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少所有的人都来了,我还看到了张磊在其中,一脸焦急地看着我。

  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自然引起了郭钊宇他们的警觉。郭钊宇带着金敏、叶子林从战圈中就走出去了——胜负基本已定,除了胡鼎依旧勇猛,没有被人干翻之外,我们这里所有能打的人都基本全倒了。所以他们三个不需要再压阵。

  花少他们也没离太近,就在不远处站住了,抱着膀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的人一个个倒下。

  郭钊宇见花少不是来救我们的,警惕之色少了不少,手握两根甩棍,问道:“你们是一中的?来这里干什么?”

  花少笑了笑,说:“我们是来替你们收拾垃圾的。放心,你们打定点,我懂规矩,不插手。等你们走了,我再带人上。”然后,自己点了根烟,静静等着郭钊宇和我们的定点打完。

  显然,花少就是冲我们来的!也不知道花少是怎么知道我们和郭钊宇约在这里打定点。

  我们今天,除了输给郭钊宇,还要再跟花少打一场吗?我苦笑了下,看了看周围,我们的人已经就剩下十几个了,围在胡鼎周围,抵挡着数倍于他们的敌人。

  估计,等郭钊宇的人一走,我们能站着的,也没有几个了吧。到时候,在面对花少百十多号人,后果可想而知。

  今天,我们就要被打散了吗?

  我不甘心!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提着开山刀,又撂翻了两个人之后,再度被踹倒在地上,然后无数棍子就砸在我身上,疼得我动弹不得,连嘴里都全是血。

  我一个人,根本左右不了局面。看来,我们今天,也是最后一次在一起打架了。

  ,更新最}$快!上酷d_匠‘网oD

  最终,胡鼎他们那里的人,也被抡翻了,就剩胡鼎一个人。胡鼎不知道从哪里抢了两根钢管,一连抡倒了四五个人,其他人见胡鼎似乎根本就不知疲惫,都怂了,把胡鼎围了起来,却没人敢上。

  胡鼎抿着嘴,头上不知什么时候被砸开了一个口子,血“啪啪”地往下滴,连衣服都浸透了。

  郭钊宇的人,就像是是围住了猛虎的群狼,也不上,就这么找寻着胡鼎的弱点。只是,胡鼎有底子,时刻都让自己保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防御的状态,让他们找不到机会。

  我突然很想哭,第一次发现,一直都和楚生一起逗比,给我买伟哥、蓝杜特、保健内裤,一直叫我“小志哥”的胡鼎,竟然那么爷们!

  我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喊了一声:“胡鼎!”

  胡鼎本来严肃的脸上,立马有了笑意,然后他挥舞起了手里的钢管,就朝我这里冲。郭钊宇的人没敢拦他,就让他冲到了我身边,然后围住了我们两个。

  我看到胡鼎就站到我旁边,背对着我,说:“小志哥,还行不行?”

  我吐了口带血的痰,说:“妈的,你都行,我当然行!扶我起来,让我再砍两个人!”

  “嘿嘿,好嘞!”胡鼎蹲下来,就把我扶起来了。

  胡鼎露出了破绽!郭钊宇的人见机都冲了过来。

  胡鼎把开山刀塞在我手里,笑了笑:“志哥,起来,咱们哥俩,干完了他们,还得干花少呢!”

  话音刚落,两棍子就落在了胡鼎的背上。胡鼎的身体晃了一下,也没倒,直接就站起来,手里的钢管就砸过去了,抡倒了打他的两个人。我也大喊了一声,举着开山刀,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劈了下去。

  我们两个确实是负隅顽抗,但是,我们不想认输,我们认输了,这些躺在地上的兄弟怎么办?郭钊宇和花少,会让他们躺在医院里,三个月都出不来的。

  郭钊宇在外面,看着我们,皱了下眉头,拎着甩棍就过来了。我刚要提醒胡鼎小心,自己就被人一棍子又放倒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郭钊宇一脚踹在胡鼎的后背上,然后旁边几个人一人一棍子,就落在胡鼎的头上。胡鼎就算是铁打的,此时也该倒下去了。他脑袋上的血把他整张脸都糊住了,尤为吓人。

  郭钊宇把手里的甩棍一扔,骂了一句:“妈的,属蟑螂的吗?能撑到现在?”说着,在已经昏迷了的胡鼎身上踹了两脚。

  然后郭钊宇又走到我旁边,扯着我的衣领,就把我拽起来了,又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把我踹倒:“还有你,挺能打嘛,但是有什么用,你再起来啊?妈的!”

  踹完我之后,郭钊宇就自己掏出了一根烟来,也没点,就叼着,在我身上干净的地方,蹭了蹭手上的血。

  胜负已经定了,我们的人,都躺在了地上。虽然郭钊宇的人也倒了将近一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就是输了。

  郭钊宇招招手,他的所有人都围了过去,一些受了伤的,被人扶着,或是掺着,也都过去了,剩下的,都是我们的人。

  郭钊宇看了看他的人,皱了皱眉,说了句:“点子还真是挺扎手了,折了那么多兄弟。”

  花少见郭钊宇已经停了,就带人走了过去。

  花少叼着烟,眯着眼睛说:“这就完了?不多打一会儿?”

  郭钊宇笑了笑,说:“累了,不打了,让给你们。但是,人我都给你们,你们别让我失望,我希望接下来的三个月,再也不会见到他们这群人中的任何一个人,懂吗?”

  花少点点头,说:“行,放心吧,我最近三个月也不想见他们。”

  郭钊宇把地上的运动服捡起来,搭肩上,喊了声:“哥几个,都走吧!”

  “好!”郭钊宇剩下的人吼了一声,似乎依旧生龙活虎。尽管如此,也难以掩饰他们的疲惫。

  郭钊宇和花少的人错身而过时,郭钊宇又回头看了我们一眼,不屑地笑了笑,说:“这就是一中的水准?也就这么回事儿吧。真不知道,徐百强在这群垃圾里混得出人头地,能有什么好骄傲的。充其量,不过是个厉害点的垃圾而已。”说完,就要带人走。

  “等一下!”花少突然叼着烟就笑了,叫住了郭钊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