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从床上走下,慢慢的走到了窗边,外面已经是黑夜,她呆在这里,已经混淆了白天黑夜,只要警报响起她就要冲到关着试验品的房间之中。

  她看向窗外,从顶层的小屋可以看到钟楼,她微微皱眉,看到了钟楼上坐着一个人,她一怔,是多弗朗明哥。她缓缓后退,让自己的身体元素化,变成水滴从窗户轻巧的飘了出去。

  她在他身后缓缓凝聚成人形,默默地站在一边。

  他看着王宫之下的风景,低声道“一号稳住了?”

  她轻轻点头“是。”

  “怎么稳住的。”

  “……和你当初救我的方法一样,武装色。”她看着他的背影。

  他咧嘴笑了一下“聪明。可是你有研究出原因么。一号可是存活率最高的人。”

  “存活率……呵,存活率只是相对而言罢了。你知道,哪怕是我,现在的存活率也并非100%。”她也看着王宫之下,她不知道王宫有什么好的,高高在上,底下的东西都看不清晰。她还是喜欢西海的小村落。

  “你很喜欢站在我身后。”他忽然开口。

  她一愣,确实……她总是习惯性的站在他身后。

  他玩弄着手里的电话虫,像是刚和谁通过话一般“作为一个杀手,你不喜欢别人站在你身后。但是……”他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她。“印象中,你总是站在寇拉松身前。”

  她看着他,盯着他,听到了他说的话。

  她自己都没有注意过,但是仔细回忆,确实如此,迄今为止,她能够容忍站在她身后的人,只有罗和寇拉松。

  他看着她,低声道“你从来没有完全的信任过我。那你为何死心塌地的信任着寇拉松。”

  “他救过我的命。”她对答如流,然而刚说完,就看到了他轻蔑的目光。

  “所以我说你忘恩负义,艾米。我说过,忠心于我,我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他一字一句的重复。

  她上前了一步,看着他“那你想要的,又是什么呢……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拜托你不要用什么家人什么家族干部来骗我,你早就知道我是海军派遣的间谍,你甚至连我和罗的联系都知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古代兵器的秘密吗。人造自然果实的实验体?”

  他面无表情,停滞了片刻才开口“我起初只觉得你是一个有趣的小丫头而已。”

  她微微动容,有些无言以对的看着他,她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缓缓后退几步,逃开了他的视野,站在了他的身后,她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她的脑子很乱,除了身体上的混沌,还有心里的五味杂陈。是她,先把自己想的太过复杂。记忆之中每一次和他这么平静的交谈结果都是不欢而散。

  她深呼吸,只是觉得累,觉得没力气去恨,没力气去报仇,也没力气去想什么未来,去找什么希望。忽然又有警报声响起,她拿出自己兜里响不停地电话虫。

  “第三十九号试验品判定死亡。”

  她轻声叹息“我知道了。”

  她转回头时,只看到他正在看着自己,她躲开了他的目光“我去看看。”

  她匆匆的走到了地下室的门前,忽然听到了一阵混乱的打斗声,她连忙打开门,开门的同时,一个青年男人握着刀冲她砍下,她的手还没从门把手上放下,只得后退一步躲闪,然而事发太过突然,刀刃从她的右肩一直划到左腹。

  戴林杰拎着另外两个动乱的人,惊呼出声“艾米!”戴林杰打晕手里的两个人,摘下一边的电话虫“少主!!地下实验室出事了!”

  他的电话虫还没放下,就看到多弗朗明哥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地下室门口。

  他看到了艾米胸前的伤,又看向了再度挥下刀的男人,抬起了手,尖利的线就要落下。

  但是下一秒,一把太刀就无比精准的将男人的心脏完全的贯穿,她握着刀柄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刀连带着男人的身体牢牢地插在了地上。

  通道里刚才还在叛乱的实验品们忽然一片寂静,她握着刀柄眼睛变为了蓝色,她将刀锋轻轻一转,男人的身体瞬间化成了一滩清水,清水顺着刀柄倒流,流入了她的体内,她胸前的伤口马上就愈合了一半。

  她的眼睛扫过前面的人,低声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自己回去。留在这里的人,只有死。”

  她冲在通道里镇压的士兵和戴林杰勾了勾手指,他们就会意的跑到了她身后。

  一个女人轻声开口“回去……我们就能活吗?!”

  女人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身后的人有一半默默地退回了自己的房里,但还是跟过来了一群。艾米面无表情,抬手将地下室防水的大门关上,双手覆在门上,忽然地下室通道变成了一片海洋,源源不断的海水从大门涌入地下室,很快,地下室通道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密封浴缸。戴林杰捂住嘴笑了一下“艾米生气了~!”

  多弗朗明哥也是不明意味的一笑。

  手指忽然一痛,异于体温的冰凉让她看向了自己的手,她看到了手指上特殊的那枚戒指。眼中的蓝色一下子褪去,她仿佛被烫了一样收回了自己的手,海水也慢慢的褪去,地下室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她打开门走了进去,那些刚才还想叛乱的人已经毫无战斗力的趴在地上呛咳着。

  多弗朗明哥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抬手对士兵们道“把他们都押回去。”

  戴林杰跟着士兵们将试验品带回自己的房间,她抬手轻抚过自己胸前的伤口,方才躲避不及时,那一刀分明已经砍中了她的内脏,还好她吸收了那个人的力量,才使得内脏的伤大部分已经愈合,只是留在皮肉上浅浅的伤还没有愈合。

  戴林杰从远处跑来“艾米你刚才的样子太帅了!他们都怕死你了,说你是怪物呢!”

  她听到这话怎么也笑不出来,她将捂住伤口的手放下,看着满手的鲜血,疼痛有些麻木,她吸收了那个人的力量之后,痛感就麻木了许多。

  戴林杰惊讶的说“没好吗?我以为你刚才已经完全愈合了呢。”

  她低声道“一个人的力量很少,不可能愈合。”

  “你刚才明明是要将他们全部吞噬,为何停止了。”多弗朗明哥开口。

  她转头看向他“我不会的……”

  他轻蔑的笑了一下“艾米,不要骗自己。”

  她咬牙,她没有自己骗自己,她只是愤怒的时候感觉自己变了一个人一样“别再说了。”

  多弗朗明哥冷笑,捏起她的下巴“那才是你。”

  她挣脱开他的手,转身去拿插在地上的刀,忽然感觉眼前不远处有个身影晃了一下,她警觉的握着刀看着角落“出来。”

  u看IE正}A版,/章(!节R上酷匠"网-

  角落里的少年探出头,一双水蓝色的眼眸盯着她,瑟瑟发抖。

  她皱眉“布斯。你想要逃跑吗?”

  布斯结巴的说“没、没有……我只是……啊,对了,门被别人打开了,我就出来看了看。”

  她的眼眸轻转,看着他身上被水浸透,显然他刚才就在此处,不过遭到海水强压却没有倒下,这个孩子显然异于常人呢。她将村正收回,看着他“撒谎的水准不高呢。”

  布斯看着她缓缓走向了自己,吓得一下子跌倒在地。

  她看着他,冲一边的士兵招了招手“带他回去。”

  布斯也不敢乱动,只得被士兵拉扯着回到了实验室。

  多弗朗明哥双手抱在胸前,满意的笑“看来这批实验品还是有惊喜的。”

  她的伤口缓缓恢复了应有的痛感,她抬手捂住胸口,低声道“只有这一个罢了,其他的人都只是等死而已。把戴林杰调过来帮我看守吧,面对这些水系的能力者,他最适合。”

  多弗朗明哥点了下头“可以。你察觉到了么。”

  “什么。”她看着他。

  “那孩子看你的眼神,和你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样。”他低声笑“既恐惧又向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