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8点多,奥黛丽-赫本又和平时一样,坐在后院的阳台上,看着远处月色下的山林绿水。

  奥黛丽-赫本在前段时间刚和安德烈-多蒂离婚,因为她对安德烈?多蒂的忍受已经到达了极限,每次看到报纸杂志上出现安德烈-多蒂与某女厮混的照片就会让她的感情受到伤害,而安德烈-多蒂这10年来不仅没有一点收敛,还越发的肆无忌惮,所以奥黛丽-赫本终于在前段时间选择结束了这个可怕的噩梦。

  正当奥黛丽-赫本在内心低沉的想着心事时,奥黛丽-赫本突然在余光中感觉前面有个白色东西。

  奥黛丽-赫本猛然抬头,只见一架白色的钢琴悬浮在她面前,皎洁的月光照在纯白的钢琴上,奥黛丽-赫本眼前的一切显得格外梦幻。

  奥黛丽-赫本蓦然的站了起来,这才看到在竖起的顶盖后面坐着一个一身黑色燕尾服的青年男子。

  这个男子一看就是个东方人,不过男人俊朗的五官上带着一丝温馨的微笑,可能是感觉到自己在看他,男子抬起头向着奥黛丽-赫本微微的低头一笑。

  “献给你,我的精灵,愿你今夜不再忧愁!”亢春虎用莎士比亚的咏叹调,加上自己磁性嗓音温和的用英语道。

  Westandheretoday,togetherasone。

  看正3版章节wv上+酷h*匠#网

  Youbrightenmydaysjustlikethesun。

  Wheneverythingaroundislikestormyweather。

  Wealwayssurvivecausewereinthistogether。

  Whoeversaidthatwecouldneverholdon。

  don'tknowIfoundmystar。

  (Babyyouaremystar)……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奥黛丽-赫本好像做梦一样,在亢春虎刚说完话的时候,奥黛丽-赫本还想在追问下,可是陌生男子没有等她说话就自顾自的唱了起来,而随着陌生男子的第一句歌声唱出,有很好家教的奥黛丽-赫本就本能的没有在开口,况且这时的奥黛丽-赫本还处在震惊之中。

  随着陌生男子的歌声,奥黛丽-赫本一点点沉醉进去,等歌声消失在耳边的时候,奥黛丽-赫本还在回味着曲中的歌词,对于从小就在音乐学院上学的奥黛丽-赫本,她好像能想象出歌中一个男子对着自己的爱人诉说着自己的爱,没有华藻的词语,有的只是爱的感受与希望。

  终于等奥黛丽-赫本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又是原本的样子,白色的钢琴和陌生的男子好像是自己做了个梦一样,奥黛丽-赫本不由想到刚才是自己的幻觉吗?不过那歌声却又如此清晰的回荡在耳边。

  “你是谁?为什么……”奥黛丽-赫本走到刚才陌生男子坐着的护栏位置,扶着石质护栏眺望着远方呢喃着。

  亢春虎在弹唱完后一翻身就跳了下去,然后把钢琴竖起来,飞快的顺着墙边消失,然后又挎着钢琴跳出奥黛丽-赫本的家,把钢琴从身上卸下来放到车上,开车回了酒店,一路上亢春虎都在想着奥黛丽-赫本听歌时的样子,真是魅力无限啊。

  今晚的一切都在亢春虎的计划中,亢春虎原本只是想看看自己心中的女神现在过的怎么样,结果打听到奥黛丽-赫本的近况后亢春虎就决定对奥黛丽-赫本进行拯救,所以就有了今夜的事情。

  至于悬浮的钢琴,亢春虎是参照了大军鼓的样子,钢琴外面被一个钢架子固定着,把钢琴腿拆掉,亢春虎把架子固定在自己身上,就像军乐队里面的大军鼓手一样,只不过人家用支架把大军鼓固定在身前,而亢春虎的把一架钢琴固定在身前,亢春虎就是这样让自己和钢琴融为一体,然后亢春虎坐在阳台的扶栏上,为了弹奏时更加稳定,钢琴下面被亢春虎用腿垫着。

  转过天来,奥黛丽-赫本在床上一睁眼首先想到的,就是昨晚那个陌生的男子,那悬浮在空中的钢琴,还有那好像雕像般棱角分明的容貌,即让她记忆深刻又感觉很不真实。

  奥黛丽-赫本这一天过的都有些恍惚,管家甚至以为她生病了,准备带她去镇上的诊所看看,不过奥黛丽-赫本知道自己只是会不时想到昨晚的事情而已。

  夕阳又一次缓缓落下,奥黛丽-赫本再次坐在后院的露天阳台,只不过这一次相比以往多了些期待。

  又到了于昨天陌生男子出现的时间,奥黛丽-赫本有些紧张的低头喝了口茶,等在抬头的时候,奥黛丽-赫本的眼睛立时睁得大大的。

  奥黛丽-赫本再次站了起来,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个陌生男子。

  “献给你,我的女神,愿今夜我能带给你浪漫一刻!”

  同样的话语,但这次亢春虎是用法语说的,而接下来的歌曲也是用法语唱的。

  Westandheretoday,togetherasone。

  Youbrightenmydaysjustlikethesun。

  Wheneverythingaroundislikestormyweather。

  ……

  等奥黛丽-赫本再次从曼妙的歌声中回过神来的时候,陌生的男子就如同昨天一样,已经消失在阳台之上。

  奥黛丽-赫本有些略失仪态的跑到扶手处,她向下看去却依然是空空如也,但这回她保证自己没有出现幻觉,一切都是真的。

  这一夜睡前奥黛丽-赫本有些辗转反侧,但睡着以后她做了个美梦。

  当又有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奥黛丽-赫本感觉自己好久没睡的如此舒服和安心了。

  这一天奥黛丽-赫本都心情愉悦,就连她的老管家都感觉奥黛丽-赫本年轻了不少,老管家还以为奥黛丽-赫本走出了前不久离婚的阴影,已经想开了放下了,所以才如此轻松。

  当夜幕降临,奥黛丽-赫本今天比平时还要早的坐到了露天阳台上,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特意打扮了一番,此时奥黛丽-赫本的心里竟然有些紧张和期待,就像年轻时第一次演出,第一次……

  当时间又快到达那个时刻的时候,这回奥黛丽-赫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的阳台,她誓要亲眼看看这个陌生的男子究竟是怎么出现的,这个问题她这两天可没少考虑。

  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在奥黛丽-赫本眼中先是一个钢琴升起,接着就轻飘飘的停在那里,奥黛丽-赫本激动的站了起来,果然又是那个陌生的男子坐在那里。

  奥黛丽-赫本迈步想走进一些,没想到这个男子却轻轻的抬起手做了个止步的手势。

  “献给你,我的宝贝,愿今夜我能在你的脑海中徜徉!”

  亢春虎的声音依旧,不过这回是用的意大利语,当然歌曲也是意大利语唱的。

  这次奥黛丽-赫本依然听的入神,不过等亢春虎唱完的时候,奥黛丽-赫本立马清醒过来。

  “这个歌曲叫什么?你又是谁?”奥黛丽-赫本极速的问道,她怕说的慢了亢春虎又消失了。

  “Can'tStopLove”亢春虎说完带着一脸柔情的微笑身体向后折了下去。

  PS金钱、地位、名声对男人来说是最大的CHUN药,当然对女人也如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