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郭钊宇定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准备了这么一天,等我们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三点半了。提前来,这也算踩踩点,一会儿打起来,好找个有利地形什么的。

  这个空地,很开阔,到处都是砖头,我们准备的棍子万一折了,还能抄起两块板砖来拍人。见到这个,猴子立马就笑了,说:“这个地方好,算是我的主场了。在这里,我能打三个!”

  我们都笑了。认识猴子比较早的人都知道,猴子当年一手板砖玩得还可以,敲翻了不少人。从那以后,猴子打架,基本都是用板砖,也算是他的一个标志性武器了。

  我们起哄说,一会儿让猴子抄着板砖先上,我们给他压阵。猴子脸当时就白了,说他还是跟我们一起冲比较好。

  空地上有六根码在一起的水泥管子,正好可以当一个坐的地方,我、胡鼎、楚生、猴子、唐栩、小五、豆豆就坐过去了,其他人也靠在这里,所有人一起抽着烟,等着郭钊宇的人过来。

  我边抽烟,边问唐栩:“怎么样,你的眼线那边是怎么说的?郭钊宇到底有没有什么底牌?”

  唐栩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说:“没回我,看起来应该没出什么事儿。一会儿动起手来,他们的人会有帮咱们的,让咱们的人看着点,凡是对面临时反水的,都是自己人,千万别招呼!”

  我点点头,都吩咐下去了。决战的时间已经快到了,唐栩也没接到郭钊宇那里有什么异常的,似乎,一会儿的战斗,我们已经差不多稳操胜券了。

  但是,我总觉得心上吊了什么东西,让我惴惴不安。直到现在,金敏都没有做出什么反击的动作,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去找南谛那个老骗子算上一卦。这个念头刚刚出来,我就笑了——什么时候自己和也刘亚龙那孙子似的,神神叨叨的了?

  我们就这么等着,快四点的时候,空地上,来了另一波人——郭钊宇!

  郭钊宇依旧是一身蓝色运动服,头发梳得很油亮。我看了看他身后,果然,只有二十来个人。

  看到这里,我松了口气:看了,唐栩的计划成功了,那些被坑进去的人,都没有放出来,而且郭钊宇也没找到什么帮手。

  不过,唐栩表情却不正常起来,死死盯着对方带头的人——郭钊宇、叶子林,金敏,嘴里喃喃自语:“坏了,坏了,要出事儿……”

  我悄悄拉了一把唐栩,小声说:“兔子,你怎么了,郭钊宇志带了这么点人,不是在你计划之中吗?”

  唐栩看了我一眼,说:“你又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

  我看了朝我们这里走来的郭钊宇他们,皱了皱眉头,说:“没什么异常的吧,要真要说异常,那就是郭钊宇没有带上王小虎。”

  “对!”唐栩苦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真的出事儿了。因为,王小虎就是我安排到郭钊宇身边的人!”

  唐栩这么一说,我们几个听到的人都吓出了身冷汗。

  王小虎是唐栩的人,这个消息本来就让人很震惊了。但是更让我们震惊的是,今天,王小虎没来!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王小虎可能已经暴露了,也就是说,王小虎送给唐栩的消息,可能都是金敏故意让王小虎知道,然后去迷惑唐栩的!

  那么,看起来且战且胜的我们,实际上,一直都在金敏的手掌心中,从来没有逃出去过!

  郭钊宇带着他那二十多个人,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停下了。郭钊宇没说话,金敏走了出来,看了我们一眼,笑道:“不错不错,一个个都是爷们,郭钊宇的定点也敢来打。”

  唐栩咬了咬牙,也站了出去,问道:“王小虎呢?!”

  金敏指了指我们身后,笑着说:“回头看。”

  我们所有人都回头,却见空地的另一个出口那里同样走来了二十多个人来,架着几个血淋淋的人,其中一个,正是王小虎!

  我皱起了眉头,因为按照唐栩的计划,郭钊宇是找不来那么多人的。两拨人加一起,肯定是够五十个了!

  仔细看了看那些从后面过来的人,我就明白了——他们都是唐栩先后坑进去的那些人!

  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他们不可能在今天都被放出来吗?

  我看向了唐栩,唐栩的脸色铁青,显然今天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金敏看了看我们,说:“唐栩,真是好手段,真是没想到,王小虎跟了我们那么久,竟然也是你的人。你这盘棋,下得不错,可惜,你找错了对手。如果你聪明一点就会想到,在你眼里,我金敏之所以没有反击,是因为我的反击,你根本看不到!”

  唐栩冷笑了一下,说:“不愧是金敏,看来,想跟你斗,我还差得很远。”

  金敏点点头,说:“你还算可以了,说实话,开始在网吧把我们的人坑进去的时候,确实打了我一个手足无措。从那时起,我就怀疑,我们身边可能有奸细,于是,我设下了一个圈套,就是派人打你们那边于扬那一次。没想到,王小虎果然中计了。然后,我将计就计,又演出了在医院里的那一幕,让你以为,我们已经被你的连环计,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其实,在号子里蹲着的人,我们早就可以捞出来,因为郭钊宇他家里有人,保释几个学生,简直轻而易举。不过,我们并没有,而是就这么让你们大意,觉得今天,我们一定会输。”

  酷匠zs网q正@“版首发N

  骄兵必败啊!金敏充分的运用了这一句话。他让郭钊宇装出一副已经山穷水尽的样子,就是为了让我们轻敌,不会再出什么损招对付郭钊宇。其实,郭钊宇的羽翼,一根都没有被我们剪掉。

  直接和郭钊宇打定点的话,我们想赢,真的很难很难。

  郭钊宇拍了两下手,金敏笑了笑,回到了人群里。然后,郭钊宇面无表情,看着我们,冷声道:“打,或者全部跪下,滚出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