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的身上绑上了绷带,她轻轻的动了动,还好并没有什么大碍。她躺在床上,虽然困倦却不想闭眼,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噩梦。

  她发现自己多出了很多时间来思考平时没有关注过的问题,比如……自己的阵营。

  她盯着天花板,她的归属是什么呢。她也曾经想像过自己的未来,是乖乖完成自己的间谍任务,回到海军,可是她会去那一个部门呢,继续隐姓埋名到CP间谍机关,还是去科学部队继续协助贝加庞克的研究?还是自立门户,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出海?抑或是找到罗,加入红心海贼团?不然,去找自己的哥哥,安心的呆在四皇的羽翼之下?

  不过她唯一肯定的是,不论哪一条路,她都不会继续呆在他的身边。她所想象的未来里,从来就没有多弗朗明哥。

  这海上的争斗愈发的剧烈了,她甚至觉得,巩固已久的政治制度正在摇摆。

  窗外忽然有一个黑影闪过,她一怔,一下子从床上起来,一个纤细的人影在黑暗之中穿梭,她拎起一边的黑色外衣,从窗户跳出,跟了过去。

  那个人似乎把王宫的岗哨摸得很透彻,一路上几乎完美的避开了所有士兵,就连加派看着她的都避开了,这也让她成功的摆脱了监视,跟着她到了一片小树林中,她站在树上,看着那个人在树林里左顾右盼,似乎察觉到有人跟着她。

  她借着月光看清了她的脸,革命军干部,克尔拉。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鬼鬼祟祟的,难道革命军盯上德雷斯罗萨了吗?也难怪,最近多弗朗明哥的军火交易愈发频繁,被革命军摸着线索查到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酷o匠\网":首发S@

  克尔拉小声道“你身上有血腥味,否则我应该是无法察觉到你的。”

  艾米一笑,并没有露面,站在树上看着她“革命军的人为何会到这里来。你有什么目的吗。”

  “你又有什么目的,你一路跟着我来到这里,既没有惊动侍卫,也没有告诉其他人,说明你并不是要抓我。”克尔拉敏锐的看向她藏身的大树。

  艾米从树上跃下,和她保持了一段距离,克尔拉看到了她的样子,眼神明显有一丝惊讶,随即掏出了一个小本子,仔细对照着她看了许久,结结巴巴的说“你没死啊,埃斯……”

  她的眼中忽然露出杀气,吓得克尔拉一下子闭了嘴“啊……”

  艾米后退了几步,看着她“你怎么知道那个名字。”

  克尔拉晃了晃手里的小本“重要的人,我们这里都有记录哦。不要小看革命军。而且……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三方势力都在找你啊。”克尔拉一笑。

  “找我……做什么。”艾米皱眉。

  克尔拉双手叉腰“多弗朗明哥放出了手下人造自然系能力者已经死亡的消息,想必说的就是你吧。”

  “是我不错。”

  “他很高明的,这不是什么大新闻,任谁看都只是死了一个手下而已,但是曾经想要拉拢你、或者想要杀死你的人都知道你是谁。没有找到你的尸体,是绝对不会相信你已经死了的。其中就有……海军、特拉法尔加·罗,以及……四皇,红发香克斯。”克尔拉说到最后声音微扬,看到她有些惊讶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你真的不知道啊。”

  艾米有些凝重的看着她“我正在被监禁,他对我处于消息封锁状态。我不会知道这些事。……红发……在找我?”

  “嗯哼~暗地在寻找了,是亲戚或者熟人吗?还是……他只是想拉拢你?”克尔拉的目光有些咄咄逼人。

  “呵,别想从我这里套出什么情报了。想拉拢我的人很多,我只是惊讶会惊动四皇。”她浅笑。

  克尔拉从本子里拿出一张照片,丢了过去,艾米抬手接住,照片上是她在无名小岛的巷子里,撞倒喝醉酒的香克斯的一幕,照片像是从巷子角落里拍摄的,镜头正冲着她,她的脸上任谁看都是一脸不自然的紧张。

  艾米忽然释然的一笑,酒红色的眼眸将眼前的人锁住“你不是来查军火的,你是来找我的。你也不是恰好躲过了那些岗哨,你早就算好了路线,将我引到这里来。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吗。”

  克尔拉尴尬的笑了一下“我还以为自己能骗你更久一点。我当然是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这里不是你的归处,埃……艾米。革命军会永远向你伸出援助之手,如果你需要我们帮你找到红发也可以……”

  “对不起我不需要。”

  克尔拉为难的看着她“……真的吗。你的状况看起来很不好。”

  “你们关心的不是我好不好,是制裁者好不好。你把我千方百计叫到这里来我还得自己回去。快走吧,士兵应该已经发现我不在了。”她侧头看向了身后隐隐的手电筒光芒。

  克尔拉有些失落,但是还是要先离开保证安全,她看着她“……随时可以联系我。艾米。”

  她笑了一下,表示毫不在意。她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看向了身后越来越近的搜索士兵,将自己的身体元素化,已极快的速度隐藏在空气中的水汽里前进到了王宫的顶楼。她从窗户飘了进来,在屋子里恢复成了人形,屋子里没开灯,是一片黑暗,乌云将月亮遮住,她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她摸索着找到灯的开关,摁了下去。屋子里的灯亮了起来,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看着她的多弗朗明哥,她明显的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是一颤。他什么时候……她一怔,他一直坐在那里吗?

  她有几分尴尬,她疏忽了,既然士兵都出动去寻找她,那她一定是惊动了他了。

  他出奇的冷静“去哪了?”

  她眼珠轻转,说“有个人……把我引出去了。”

  “我再问下去,也不能确定你说的就是真话了。所以,我不再问了。”他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可怕。

  她低头浅笑,是,她也省的去想什么谎话来搪塞他。

  他向前挪了下,探身过去盯着她“我要怎么样才能教会你什么是听话,什么,是服从。”

  她有些莫名的紧张,慢慢的走近他“我都听你的就是了。今天事出突然,我也是被人引出去的。”

  他看着她“看着我。”

  她看着他,叹息了一声“抱歉……”

  他将自己的额头抵住她的,抬手扶上她的后脑,低声道“除了死,你不会有第二种方式离开这里,离开我身边。你得记得,是我收留了你,培养你、保护你。知道么?”

  她看着他的眼眸,轻声道“知道了。”

  他垂眸看着她身上的绷带,忽然想到曾经自己的手上满是她的鲜血,他曾经感受过她变的冰凉的体温,他只知道那种感觉很不好。他想到刚才看到她被刀刃砍过的时候,心底一下子涌上的愤怒,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疑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