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公子这时是真害怕了,他惊恐的道:“我爸是秦氏地产公司董事长,我二叔是无线的股东,你要是……”

  “咔”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打断了秦公司的话头,同时也传到所有人的耳中。

  “你刚才想用这只手抓赫本女士是吧?你知道这样粗鲁的对待一位女士是不绅士的吗?”亢春虎看着惨叫一声抱着自己手臂的保镖笑着道。

  亢春虎说完不等那个保镖回答,就好像刚才不是自己捏断他人手臂一样,继续温和的把目光看向秦公子笑着道:“你刚才说的很好,继续吧,我听着哪!”

  秦公子就像一个突然被捏住嗓子的鸭子一样,不停的往外喘着气但却发不出声音,他是真的被吓坏了,眼前的亢春虎就像个恶魔,虽然是在笑着和自己说话,但那眼神中的寒意却好像把他的血管都冻住一样。

  “看来你是准备保持沉默,那么这就有些难办了,为了不耽误我们大家的时间,我看这样吧,我多费些事,就把你的两只胳膊都做成三节棍吧。”亢春虎用手摩擦着下巴好像吃了大亏一样的说道。

  “不,不要,你不能这样,我二叔是无线董事会董事,赵蕥之你还想在无线演戏吗?想想后果……”

  秦公子发现自己亮出的名号对亢春虎一点用都没有,所以秦公子惶恐的想通过威胁赵蕥之好让亢春虎罢手,结果看着亢春虎的手伸到自己的手腕上,然后他睁大眼睛死死的看着亢春虎,眼里还有着一丝哀求。

  “阿虎,算了,咱们走吧。”赵蕥之的声音在秦公子耳中好像天籁一般响起。

  亢春虎转头看着赵蕥之,赵蕥之担心的看着亢春虎,赵蕥之也很讨厌这个秦公子,但她更怕亢春虎为此被警察抓。

  亢春虎对着赵蕥之点点头,然后又看着秦公子想了想,也对,让他在蹦达几个月,到时候在好好收拾他。

  亢春虎刚要起身,奥黛丽-赫本突然插言道“他刚才看我的眼神色迷迷的,我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好人。”

  本来已经站起来的亢春虎,又在秦公子闪烁的目光中蹲了下来。

  “看来秦公子你真是很风流啊!”亢春虎说完,不等秦公子在说话,亢春虎两拳把他打成了熊猫眼。

  亢春虎可不是养虎为患的人,为了安全他在秦公子的身上做了些手脚。

  其实人体是个很奇妙的存在,人体如果要宏观的说,人的生老病死其实都是人身体内部平衡的变化,一旦平衡被打破那自然就会发生各种情况,这就和中医讲求的五行平衡有关。

  大家如果常关注新闻就会看到一些很奇怪的报道,像有的人被车撞了以后,当时一点事没有,结果过了可能半天甚至好几天后却突然死了,而死因就是前段时间的车祸,这就可以理解为刚出事的时候身体的平衡被打破了一点,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严重,到最后就彻底崩溃。

  亢春虎在这个秦公子身上做的就是这样,他用巧妙的方法在秦公子身上弄了些内伤,现在从表面上还看不出来,而且他最近也感觉不到,即使过几天去医院检查也只是内脏有些出血,虽然也能治好,不过在医院躺上三四个月是少不了的,而等他出院后等待他的将一场噩梦,亢春虎很期待看到他那天的表情。

  亢春虎带着赵蕥之和奥黛丽-赫本走出休息区,三人后面还跟着赵蕥之的小助理于茜。

  r酷匠《#网$首发Yb

  剧组的所有人包括导演都看着走出的四人,不过亢春虎没在意这些,而是把于茜叫了过来。

  “你去找剧务把今天在场的,所有人的名单要一份,然后你在核对下。”亢春虎吩咐这于茜道。

  于茜全程看到刚才亢春虎的表现,自然不敢不听,看了赵蕥之一眼就乖乖的去办事了。

  “芝姐,你也知道我收购了丽的,我想让你过档到丽的,一个是在我们自己的电视台工作能自由些,同时你也能帮我盯着点,丽的那里我昨天已经安排兰姐去财务部,我不放心她一个人,你去了正好还能有个照应。”亢春虎没有隐瞒的对赵蕥之说道。

  亢春虎和赵蕥之现在的关系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

  赵蕥之想了想道:“我和无线的合约还没到期,现在过档过去要给不少违约金。”

  这时的赵蕥之比原空间红多了,但是以前和无线签的合约还没到期,赵蕥之以前签的是“全经纪人合约”,而不是后来大牌明星的“部头约”。

  “没事,我们赔给他就是,咱们就是钱多,再说这事也是无线的问题,演员在片场被骚扰连个说话的都没有,要是无线这次不阻止你过档丽还好,要是阻拦那我们就按合约赔钱给他,不过这笔帐我会找回来的,肯定不会让芝姐你白受气。”

  听着亢春虎坚决而自信的话,赵蕥之也不再说什么,在小事上赵蕥之还能自己做主,但在大事上赵蕥之最多就是建议下亢春虎,而亢春虎既然已经替她拿了主意,那赵蕥之就不会在反对。

  商量完以后,亢春虎又和奥黛丽-赫本一起调戏起赵蕥之来,因为亢春虎晚上要惩罚赵蕥之,奥黛丽-赫本对此是一直记在心里,她听出亢春虎以前惩罚过赵蕥之,而她又没见过亢春虎怎么惩罚,所以不停的问着赵蕥之惩罚的细节,而亢春虎在一边也不时的添油加醋。

  赵蕥之被两人说的感觉都要羞死了,尤其还有那么多人看着,让她想扑到亢春虎怀里躲一躲都不行,还好这时她的助理于茜走了过来。

  于茜把名单递给亢春虎,亢春虎早就把在场的人数都在心里数过了,扫了一眼名单,发现人数对了,就叠好揣进怀里。

  亢春虎对着于茜道:“芝姐要过档丽的,你有什么打算,想继续跟着芝姐吗?”

  于茜怯怯中带着崇拜的看着亢春虎,听到亢春虎的话,于茜想都没想就高兴的点头道:“我想跟着芝姐,我从进入无线就是芝姐的助理,我不想跟着别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