最新x章w$节√上*酷匠…网)

  我笑着搂过了李雨柔,说:“媳妇儿,其实你想想,虽然我们输了,但是也是输给了郭钊宇,不丢人。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没被打散,这也算劫后余生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开心的呢?”

  李雨柔说:“我发现,认识唐栩对你们的改变还真是挺大的,你们比以前乐观了不少,嗯,不对,应该是神经大条了不少!”

  我和楚生相视一笑——还真是,自从认识了唐栩之后,似乎所有的事儿都不算事儿了,明明我们输的那么惨,却还能发现让自己开心的地方,一直乐观下去。

  李雨柔突然说道:“对了,你们说,是花少最后和郭钊宇闹掰了,才救的你们。那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和郭钊宇的事情怎么解决,和花少以后又怎么相处?是敌人,还是当盟友?”

  李雨柔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我也不禁陷入了沉思。

  本来,我们和花少积怨很深,一是因为花少意图扛起一中,而我们是他最大的绊脚石。二来也是因为大家两方人斗了那么久,几乎下面很多人都打过架,不是这个打了那个,就是那个堵了这个。这,也是我们两拨人见面就要干一波的主要原因。

  可以说,我们手底下的人,一大半都被花少带人打过,花少那边同样如此。

  所以,我们两拨人一定是要斗个你死我活的,想要和解当盟友,一同对付郭钊宇,很难。

  不过,昨天花少跟黄强说的话也有道理,比起我们和他的恩怨,一中的荣誉更重要!

  自己的学校,就是这样,自己每天都在骂它,却不能容许别人骂他一句!郭钊宇看不起一中,我就必须得让郭钊宇见识见识我们一中学生的厉害!

  我觉得,我们这拨人的确打不过郭钊宇,但是,如果五十个人里,加上花少,加上黄强、王亮、马勇他们的话,胜负,真的不好说了!

  楚生似乎看出了我在想什么,就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小志,放心吧,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也好,胡鼎也好,都会听你的。”

  我笑了一下,说:“具体的,再让我考虑考虑吧。明天我把花少约出来谈一谈,究竟是和花少一起对付郭钊宇,还是让花少自己和郭钊宇狗咬狗,明后天的,我说出我的决定。”

  楚生点点头,说:“嗯,行。不过,我相信,你的意见,就是大家的意见。你说两个星期后的定点打,那我们就打!”

  “好兄弟!”我伸出了拳头,笑了。

  楚生也跟我对了一下拳头,没多说话。

  到了晚上,胡鼎果然就回来了,身上大包小包的,都是凉菜。啤酒什么的,他没手拿了,就让我和楚生去旁边的超市般一箱过来。

  到了晚上,胡鼎也没二话,接着酒,就说了一句话:“昨天花少和郭钊宇的事儿我都知道了,这事儿,我不拿主意,都听你的!”

  我跟胡鼎碰了碰瓶子,直接周了大半瓶。

  我们喝酒吹牛逼的时候,李雨柔也在旁边,嘱咐我们身上还有伤,别喝太多。我们听了话,也不怎么喝了,开始吃菜。到了十点多的时候,李雨柔挺不住了,先回去睡了,就剩我们三个,还在继续。

  我们边啃鸡爪子,边吹牛逼,说自己昨天有多猛,也不知吹到了几点,都一个个困的不行,爬桌子上就睡了,要不是半夜李雨柔去上厕所,见我们一个个这副样子,把我们叫了起来,回到自己的房间,我们可能真的就这么睡一晚上了。

  第二天,李雨柔一大早就上学去了。这也是我昨天让她回去的,因为我们没什么大碍,所以也不用什么人来照顾。

  我十一点多爬起来的时候,胡鼎和楚生都没醒呢,我也没叫他们,就给花少打了个电话过去。

  花少似乎知道我要给他打电话,接了之后直接就问:“时间,地点。”

  我想了想说:“碧塔酒吧吧,我马上就过去。”

  花少说:“行,等我一会儿,我放了学打车去。”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