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也没明说,就说了句:“到时候再说吧。”

  徐百强也没说话。

  他把我送回了胡鼎家,胡鼎他们已经回去了,在家睡了一天。

  等我到家的时候,他们刚醒没多久,见我回去,吵吵着要出去买啤酒、炸鸡排、花生米,接着嗨。我虽然吃过饭了,但肚子还能塞点东西,就随他们去了。反正我也挺高兴的,晚上就闹腾一阵子吧。

  我们晚上喝啤酒,吹牛逼,玩到了十二点多,我累了一天了,实在盯不住,就回去睡了,留胡鼎和楚生两个人自己玩。

  第二天,毫无疑问,这俩人根本没起来。似乎前天嗨了一个通宵之后,他们的生物钟整个就颠倒过来了,白天困,晚上精神。这也是通宵的危害。

  我也懒得叫他们了,反正这俩人在班里就属于那种少他们两个不少,多他们两个就能翻天的那种,他们老师巴不得他们晚去一会儿呢。

  我收拾好了,直接就去学校了,路上照例给李雨柔带了份早餐,是肉夹馍,我怕李雨柔嫌太腻,还买了份豆浆也带过去了。

  到了学校,李雨柔果然正在那里上早读呢,见我到了学校,就笑了:“跷课大王也有按时来上学的时候啊。”

  我笑着把早餐给李雨柔递过去了,说:“瞧媳妇儿你这话说的,以前不是都有事儿吗。从今天起,我天天这个时候来,跟媳妇儿一起上早读!对啦,媳妇儿,你说送我的小礼物是什么啊?”

  李雨柔看了肉夹馍和豆浆一眼,眼睛笑成了一弯月亮,就直接拿过去吃了起来,边吃边说:“哼哼,今天表现地不错嘛。礼物等我吃完再给你,让你之前一直老往外跑。”

  “媳妇儿,就快告诉我吧,我这好奇心,你也知道……”

  “哈哈,就是不告诉你。”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着,我的“饿狼之爪”就开始进攻李雨柔的腰肢。李雨柔被我挠得“咯咯”直笑,最终求饶了,把自己的书包拿了出来,扔给我,说:“就在里面呢,自己看吧。”说完,张开小嘴咬着豆浆的管儿,一脸笑意地看着我。

  我打开了李雨柔的书包,里面有一个盒子,掏出来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一部崭新的手机!

  这是诺基亚6700S,3G,智能,镜头像素500万,滑盖,金属身,是今年的新机型,外观漂亮,性价比高,一千五百来块钱,挺适合学生用的。

  我本以为,李雨柔给我的礼物不会太贵,怎么会想到,这个所谓的“小礼物”,竟然是一款新型的手机!

  我连盒子都没打开,就又给李雨柔装了回去,说:“媳妇儿,这个东西太贵了,我不能要。”

  李雨柔嘟起了嘴,有点不高兴了,说:“什么贵不贵的,只要送你的,都不贵。老公,你就收下吧,咱们之间别分那么清,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

  我犹豫了下,李雨柔说的很有道理,连她的人都是我的,更何况是一个手机?可是,这手机,国货得1500多,水货也得1300多,我收下的话,总感觉怪怪的。

  李雨柔见我还是不答应,就把肉夹馍和豆浆都放下了,说:“既然这样的话,你给我的东西,我也不要了。”

  无奈,我只能说:“行了,媳妇儿,手机我要了,快吃饭吧。”

  “嗯!”李雨柔终于是笑了,开心的抱着肉夹馍啃了起来。

  我摸了摸李雨柔的头发:有这种女朋友,上辈子真是积了大德了!

  李雨柔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在桌子上,边吃边说:“上次,我的新手机不是被于达给弄坏了吗。这星期,妈妈带我去买新的,我一眼就看上这一款了。诺基亚6700S,有蓝色的还有粉红色的,我给自己买了一个粉色的,给你买了个蓝色的,正好当情侣机,多好!听说,你的手机还是借的胡鼎的,直接还给他吧。”

  我点点头,说:“小富婆,我这算被你给保养了吗?得了,我这一个月,我都是你的了,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让我打狗,我绝不撵鸡。”

  李雨柔说:“拉到吧,一千多块钱包养你,我还嫌贵呢。”

  我的饿狼之爪又一次让李雨柔选择了“臣服”。

  然后,我把胡鼎给我的手机拿了出来,把卡换到了新手机里,玩了一会儿,发现手机确实挺顺手的,就亲了李雨柔一下,说:“媳妇儿,我出去转转,一会儿就回来。”

  我先去了猴子和宋秋雨那里,他们正吃早饭呢,猴子一见我,就拉我过去,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橡皮手环:“看,志哥,我媳妇儿给我买的手环帅不帅?”

  我给他看了看我的新手机。

  然后,我去了于扬和蓝亦那里,于扬扯扯自己身上的新运动服,说:“小志,你看我媳妇儿给我挑的运动服好看不?”

  我给他看了看我的新手机。

  然后,我就被于扬和猴子打得满班乱跑,他们嘴里还骂着:“让你丫的得瑟!让你丫的得瑟!”

  最(新lh章)节N上酷‘匠◇网。!

  三个女生看着这一切,笑得都直不起来腰。

  两节课过去之后,我估摸着胡鼎和楚生也该到学校了,就去找了胡鼎,把手机还给了他。胡鼎挺意外的,说:“小志哥,手机还给我了,你用什么?”

  我给他看了看我的新手机。

  于是,我又挨了一顿打。胡鼎打完我之后哭着说也要找一个女朋友,我就说,你和楚生在一起挺好的。然后,我挨了今天的第三顿打。

  闹腾完之后,胡鼎跟我说起了正事儿,他说今天早上他爸打来了电话,告诉他,刘亚龙的事儿有了进展,市里的一个数得上的领导对于刘亚龙挺上心的,加上胡鼎他爸在这里疏通关系,刘亚龙本来要蹲两年的,被减到了七个月。而且,如果刘亚龙在里面表现地好的话,还有可能再减两个月!

  不用说也知道,这个领导肯定是陈天他爸。

  能做到这一步,我真的很满足了,如果不是胡鼎和陈天在,刘亚龙想要早点出来,可不容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为李恩泽四瓶精油爆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