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呀!那好吧,那你以后要让我常来找你玩,而且不准点我穴道,你是点穴高手。”

  “好,放心,我不会点你穴道。”反正我本来就不会什么点穴,我只是让你静止下来而已。

  “还有,下回我舔你的时候不许反抗!”

  这话听着着实让人脸红,也不知道这姞瓦瓦的汪星人病究竟有多深?南郭雨感觉自己简直成了一只狗鸭子,被玩弄还不能反抗,若不是怕你哭,非再给你点厉害瞧瞧,索性全答应你好了,答应的不一定会兑现,自己虽然正直,但是并不一定守信。

  “恩,好,绝对不反抗了,你想怎么舔就怎么舔。”南郭雨邪恶一笑道。

  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狗碗,她走之前关心道:“那一言为定,中午需要我帮你带饭回来吗,公司的餐厅做的还是蛮不错的,我可以帮你搞根大骨头。”说出最后一句的同时她还不忘记竖起自己的右手大拇指,挤出一个调皮的笑容来。

  “谢了,暂时不用,我还有别的安排。”鬼才会啃大骨头呢,就算扮演汪星人,正常人的咬肌也咬不动大骨头吧,若能咬断些小骨头的人,其咬肌都各种程度肥大了,恐怕打瘦脸针才能瘦下来。若是能咬断大骨头,恐怕脸上光剩下两团硕大的咬肌了吧。

  “那我先走了,有空我就过来找你。”说着姞瓦瓦接过南郭雨手中的文件,转身就走,由于柔软的地毯本身就有一定厚度,姞瓦瓦踩着的又是一双蓝色高跟鞋,她一个不注意右脚没有走稳,婀娜的身躯瞬间向后倾斜而倒。

  南郭雨自然不会放任不管,瞬间便起身右手揽住她的纤腰,微微发力,便把她揽入自己怀中,整个过程仿若跳了一支简短的华尔兹,蜻蜓点水,却含情脉脉。

  也就正在这个有些暧昧的刹那,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给打了开!

  “畜生,你tmd放开我老婆!”瞬时从外面涌入三名男子,为首最年轻的小伙子叫嚣道。

  “谁是你老婆,吉古,你再胡说,我叫爸爸把你关起来!”姞瓦瓦有些不乐意了,比起在南郭雨的怀抱之中,她更厌倦冲进来的这个男人。

  “切,你都是我的未婚妻了,自然早晚是我老婆,何必在意这点细节呢。”吉古小声嘟囔道,接着又语气一扬,大声喝道:“孙子,我tmd说你呢,赶紧把我未婚妻放下来,我就卸你条胳膊完事儿,不然你就在医院呆一辈子吧。”

  南郭雨眉头一皱,自己最讨厌麻烦了,可是这麻烦偏偏又找上自己了,他旁若无人对着姞瓦瓦问道:“你喜欢他吗?”

  姞瓦瓦自然毫不作假地使劲摆了摆头,南郭雨心不跳、脸不红道:“既然你不喜欢,这婚事就作罢了,你以后没有未婚夫了,你自由了。我这就把他打发掉吧,谁让我这个人就是个乐善好施、乐于助人、吃饱着撑着没事干的活雷锋呢!”

  天知道你是不是个活雷锋!这么一说,倒是把姞瓦瓦给逗乐了,她止不住地萌萌笑着。

  “你tmd找死!”三个青年男子顺势扑了上来,南郭雨揽在姞瓦瓦纤细腰肢上的右手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反而微微发力当众来了个稳稳的双手公主抱。三个青年更是愤怒,可是他们还未来得急触及南郭雨分毫,忽然同时被一阵力风推出,三个人同时飞出了办公室,滞空的一刹那他们都发觉腹部痛心疾首。

  没错,就在他们冲向南郭雨的时候,南郭雨抬腿同时踢出三脚,同时命中了他们的小腹,为了避免出人命,他还刻意控制了大部分力道。

  南郭雨就这么旁若无人似的公主抱着姞瓦瓦便走出了办公室,对着吉古淡淡道:“以后你再纠缠她,说一些她不认可的话,或是做一些她不认可的事,我可以随时再踹你一脚,到时候我踹的绝对是脸,而不是肚子。”

  感动!姞瓦瓦第一次如此感动,她怎不想违抗家族安排的这段姻缘,可是自己作为家族的小小一员,即便父亲宠爱自己,但是又怎能为自己的喜好而推翻家族的决议。为什么自己想化作一条令人不齿的狗狗,因为很多时候,自己活得还不如一条狗狗自由!可是,又有哪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会替自己出头,来忤逆整个家族呢?恐怕只有公主抱着自己的他了吧……

  “发生什么事了?”大厅里的员工纷纷将目光投了过来。

  “有人抢亲吗?”

  “挖墙脚了吧?”

  “新人太碉堡了,公主抱着可是姞部长呀,竟然一上来就把女神给强占了,太tmd可恨了吧。”男士们纷纷投来炙热的目光。

  酷?:匠.网ha首2…发%

  听闻这些,姞瓦瓦并没有丝毫厌恶和反对,她娇俏的脸蛋之上已经布满了绯红的云彩。

  南郭雨才发现有些不妙,刚才自己的确有些冲动了,这下大多数男同胞们恐怕要敌视自己了。不过也无所谓,自己本来就要做一些令他们敌视的事情,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作为情圣,背负再多单身狗和妻管严的敌视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作为情圣压力很大的。

  “都回到自己岗位上继续工作!”银铃般悦耳的话语声传来,姜诗诗挪动着庞然大物的身躯缓缓走向南郭雨他们,“瓦瓦,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吉古他不好,冲进办公室要揍南郭雨,他才还手,不对,他才还脚把他们踢了出来。”姞瓦瓦自然维护起了南郭雨,既然男子冒天下之大不韪保护自己,自己怎能抛弃他呢,即便是家族怪罪下来,自己也会全力保他。

  “你还不放她下来吗?”姜诗诗这句话里,似乎带着一丝命令和嫉妒的意味,当然不曾有人公主抱过她,在她看来,恐怕这辈子很难找到一个能公主抱起三四百斤巨无霸的心仪男人了。

  “呃……一堆人冲进来吓死宝宝了,一时忘记这件事儿了。”南郭雨快速放下姞瓦瓦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