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看着眼前的仪器表盘,靠在墙上,自从发生了上一次的骚乱,她发现这些人或有或无意识到自己所具有的力量,她将所有人都控制在了休眠状态,让他们强制进入水面,一天只会唤醒一个人。

  而这一天,刚好是唤醒布斯的时候,她手里拿着他的资料,站在床边,将旁边的机器,关掉,拔掉了他手上助眠的点滴。

  过了没一会儿,布斯就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她,她看着他的眼睛,忽然想到了多弗朗明哥说的话,他说布斯看她的眼神,和她看多弗朗明哥的一样。

  她看着他的眼睛,笑了一下,是呢,真的一样。

  布斯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她“……”

  她拿着笔在他的资料上添上一笔“叫我艾米就可以。”

  “艾米……为什么,要让我们都睡着。”布斯看着她。

  她看了他一眼“防止叛乱。”她抬手抚过自己的伤口“这玩意可不是那么好恢复的。”

  布斯的手缓缓伸向了枕头。

  她后退了一步去拿一边的药瓶,在转回身时,却看到布斯手里的水汽凝结,将枕下的一个破碎的玻璃滑向她的喉咙。

  却只见她的身影如同水波一晃,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她伸手拎着他的脖领,把他重重的压在了地上,布斯用力的挣扎却不能挣脱她的钳制。

  她在手中的资料,攻击性一栏打上了对勾“劝你不要费力气。”

  “他们说,杀了你,我们才能活。”布斯咬牙。

  艾米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上,在风险评估上写着什么“那是骗你的,可以说,杀了我,你们都不能活。”

  “我看到了,我看到你将一个人吸收为自己疗伤!”

  她低头看他“他当胸砍了我一刀,伤及多处内脏,我如果不及时用他疗伤,我就死了好吗。”

  布斯挫败的不再挣扎“……你也是一个恶魔。”

  “呵呵,算是吧。我也不想掺合进来,但是国王大人的指令,不得不服从。”她站了起来,将手中的资料放在了一边。

  布斯从地上爬起来,轻轻咳嗽,咳出些许血滴。

  她坐在床上看着他“出血量不多,看来你身体不错,比我当时还要好。”

  “你……当时……?”他擦掉唇边的血迹。

  她盯着他“我就是这个实验的第一批实验品。”

  “我所经历的一切,你都经历过……?”布斯有些畏惧,不敢上前。

  她浅笑“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我还在千方百计的研究如何让你们活下来。你知道这个实验的第一次是怎么做的吗。”

  “……怎么做。”

  “他们喂我们吃下人造果实,然后把我们关在一间大屋子里,锁上门。让我们自生自灭。从身体有异常反应的那一天开始,屋子里的人就没有停止过自相残杀,到最后死的死,消失的消失,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们。直到探测的仪器探测不到屋子里的生命迹象,才有人来。”她淡然的看着布斯。

  布斯的表情有些惊愕,不敢相信那是一种怎样的场面,人间地狱,不过如此“那……最后……有人活下来吗。”

  她长舒了一口气“目前看起来,我还活着。”

  “只有你吗?你是那个实验唯一的幸存者?!”

  }-酷i匠C网L首发W

  “呵……我可不是什么幸存者。我和你一样,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无全尸的人。我们的处境,其实毫无差别。我救你们,也是在救自己。”

  布斯似乎放下了自己的防备,凑近了一下“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求求你告诉我,我只想活下来。”

  她看着他,轻笑了一下,脑海里似乎看到了寇拉松对自己伸出手的样子,她看着布斯“看运气吧。”

  她站起身“想出去走走么。”

  “……嗯。”布斯点了一下头。

  她掏出电话虫“……一号想要出去走一走,可以吗。”

  对面传来多弗朗明哥的声音“他可以。你,留下。”

  “是。”她轻声回应,随即又打了一个电话给监管人员。

  布斯听到了多弗朗明哥的声音,有些疑惑“为什么……你不可以,你不能出去吗?”

  她看着他“我不能出去,你看到外面的人了吗,他们不仅仅是监视你,也是监视我的。原则上来说,我不可以离开王宫,除非是特殊情况。”

  “你也是被囚禁的?可是你不是……你不是国王的人吗,你不是家族的人吗,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她看着他“就像一只鸟,布斯。你可以从出生开始就把它困在笼子里,她会认为笼子就是她世界的全部,但是一旦你让她看到了外面的世界,那么它每一刻都会幻想着逃离。”

  布斯轻轻皱起了眉头“……那你为何要放我出去。”

  她站起来走到仪器旁边,回头看向他“因为你是一只还没有能力飞翔的鸟。”

  布斯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他看着走进来准备带他离开的人,走之前看了她一眼“所以……他才会关着你吗。”

  她低头看着复杂的仪器,没有看他“……看好他,宵禁之前务必回来。”

  监管人员点了一下头“国王在花色大厅等你。”

  她的眉梢轻挑,点了一下头。

  她并没有立刻过去,而是回到了顶楼,看着自己的戒指出神。随着记忆恢复,她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异样,那些就算记得也应该被时光消磨的褪色的记忆,竟然恍如昨日发生过一般,而本来发生在近期的事情,却让她觉得有些久远。

  她脱下了自己身上带着药水味道的白衣,换上日常的衣服走向了花色大厅,按理说,只有有重要事情的时候,他才会在花色大厅召集三位干部,他为何选择在那里等她。

  她看到一路上都没有人,往日里家族干部都会在走廊里等候,今日是怎么了。她站在大厅门口,轻轻的推开了门。花色大厅里空无一人,窗户开着,灌进凉风来,她走进去,坐在了窗边,他等的不耐烦已经走了么。

  她听到有脚步声传来,缓缓转过头,正好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杯酒走了进来,他看着她,指了一下摆在那里的红心席位“坐。”

  她起身坐了过去,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他坐在窗台上,看着她,喝了一口酒“想听听你的故事。”

  她皱眉“什么故事。”

  “遇到我,遇到寇拉松之前的故事。嗯,也可以说,是你背上被烙下印记的事,也可以说说你的家人。”他已经摆出了一副听故事的悠闲模样。

  “……为何,想听这些。”她看着他,他从来没关心过这些事情,无论是她从哪里来,她有什么家人,还是她发生过什么事情。

  他摘下眼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显出一丝疲惫“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么抢手么,艾米。”

  “……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她有些疑惑。

  “自从把你已死的消息放出去,多方势力都有牵动,海军、还有凯多,甚至是交易对象,都在问我,可否把你的尸体卖给他们。”他放下手,看着她“对于你,我没有什么不知道的,只有……我们相遇之前的事。”

  她看着他,盯着他的眼睛“遇到你之前,什么也没有,我从有记忆开始背后就有那个东西了。然后就被带到科学部队,然后回到西海,然后就碰到你了。”

  “你想知道海军的人是怎么和我谈判的吗?”他将酒杯放到一边,双手抱在胸前。

  她脑子里忽然出现了洛基的脸,还有罗西南迪在海军的照片,她轻眨了一下眼“我没有想到会有人连我的尸体都不放过。”

  “他们开出交换条件,取消政府对身为七武海的我所有限制,只要把你交出来。他们甚至猜到你还活着,甚至提出派两个曾经参与过人造自然系果实实验的科学家来换你出来。老实说,我不知道你对于海军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他们愿意做出如此牺牲,我倒还真不能放你走了。”他笑的有些可怕。

  她暗自捏了一把汗,天知道跟他谈判的人是什么心态,就这么轻易的将她的价值透露,也太莽撞了,但是这也说明海军迫切的在寻找她。是谁在找她,贝加庞克?不对,他知道她在哪,也与多弗朗明哥有联系。洛基吗,洛基的权利应该还没到这个程度。难道……是元帅么。驰骋大海的恶魔果实能力者越来越多,他急着召回制裁者也不是不可能。

  海军的人真是有意思啊,当初放她过来当间谍的是他们,现在着急带回她的也是他们,海军总部换帅,似乎经历了不少有意思的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