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摇摇头,说:“郭钊宇我插不上手,但是休息我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多弟兄还在拼命,我受的这点伤,算得上什么?”说着,猴子又用左手抄起了一块板砖,“这个牛逼的我打不过,但是敲敲小马仔的黑砖还是可以的。郭钊宇你们来对付,我下去帮兄弟们!”

  我点点头,说:“行,郭钊宇的人都挺厉害的,你小心点。”

  “放心吧,志哥。”说完,猴子就窜出去了。

  我转头一看,看见唐栩和胡鼎正和郭钊宇干着呢。郭钊宇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一根棒球棍,和唐栩对着抡,毫无章法可言,全部都是暴力美感。在这种对拼体力和力量的较量下,唐栩明显和郭钊宇差太远了,才几下,手里的棒球棍就被碰飞了,要不是胡鼎一脚把唐栩踹爬在地上,郭钊宇一棍非落在唐栩头上不可。

  我见胡鼎和唐栩落了下风,大喊了一声,就冲了过去。郭钊宇回头就是一棍,我手里的开山刀也砍过去了。

  “咔——”两者相碰,我就觉得握着开山刀的手的震麻了,一点直觉都没有。但是,我的手还是紧紧握着,没让开山刀飞出去。

  而郭钊宇的棒球棍,直接就折断了,郭钊宇一松手,断成两节的棍子就飞了出去,反震的力道也没传到他手上。

  郭钊宇往身边退了两步,我也趁着这个机会和唐栩、胡鼎站到了一起。郭钊宇笑了笑,把自己的运动服就脱了:“魏小志,可以啊,才多长时间,力量、身上进步了那么多,再给你两年,我都未必打得过你。”

  我见郭钊宇直接就把脱下来的运动服扔地上了,就笑着说:“我以为你和徐百强一样,不管怎么打架,身上的衣服永远一尘不染呢,原来,你没这个规矩。”

  郭钊宇说:“徐百强是徐百强,我是我,我不会活在别人的影子之下。等我去了一中,第一个要干翻的,就是徐百强!”

  “你还不配。”我轻描淡写地一句话,终于是让郭钊宇脸上有了丝怒气。

  郭钊宇从腰间掏出了两把合金甩棍,在手里挽了个花,说:“很多人都说,我在走徐百强的路,其实不是。没错,我现在,和当年的徐百强一般无二,但是,我的潜力比他更大。他徐百强在一中就止步了,到现在也没混到扛起一中的地步。等我过去,扛了一中,让你们心服口服!”

  看得出来,所有人都拿郭钊宇和徐百强比,听让郭钊宇郁闷的。这就像是他们两个人同样考了一百分,结果因为徐百强的卷子比较难,所有人就都说徐百强比郭钊宇厉害一样。

  我没心情跟郭钊宇掰扯他和徐百强谁更厉害的问题,而是盯着他手里那两根甩棍犯了难。这种甩棍就跟虎爷的打手用的一样,磕碎砖头都轻而易举。要是被这玩意儿砸到,伤筋动骨都是轻的,万一脑袋被抡到,直接脑震荡!

  唐栩神经大条,从脚底下捡起一快板砖就扔过去了,骂了声:“怕什么,我挨着,你们打!”

  郭钊宇一甩棍就让那砖头开了花,唐栩大吼了一声,就扑过去,一把抱住了郭钊宇。郭钊宇皱了下眉头,一膝砸在了唐栩肚子上,唐栩当时就软了,但是手里的劲儿没泄下来,还是紧紧抱着。

  我和胡鼎见机会难得,也冲过去了。我一刀劈向了郭钊宇的胸口,郭钊宇一个铁板桥,直接躲了过去。胡鼎没客气,一脚就踹郭钊宇的腰上了。唐栩手一松,郭钊宇直接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爬起来。

  我们本想乘胜追击,但是另一边的金敏一个过肩摔,把于扬放倒之后喊了声:“来几个人,掩护郭哥!”虽然楚生一脚让金敏住了嘴,但是七八个郭钊宇的人听到了,直接冲了过来,挡住了我、胡鼎、楚生。

  郭钊宇的这些人,一个个身上了不得,比猴子强多了。因此,虽然我们前面就七八个人,竟然也挡住了我们,让郭钊宇提着甩棍,冲入了我们的人群中。

  “草!”胡鼎骂了一声,一拳就抡翻了挡在我们前面的人。

  和他们打,比和郭钊宇打轻松多了,七八个人,我们两三分钟就全部放倒了。我和唐栩挨了几脚,胡鼎有功夫,没吃到什么拳头。

  更V\新$最*快/上、/酷匠网1

  等收拾完了他们,我们便发现,郭钊宇已经狼入羊群,拎着甩棍,一棍一个,放翻了我们不少弟兄了!

  我们最能打的几个人,比如胡鼎、我、小五、豆豆等,都被拖住了,根本没人阻止地了郭钊宇!

  环顾四周,小五和豆豆也没能打得过叶子林,豆豆已经倒下了,小五正跟叶子林死磕着,一人一棍相互抡着,都满身是血。不过,谁都看得出来,小五先倒下,这是迟早的事儿。

  楚生和于扬,倒是能和金敏打个平分秋色,不过,随着我们倒下的人越来越多,逐渐有人开始帮金敏,楚生被一个人抡倒了,直接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剩下的于扬,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放眼望去,倒在地上的,大多数都是我们的人,除了因为有一个郭钊宇在的原因之外,最主要的,就是我们的人和郭钊宇的人相比确实差了不少。

  唐栩也说了,五十打五十,我们的胜算,微乎其微。如今,一切都应验了唐栩说的话。

  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我、胡鼎、唐栩眼睛都红了,哪里管什么战术不战术的,抄着家伙儿就上了,只要是郭钊宇的人,就往死里招呼。

  整个场面乱的不可收拾,我就在战圈里,手里的开山刀不断地招呼着人,哪怕手臂累的都失去知觉了,也没停下。因为我一旦停下,就多一个兄弟被人放倒。虽然明知道会输,但是我不甘心,一点都不甘心!

  胡鼎和唐栩,早就和我分开了,大家各自找了一个方向,一起往外打。没冲出去多少米,我就因为体力支持不住,被人一棍子抡倒了。

  倒在地上,我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却发现一个更加令人绝望的一幕——花少,带着百十多号人正往这里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再说一次,明天可能两更,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