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春虎早上醒来,看着自己两边各自枕着自已一只手臂的赵蕥之和奥黛丽-赫本,一个是中国首届华鼎奖表演艺术家,被誉为“华人第一美女、一个时代的坐标”;一个是曾被选为有史以来最美丽女人,亢春虎心中满满的自豪与欣喜,不自觉的在两女脸上吻过。

  两女因为亢春虎动作引起的震动,赵蕥之小脸蹭了蹭亢春虎的肩膀身子又拱了拱。而奥黛丽-赫本搭在亢春虎身上的大腿往下压了压,放在亢春虎腰间的手也不自觉的抓了抓。

  亢春虎吻的那一下颇有声色,两女都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两女睁开眼看着傻笑不停的亢春虎,眼里全是迷茫。

  亢春虎看两女醒来微微一紧手臂,让两女贴到自己的两颊,然后大声道:“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赫本中文还没到能听懂古诗的地步,但赵蕥之却是听的明白,她想想自己和赫本昨晚的表现,加上和今早这无力的样子,心中大羞。

  奥黛丽-赫本看着赵蕥之把头埋在亢春虎的颈间一时有些疑惑,她伸出搭在亢春虎腰间的手,很是无力的在赵蕥之玉背上轻挠下软绵绵的道:“小芝芝你怎么了?”

  赵蕥之枕着亢春虎的肩颈,嗅着让她安全的气息,拖着过度“劳累”的身体感觉自己又要睡着了,结果奥黛丽-赫本一个“小芝芝”,赵蕥之立马没了睡意。

  赵蕥之有些羞恼的抬起头,一脸晕红忸怩着道:“什么小芝芝啊,你在这么叫我生气了啊。”

  “哟,昨晚某人叫你小芝芝的时候你怎么不生气啊?当时你可是一脸享受的样子,让我想想当时某人还怎么叫你来着,哦,对了……”奥黛丽-赫本视赵蕥之的威胁如空气一般,最后正要说什么,却被亢春虎咬住了嘴唇。

  亢春虎先是轻咬著奥黛丽-赫本的上唇用自己的嘴唇轻抿着,然后又转向下唇,最后吻的奥黛丽-赫本都动了情,两人激吻起来。

  原来赵蕥之拿奥黛丽-赫本没办法,就用手在被子下面拧起亢春虎来,她自己之所以被奥黛丽-赫本取笑还不是因为亢春虎,谁让他在自己意乱情迷的时候乱叫自己,而自己那时真是亢春虎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平时叫亢春虎不要这样,结果亢春虎只会说“这是闺房之乐”就搪塞过去,要是被自己逼得急了,就算当时答应了自己,过后还是会旧习不改,而且还会加倍的羞气自己,还美其名曰“振夫纲”。

  亢春虎被赵蕥之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挠痒痒”,自然是明白赵蕥之的意思,于是亢春虎替赵蕥之教训起奥黛丽-赫本来。

  赵蕥之看着亢春虎让奥黛丽-赫本说不下去,自己的心情也平复了一些,但亢春虎和奥黛丽-赫本好像越来越投入了。

  赵蕥之是真的“娇无力了”,而且这会儿才8点多,平时这种情况都是要睡到10点甚至是中午才醒的,所以赵蕥之赶紧挠了挠赫本的脖子。

  奥黛丽-赫本虽然是西方人的体质,但体质越好那自然承受的恩泽也越多,所以奥黛丽-赫本此时也是无力再战。

  赵蕥之看着两人终于分开了,赶紧给奥黛丽-赫本解释起来。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你们东方人的谚语还真是含蓄。”奥黛丽-赫本一脸涣然大悟的样子。

  “不是谚语,是古诗,说了几次了,真不长记性。”亢春虎佯装含怒的说道,最后在奥黛丽-赫本的脸上使劲裹了一口。

  本来放在平时是要打屁股的,可是这会够不到就只能这样了。

  虽然奥黛丽-赫本有时的确是分不清谚语和古诗词,但更多的时候奥黛丽-赫本只是想和亢春虎互动一下而已,每次被亢春虎说教时,都能让奥黛丽-赫本感觉到这一切是如此的真实。

  以奥黛丽-赫本的聪明才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学会国语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好了,你们在睡会吧,你们为夫我就在这里抱着你们。”亢春虎紧了紧抱着两女的手臂,看着两女眼中的困倦,很是体贴的在两女发间吻了下道。

  $v酷va匠}网$首+发¤-

  昨晚两女之所以会这样放纵,而且赵蕥之还请了一天的假,就是因为知道亢春虎后天要去美国,马上要分开了,自然更珍惜在一起的时间。

  原先是赵蕥之喜欢用双腿夹着自己睡觉,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一起生活久了互相影响,还是习惯也能传染的原因,现在奥黛丽-赫本也喜欢夹着自己睡觉……

  最后一直到中午12点赵蕥之和奥黛丽-赫本才陆续醒来,不过在亢春虎看来两女是渴了才醒的,至于饿醒的可能性,亢春虎表示“不便解释”。

  三人在床上有磨磨唧唧了20多分钟,亢春虎先是去洗了个澡,然后放好水把两女抱进浴缸,两女都不是那种特别丰满或高大的类型,所以一个浴缸刚好够了,当然要是加上亢春虎一起洗也是有办法的,这里就暂时不提了……

  在赵蕥之和奥黛丽-赫本相互帮着搓背洗澡打趣的时候,亢春虎已经在厨房里忙活了。

  亢春虎一边听着两女的欢声揶揄,一边做着饭。

  浴室门是不关的,这是亢春虎亲自下厨而得到的奖励和福利,亢春虎认为一起洗澡能增进两女之间的感情……

  等亢春虎做完饭,两女才穿着浴衣,一边搓着头发一边嗅着鼻子走向餐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亢家老三说:

 PS停更这段时间可能是憋坏了,这几章写的很闷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