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徐百强扯了一会儿,我对高中也算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高中确实水很深,像徐百强这样,初中一路碾压过去,扛了一中三年,初中部一个敢在他面前说话的都没有,但是到了高中部,能和他抗衡的人也有两三个。

  因为一中的高中部在整个F县,甚至市里都很有名,也是出了名的混混集中地。来这里的虽然一中本校的学生多,但是还有很多是二中、三中,乃至其他县混得牛逼的学混子。

  总之,能来一中的,没一个是等闲之辈。据说,整个市里,混得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很多都是一中出来的。这也给一中的高中部添上了传奇的色彩。

  其实,我也是打定了主意,上了高中,和李雨柔一起好好学习的。我问徐百强,这么着行不行。徐百强当时就笑了,说:“你可真天真。这条路,是你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不惹别人,自然会有人惹你。你不跟他们混,他们还不担心你跟了别人?到时候,我尽量帮着你,但是你得有思想准备,想全身而退,基本没可能。”

  我听得心里也是一沉。这条路,真是不好走啊……

  一天的训练结束了,今天倒不怎么累,徐百强知道我明天有一场硬仗,今天给我的训练量也只是热身而已。而且,明天我也不用过来了,好好准备和郭钊宇的定点就可以了。

  被送回了家,我也没和胡鼎、楚生他们再彻夜斗地主,灌啤酒什么的。直接早早的就睡了。因为第二天,我们要带着所有人和唐栩的人汇合,然后挑五十个人出来,和郭钊宇决战!

  第二天,早早地我们就起来了。我们所有的人,都约好了,在一中门口集合,包括唐栩的人马。

  等我们三个过去的时候,发现门口都已经集结了三四十个人了,都是我们的人马。看起来,要和二中的扛把子决战,他们也挺兴奋的,起得都特别早。

  见到我们三个,所有人都围了过来,一口一个“志哥”、“鼎哥”、“楚哥”。我们三个在来的路上,买了好几条烟,都是慰劳兄弟们的。敢过来,让我们挑着上战场,这些兄弟都是好样的!

  我们一人发了两根烟,所有人都笑着接了,也没有什么不客气——自家兄弟,本来就该如此!

  后来,于扬、猴子、小五、豆豆他们也都来了,就连田少,也过来看了一眼。

  然后,田少悄悄拉走了我,递给我一只硬中华,笑着说:“小志,你现在混得可以啊,拉的弟兄,没一个是孬种。看来,我把小五。豆豆他们给你,算是给对人了!”

  我抽着田少的烟,笑了笑,说:“都是一帮帮人组起来的,人都还行吧,挺仗义,和二流子不同。田哥如果当年不被王亮坑,现在肯定比我们风光。你等着田哥,等我们处理完二中的事儿,我帮你干了王亮,给你报仇!”

  田少笑了,摇摇头说:“不用想着为我报仇什么的,最近我不混,每天跷跷课,看看书,溜达着找以前的弟兄们唠唠嗑,日子也挺自在的。我都想,等到了高中,干脆当一个好学生,考个好大学算了,混个球的日子!”

  我想起来徐百强的话,就叹了口气说:“田哥,你这个恐怕会很难……”

  “我当然知道。”田少自己也点了根烟,“王亮的事儿,你能办就办,不能办就算了。好歹兄弟一场,我也不想多难为他。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他想通过花少爬得更高,就随他去吧。”

  我说:“放心吧,田哥,我都答应小五和豆豆了,王亮我们铁定是要打。”

  “呵呵,都是你们的事儿了。”田少笑了,搂着我回到了人群里。

  田少和小五、豆豆等以前的弟兄们聊了一会儿,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黑子也过来了。他身上伤还没好,参加不了今天的决战,来这里,也是随便看看,听听我们的计划什么的。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我们百十号人基本上是来全了,有几个没来的,也是因为前一天晚上有场,喝多了,没赶上,还在来的路上。我们看了一下,基本上全员到齐,一个怂的都没有。

  真的,有这帮兄弟,足够我们吹一辈子的牛逼的了。我们一起唱过歌,一起吃过饭,还一起跟社会上的人对峙过。学校里的那些二流子,哪个比得上我们这帮弟兄?

  人来的比我们想的还要多,本来买的几条烟都发完了,后来的几个都没有。没办法,猴子又跑了跑腿,买了两盒过来,才解决了问题。

  百十号人一起抽烟,聊天的场面,吓到了不少路人。我、胡鼎、楚生、于扬等几个人站在最前面,也点了根烟。但是每个人的手都有点哆嗦,现在,能有这么一帮人,谁都会激动。

  我点完了烟,看着所有人,爬上了小花坛上,喊了声:“兄弟们!”

  c酷ns匠网永1h久●K免{费看。K小说、

  所有人也不说话了,都看着我。

  我笑了下,又喊了声:“你们都是好样的!”

  下面一片安静,我看到,不少人的眼睛都红了。他们给了我忠义,我给了他们认可。

  “志哥!”

  “志哥!”

  ……

  所有人都喊了起来,声音震得地面都在晃动。

  胡鼎他们也站了上来,不知是不是说好的,他们带头含着:“必胜!”其他人也都一起应和起来,一声声“必胜”直冲云霄。

  我们的气势,一时达到了顶峰。

  我挥了挥手,终于所有人都冷静了下来,一个个把烟头掐了,就等着唐栩带他的人过来。

  这次,唐栩也是出人意料的没有迟到,在约定时间的最后一刻,带着人来到了一中门口。

  只是,唐栩带来的人数,只有三十来个了,比我们预料的少很多。

  唐栩叼着烟,过来拍拍我们的肩膀,笑着说:“行啊,隔了两条街都听到你们这群人的狼嚎了,是要求偶吗?可惜了,说好的,今天不带女眷出来,你们嚎也没用。”

  唐栩一句话,就把我们都逗笑了。

  我看了看他身后的人,问:“怎么了,唐栩,你的人没来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上个月欠的恶魔果实已经还完。今天爆四更,求一波打赏~打赏池被爆,周末照样拼老命爆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