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大厦也算是香港的老字号大厦,太子大厦始建于1965年,到现在也有15年的历史,大厦总共有27层,其中下面5层是购物商场,其余层数则属于办公楼对外出租。

  亢春虎走进大厦也没去在意附近琳琅满目的商店,而是直接走到电梯口,直接坐电梯来到了20层,也就是麦嘉华所在XS公司的那层。

  电梯门一开,亢春虎就看到对面墙上贴着“XS国际金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香港)”,在公司名字的最前面是公司标志。

  y最'4新章^H节.d上酷匠网

  亢春虎往里走到前台接待处,一个20岁上下相貌清秀的女孩立刻站了起来,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向亢春虎问候着。

  “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能帮你?”

  “你好,我姓亢,我和麦嘉华麦先生事先约好了,请帮我通知下。”

  “好的,请稍等。”女孩说完一声,就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女孩说了几句,然后对着亢春虎笑道:“亢先生请稍等,麦先生马上就来。”

  亢春虎点点头表示下感谢后,就在附近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至于和这个小美女搭搭讪,亢春虎还没那么饥渴……

  没让亢春虎多等,也就一分钟左右,麦嘉华就一脸笑容的出现在亢春虎面前。

  “亢先生真是贵人事忙,这个撒手掌柜做的可是真省心。”麦嘉华一边说着一边和亢春虎握了下手。

  对于亢春虎,麦嘉华是满意的没话说,从来都是他打电话向亢春虎汇报各种近况,亢春虎从来不追问他有没有赔,或是又赚了多少,至于说指手划脚的乱掺和就更是没有。

  亢春虎好像不把那些钱当成自己的一样,一点紧张的意思麦嘉华都看不出来,对于自己是全权放手,用中国的话说来说,让麦嘉华有种遇到伯乐的感觉。

  要知道亢春虎可是在他这里有500多万美元的投资,而且这是一个月前的数字,现在这500万的最新利润值已经变成1800万美元,当然这只是按现在的股票价格来算,至于最后成交以后能挣多少,那就要看麦嘉华的能力和运气了。

  “麦先生,我想你一定玩的很疯狂吧?”亢春虎没有在意麦嘉华的调侃,而是语气轻松似有所指的道。

  麦嘉华不由想起,亢春虎离开香港去美国前两人的对话,那时自己给亢春虎贴了个疯狂的标签,亢春虎那时说自己会更疯狂,虽然现在自己没有亢春虎说的更疯狂,但确实也有些疯狂,公司的同事现在都叫他疯狂的老麦。

  “好吧亢先生,我承认我最近确实有些疯狂,你知道的,看着那些数字一个个的变化,最后化成一张张钞票,那种感觉真的无法形容。”麦嘉华居然对着亢春虎用起了咏叹调……

  麦嘉华带着亢春虎来到他的办公室,他亲自给亢春虎倒了杯茶,然后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亢先生……”

  “叫我阿虎或是亢就行,我想我们现在也算是伙伴关系吧!”没等麦嘉华说完,亢春虎就打断了他。

  “好吧,阿虎,你也可以叫我老麦,实事上我很喜欢老麦这个称呼。”麦嘉华摊了下手笑着道。

  “阿虎,现在我们的投资已经由原来的500万变成了20倍杠杆的1个亿,当然我是把这500万分开投资,以昨天的股价来计算,现在我们已经快要赚到20%,也就是2000万美金,我想在下个月的月初,你的500万美元就会变成2000多万美元。”麦嘉华给亢春虎介绍了一下最新的情况。

  “干的不错老麦,不过我想你在明年的时候也会成为一个千万美元的富豪。”亢春虎喝着茶水,平静的说道。

  “好吧!那我这个千万富豪就提前向阿虎你这个亿万富豪道谢了。”麦嘉华有些无奈的道。

  对于亢春虎听完没有高兴的跳起来,麦嘉华是有些失望又感觉在情理之中,自从接触过亢春虎后,麦嘉华就知道了什么是绝顶的天才,而对于亢春虎这种永远智珠在握的信心感,麦嘉华也有些习惯了。

  说完正事,两人又聊起了一些各自感兴趣的事情,一直到快6点时,麦嘉华邀请亢春虎去吃晚餐,亢春虎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理由是“家有美眷在望,需要辛勤安慰。”

  对于亢春虎的拒绝麦嘉华也早有准备,不过对于亢春虎拒绝的理由还是让他有种要醉的感觉。

  亢春虎走出太子大厦,这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车流拥堵,还好太子大厦离中环码头很近,亢春虎可以直接走到码头坐船过海。

  今天之所以去麦嘉华那里是因为亢春虎最近忙着电影的事,一直没有关注麦嘉华这里,麦嘉华一再邀请下亢春虎才答应来看看,顺便听听麦嘉华的报告。

  这时的中环码头一共有10来个渡轮线路,去尖沙咀的有三个渡头,其他都是去南丫岛和大屿山等地,亢春虎要坐的就是去尖沙咀的渡轮。

  虽然走红磡海底隧道比做渡轮要快也方便,但在这个下班高峰选择渡轮过海的人却更多,尽管渡轮有些拥挤和费事但比起被堵在海底隧道里,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渡轮。

  亢春虎来的很巧,正好有一班渡轮要发船,亢春虎显然是不能买到这班船票,不过当亢春虎拦住一个提着公文包正要上船的青年人,并拿出100港币时这些都不是事。

  亢春虎走上渡轮也没找座位坐下,他直接来到渡轮的二层,靠在护栏上看着香港的夕阳,一点点沉入大海。

  这时在他右手边5、6米远的地方,一个女孩也双手抓着护栏看着大海,亢春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没想到这一看发现自己认识这个女孩。

  和亢春虎同样看着夕阳的女孩,就是曾经和自己有一面之缘的钟楚虹,此时的钟初虹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要落寞。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钟楚虹虽然也很寂寥,但起码眼里还有希望的光芒在闪烁,但这次看到的钟楚虹眼里全是迷茫,好像找不到回家道路的迷途小孩。

  亢春虎走到钟楚虹身边,也双手扶着护栏用和钟楚虹一样的姿势看着大海,然后亢春虎对着大海轻声吟诗一首。

  未离海底千山黑,才到天中万国明。

  若有风雨遮望眼,日破云涛神州红。

  本来钟楚虹正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突然身边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让自己又回到了现实中,钟楚虹不由的看向声音的方向。

  “钟小姐想必也不记的我了吧!”亢春虎侧头带着微笑看着钟楚虹道。

  “你是……我看你眼熟,就是有些想不起来了。”钟楚虹歉意的道。

  亢春虎摆下手,笑道:“钟小姐还能感觉我眼熟已经是难得了,我们半年前在广播道的巴士站见过。”

  “哦,对了,你是那个说自己是副导演的人。”钟楚虹在亢春虎的提醒下,一下就想了起来。

  钟楚虹露出涣然大悟的表情后,又想起那时眼前的男子还叫自己是“最美港姐”,想到这里钟楚虹就有些羞涩。

  “从新自我介绍下,我叫亢春虎,你叫我阿虎就好,今年19岁,我现在已经是导演,而且我拍的第一部电影《鬼打鬼》,不出意外的话将在下个月的5号上映,到时可要关照一下哟。”亢春虎估计钟楚虹早就不记的自己名字,所以又重新介绍一下省的大家尴尬。

  听完亢春虎的话,钟楚虹惊讶道:“你都拍自己的电影了!你不用叫我钟小姐,叫我阿红就行。”

  听完亢春虎的话,钟楚虹不由的拿亢春虎和自己比较了一下,亢春虎比自己小一岁,上次见面还是副导演,这次见面人家都自己拍电影了,而自己参与拍摄的电影不能说扑街,但也成绩惨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