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吃得差不多了,同时拿起了牙签,开始剔牙。我瞥了小黄毛一眼,他们还在那里等着。

  “怎么办,咱们脚底上趴着一坨屎,是踩还是绕过去?”

  徐百强看了我一眼,说:“师弟,你去踩……”

  “……”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小黄毛他们都赶跑,吕叔突然说:“等着吧,当饭后热身了,反正咱们晚上没啥事儿。”

  我一想也是。真要说有什么事儿的话,也就是于扬和唐栩的事儿。这一天我和他们都失联,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不过,有胡鼎、楚生他们看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有我没我都一样。

  我正想着呢,就看到小黄毛他们都站了起来。我特别留意了一下外面,果然,黑压压过来一伙人,真有十来个之多。这,也是小黄毛敢装逼的本钱。

  徐百强往外面瞅了一眼,然后苦笑了一下,说:“完了,白等了,这场架,打不起来。”

  我小声说:“怎么,师哥,你朋友?”

  徐百强说:“那倒不是,我没那么傻X的朋友。反正,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看着那黄毛把来的一帮人接了进来,笑脸相迎的,别提有多贱。那一帮人也不像是学生,一个个带着耳钉,金链子,露出来的一截胳膊上纹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说他们是混社会的,也不像,因为从气质上来说,他们还是太嫩了,和普通的中学生没太大的区别。

  小黄毛搂着一个秃头就朝我们这里过来了。这秃头似乎就是这群人的头头,抱着膀子,一副“老子谁也不怕”的样子。

  小黄毛给秃头说话时很大声,我们听得清清楚楚:“哥,你弟弟让人欺负了,你肯定不能不管,是不是?一会儿动起手来,让弟弟我带人先上,哥哥你在后面压着阵。咱们那么多人,肯定打残那小子。”

  那秃头也牛逼地不行,说:“放心,敢欺负我兄弟,我指定轻饶不了他。过会儿你瞧好吧,我非把他的屎打出来!”

  说着,这群人就过来了。黄毛来到我们桌子旁边,一拍桌子:“小子,走,跟我出去唠唠。”

  我还没有说话呢,就见秃头“啪!”就给了小黄毛一耳光。这一下,不光把小黄毛打蒙了,就连我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秃头不是小黄毛叫来的吗,怎么他们还狗咬狗上了?”

  小黄毛捂着脸,眼泪都快被打出来了,看着秃头,问道:“哥,咱们拜了把子的,你为什么打我?”

  秃头理也没理小黄毛,恭恭敬敬低着头,叫了声:“许哥好!”

  我一下子明白了,感情秃头是认识徐百强的。

  徐百强点点头,站都没站,说:“嗯。二秃子,你混得可以,自从从一中退学的之后,就去社会了,倒是还真拉了一帮人啊。”

  “哪里哪里,就是在民族中学附近的一个台球室看看场子而已,和许哥比,差得远了。听说您前两天和一中的一个校霸又干上了,直接把他干出了F县,真是厉害啊……”

  说着,秃头就给了徐百强一根烟,档次不高不低,是玉溪。徐百强接过去了,然后说:“给我师傅和师弟也来一根。”

  秃头一拍脑袋,连忙给我和吕叔也上了一根,说:“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吕叔没接,示意自己有,然后就从兜里掏出了小熊猫来自己点上了。我倒是没挑,玉溪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好烟了。

  本来,这里是不准抽烟的,但是秃头带了那么多人过来,服务员也不敢过来管,就放任我们随意了。

  一直都是徐百强和秃头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从徐百强敢叫秃头“二秃子”的名字的时候,谁比谁厉害就已经能够看出来了。在徐百强面前,秃头比绵羊还温顺。

  通过他们交谈,我也看出来了,秃头原来也是一中的学生,刚开学的时候,就和徐百强干上了。结果,可想而知,本徐百强活生生打出了一中,直接退学走了。他退学之后,也没再去其他学校,而是直接去了民族中学附近,开始混社会。但是由于没人带,混得也就那回事儿,收了一群同样不上学的学生,在一个台球室看场子,每天管着饭,一个月给点钱。

  小黄毛就是民族中学的学生,和秃头挺熟的,两个人还拜过把子。也因为有个在外面混社会的大哥在,所以小黄毛在民族中学作威作福惯了,即使是出来,也总是惹事儿。

  秃头又给了不敢说话的小黄毛一嘴巴子,说:“许哥,你放心,等我回去,好好管教管教他,不让他在外面乱招摇了。”说着,就一拉小黄毛,要把他带走。

  徐百强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不耐烦地说:“站住,我还没让你们走呢。”

  “是是……”秃头讪笑了两下,不敢动了。小黄毛两边脸全肿了,早就没了刚刚的傲气。要是再给他一个机会的话,他死也不会招惹我们。

  徐百强的大名,他肯定是听过的。但他是民族中学的学生,不是一中的,所以并没有见过徐百强。

  徐百强说:“他惹得是我师弟,放不放他,你得问我师弟的意思。”

  秃头抹了把头上的汗,陪笑着对我说:“这位哥哥,你看许哥都发话了……”我觉得秃头笑得挺恶心的,因为今天如果不是徐百强在这里,他现在肯定已经踩在我的身上狂笑了。

  我直接摆摆手,说:“带着他们走,赶紧走,我懒得和你们浪费时间。”

  “是,是,多谢了……许哥,那我们……”秃头又看向了徐百强。

  徐百强说:“我师弟发话了,你们就走吧。让他们以后收敛点,不是谁都跟我师弟似得那么好的脾气。”

  秃头带着黄毛,千恩万谢地走了。

  我把烟掐了,问吕叔:“吕叔,咱们走吗?”

  吕叔没说话,点了点头。

  徐百强笑着问我:“师弟,你就这么把他们都放了?其实,你让他们互相抽几个嘴巴子,他们都会去做。”

  我笑着摇摇头:“没什么意思。家里还有点事儿,我也想早点回去看看。”

  {看正版章节$上@~酷O匠I!网5i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烟灰说:

再感谢兔子打赏的八瓶香波,重新让他回了“魏小志”的位置。兔壕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