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栩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来全了。之前,拖住郭钊宇不让他们过来找你们,还有搅混二中的水,我付出了些代价。所以,除了我身后的弟兄们之外,其他人,要么走了,要么住院了。”

  我们感觉到一丝愧疚,显然,为了干郭钊宇,唐栩付出的东西很多。原来他身后五六十个弟兄,如今硬生生少了一半。而我们,却没怎么伤到根基。

  唐栩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行啦,别跟吃了屎一样,打完今天的定点,我就把郭钊宇的人都收了,当二中的扛把子!”

  我们笑了,说:“好,好,干翻了郭钊宇,二中就你来扛了!”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

  唐栩把他的人带到我们的人群里,猴子也给他们发了烟,他们人都挺高兴的,很快就和我们这些带头的熟络了一些,至于其他人,百十口子人以后再慢慢认吧。

  我们没说什么闲话,直接开始挑人。像我、胡鼎、楚生等这些带头的肯定是要去的,楚生和猴子虽然实力一般,但是打两三个人还是可以,所以也带上了。

  这么一来,名额直接少了将近十个。

  接着,我们再从剩些的人中,挑出来那些打架的老手,比如刘静波什么的。而且,一些原来跟着田少,后来跟着我的人中,也有不少能打的,这些人小五和豆豆都帮我挑了出来,与我们站到了一起。

  唐栩那里,虽然人少,但是能打的很多,也挑了将近十来个人。唐栩的弟兄,也算是大浪淘沙了一次,剩下的人,没一个是孬种。

  如此一来,我们几乎挑出了七十来个人。没办法,只能再从中剔出去二十多人,凑出了一支五十人的队伍。

  现在,这五十人的队伍可以说是我们所有人中的精锐。带头的有我、胡鼎、唐栩、于扬、楚生、猴子、小五、豆豆,剩下的人,每一个都是能一个打两三个好手!

  虽然,和郭钊宇手底下那波人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如果郭钊宇那边只有二十多个人的话,我们赢得几率得占八成!

  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拿出最好的状态来,等到了下午,好好干了郭钊宇!

  没有被挑到的人有些失望,觉得不参加这场“圣战”,可能是一辈子的遗憾。我们安慰了一下没有被挑到的弟兄,让他们先回家,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我们肯定是不能把剩下的人都带上,在打定点里,这是不合规矩的。

  剩下的弟兄们虽说失望,但也没多说什么,一个个拍着我们这些要去打定点的肩膀,眼中的鼓励之意不言而喻。

  最终他们人都走了,一中门口,只剩下我们五十个人。

  我看了看这一帮弟兄,突然笑了,说:“唐栩,你说你当初要是约一百个人的定点多好,咱们四打一,而且每个弟兄都能上。”

  唐栩白了我一眼,说:“定点也有定点的规矩,不是瞎定的。”

  我说:“哦?那还有什么规矩,不就是约个地方吗?”

  唐栩说:“当然不一样。定点分两种,一种是没规矩的,定个地方,带多少人随意,拿什么家伙儿随意,想怎么打怎么打。这种定点都是社会上的人打的,一打就是大场面,很容易出事儿,咱们学生打不起。还有一种,就是咱们要打的这样的,约了人数,约了地点,潜在意思还有不能动刀子什么的,反正,咱们这个打法,打不死人。这种约人数的,都是小打小闹,所以人数不能超过五十个。超出这个数去,那就算是大场面了,不属于第二种定点形式。”

  我点了点头。看起来,这个定点也不是随便打的。

  我们整理了一下人马,决定先带人去吃饭,然后泡网吧,等着和郭钊宇约定的时间到了,拉人去碧塔酒吧后面的空地上去。

  我们五十个人浩浩荡荡去一个包子铺,把那包子铺扫荡了。然后又去了银河网吧,几乎坐满了整个银河一楼。然后,因为我们人实在太多,不得已还去了十几个到二楼的。

  说起来也挺搞笑,在我们在那里上网的时候,有几个小混混因为等不到机子,就吆喝着把看起来岁数挺小的我、胡鼎和楚生、猴子拉了起来,扬言我们不滚蛋,把机子让出来,就揍我们一顿。

  我们当时都笑疯了,那几个小混混也纳闷了,就问我们为什么笑。我们指了指里面,他们一回头,就看着网吧里面三四十口子人都站了起来,捏着拳头看着他们。这还不算完,楼上的十来个人还都拎着拖把棍下来了,直接就骂“哪个不开眼的小王八犊子敢得罪我们志哥、鼎哥?”

  这个场面,要谁谁都害怕!那几个人,连社会上的人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个辍了学的二流子,连上次徐百强吓走的秃头都不如。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直接灰溜溜地就走了。说实话,就算是我们在这里让他们叫,也未必能叫来比我们多的人。

  5酷(“匠hN网首$;发

  我们一群人都笑了,也没说追出去教训他们一顿,还是自己玩自己的。到了中午我们一群人一起下了馆子,大吃大喝了一顿——大战在前,两根烟算不上什么犒劳。

  钱是我们带头的这群人凑出来的,也没让大家吃多好,一桌子十来个人,也就六七道菜,一顿饭下来,菜基本都被扫荡一空,这样,大家才勉强吃到了饱。

  这也没办法,现在菜还是挺贵的,我们几个人包五十个人的饭钱,也挺不容易。好在所有人都没说什么,还夸我们讲究。

  我们吃完了饭,在饭店里一人来了两瓶啤酒,就分开,溜达着去买点棍子什么的东西,当作家伙儿。半小时后,所有人都回来了,人手一根棍子、钢管,把饭店老板都吓了一跳,躲在后厨不敢出来。

  我看了看这群蓄势待发的男人们,满意地点点头,指了指打定点的地方的方向:“弟兄们,咱们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今天再爆更一次。明天有点事儿,要做一天的实验,可能只有两更了,加更的一章,放到今天,应该是今天四更,明天二更,希望见谅。再求一波打赏,马上就杀入打赏榜前十了。书下了VIP,大家有什么投什么,帮助烟灰杀回各个榜单,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