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后,那些人也围了上来,整个空地的出口,都被堵上了。

  我攥紧了拳头,手心里全是汗。唐栩的计划落空了,最终,我们还是得正面面对郭钊宇的五十个人!可是,郭钊宇的这些亲信,一个个都比我们的人厉害,要是就这么打起来,我们赢得希望微乎其微。

  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兄弟们,一个个手里抓着棍子,没有一个人眼中有惧色,有的,只是郭钊宇让他们滚下的愤怒。

  都是响当当的汉子,谁会给别人跪下!

  我站了出来,把早就准备好的那把没有开锋的开山刀给抽出来了,指着郭钊宇:“这个问题上次不是已经给你答复了吗?少他妈废话,都是五十个人,我们未必怕了你!”

  我身后的人也开始嚎了起来:“就是,装什么逼,要打就打!”

  “老子要是怕你,就是狗娘养的,装逼犯!”

  “一会儿动起手来,看老子一棍子抡死你!”

  ……

  郭钊宇丝毫不为所动,淡淡地说:“那就是要打喽?”

  郭钊宇话音一落,他们的人纷纷掏出了家伙儿,有棍子、水管、拳套、铁链子……明晃晃的,很刺眼。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唐栩突然喊了一声:“等等!”

  所有人都不骂街了,看着唐栩。

  叶子林笑了,说:“怎么,现在想要求饶的话,太晚了。”

  唐栩没呛叶子林,静静掏出了根烟,自己点上了,然后说:“你们先把王小虎放一个安全的地方,他都那样了,别一会儿咱们动起手来,伤着他。”

  “行。”郭钊宇一挥手,我们身后的人就把王小虎,还有几个同样是唐栩派过去的人都放在了空地的墙边,让他们在那里躺着。

  郭钊宇说:“好歹也兄弟一场,我不难为他们。怎么样,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唐栩没回答,缓缓抽了口烟,看了我们几个一眼,苦笑道:“哥几个,对不起了,拉你们下了这趟浑水。”

  我笑了:“那里的话,兄弟有难同当嘛。”

  胡鼎也说:“对啊,有事儿兄弟一起抗。没扛过事儿的,算得上兄弟吗?”

  7m酷"匠}V网!永‘》久(免%~费看#!小"C说

  于扬因为蓝亦的事儿,和唐栩隔阂挺大的,此时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拍了拍唐栩的肩膀,意义不言而喻。

  唐栩就笑了,把烟一扔,用脚踩灭了,拿着自己的棒球棍,喊了声:“兄弟们,就算对方是郭钊宇,咱们能怕吗?”

  “不怕!”没有一个人掉链子,都齐齐的回答了。

  唐栩一挥手里的棒球棍:“对,男人不怂!兄弟们,冲吧!今晚,不管胜负如何,能动的,饭店KTV足疗馆一条龙,老子兔爷全请了!”

  “好!”不光是我们身后的兄弟们,就连我、胡鼎、楚生他们,也都被带动了情绪,喊了起来。

  郭钊宇不屑地看着我们,嘴里吐出了一个字:“上!”

  然后,我们前后两拨人就开始往我们这里冲。我们的人也分成了两批,迎向了他们。

  大战,直接开始了!

  我们这些带头的,直接就往前冲了,因为叶子林和郭钊宇、金敏都在前面,除了我们几个,一般人也对付不了他们。

  我们这帮人冲得很猛,直接就和最前面的郭钊宇三人组遭遇了。我、唐栩、胡鼎、猴子找上了郭钊宇,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谁都懂,郭钊宇不仅身手好,也是对方的精神支柱,如果能把他先抡倒了,我们打起来将会容易很多。

  另一边,小五本来就和叶子林有仇,两人由拜把子的兄弟反目到现在的关系,着实让人唏嘘。豆豆和小五关系好,直接和小五一起,抄着钢管就朝叶子林那里抡。但是叶子林身上比这俩人都好,手里一根甩棍上下翻飞,活活压制住了小五和豆豆两个人!

  剩下的楚生、于扬,自然而然的找上了金敏。这个瘦瘦弱弱,带着眼睛的“智囊”金敏,身手也不差,柔道五段,我都曾不小心被他一招制服。楚生虽然身手也不错,能打两三个,但是和金敏比,就差一些了,上去本想出脚踹金敏的,却被金敏直接抱住了脚踝,然后摔了出去。

  整个场面全都乱了套了,郭钊宇的两拨人和我们的人都混在了一起,到处都在打架。最后,所有人的打红眼了,只要不认识的,拿棍子就抡。棍子折了,捡起砖头接着抡。

  我、唐栩、胡鼎和猴子,也不管其他地方多乱了,就找准了郭钊宇,死缠烂打。

  不得不说,郭钊宇身手实在太好了,就算我们那么多人,其中还有胡鼎这个算得上“半个练家子”的人在,依旧压制不住他。

  猴子抄着板砖上了,郭钊宇看也不看,一拳就把猴子手里的板砖给砸碎了,而且那一拳的力道丝毫没有因为锤碎了板砖而减弱多少,又扣住了猴子的手,把猴子的手腕反关节一拧,即使是我,都听到了“嘎嘣”一声脆响。

  猴子冷汗直接就下来了,一下子顺着郭钊宇的劲儿坐倒在地上。郭钊宇又是一膝,直奔猴子的后脑勺。我心里大急,手里的开山刀贴着猴子的脑袋,就劈向了郭钊宇的膝盖。

  就算没有开锋,这一刀下去,也足以让郭钊宇行动能力大打折扣。能劈出如此精准的一击,和我每天晚上都练半个小时刀是离不开的。对于手里的这把开山刀,我也摸到了些门槛,握着它,有种它就是自己手的延伸的感觉。

  郭钊宇没敢硬碰我的开山刀,本已经提起来的膝盖又收了回去,变成了一记回旋踢,踢在了他身后,想要偷袭他的唐栩的肩膀上。

  唐栩直接就被踢退了好几步,我也趁着这个机会,把猴子从地上拉了起来,让他离郭钊宇远一点。以猴子的身上,在这里根本插不上手!

  猴子面色惨白,抱着自己的手说:“对不起的志哥,给你们添乱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不怪你,郭钊宇身手好的很,连胡鼎、刘亚龙都不是他的对手。你手受伤了,先歇一会儿,别离他太近,我和胡鼎、唐栩搞定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