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

  这是手枪击锤板的声音,也就是说有一只手枪已经处于待发射状态,而迪克想来这个巷子里想来除了亢春虎他们也不会再有别人。

  这时的亢春虎还在阴影里,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而右手却已经离开了麦当娜的红唇,此时正拿着黑人兄弟送他的手枪指着迪克。

  麦当娜此时已经有些适应了黑暗环境,所以他能隐约的看到亢春虎右手平伸,手里还握着一把枪。

  这时迪克的两个白人手下也走了过来,他们还没发现这里的情况,等他们走到迪克身边发现不对的时候,本能的就要掏枪,一个声音从阴影处传来。

  “嗨Man,我要是你们就不会这么做,虽然我的枪法不好,但在这个距离上应该不会太差。”亢春虎一边语气轻松的说着,一边怀抱着麦当娜走出阴影。

  迪克和他的俩个手下的注视下,最先看到的是一把手枪慢慢出现在视野里,接着是一只白净的手,随着亢春虎一点点走出,迪克三人的感觉糟糕透了,亢春虎一直抱着麦当娜走到距离迪克三步远的距离才停下来,亢春虎就这么一点点加重让人害怕的情绪。

  话说亢春虎是越来越喜欢模仿电影里的镜头,好像把电影画面带到现实中很带感一样。嗯,也越来越有变态的趋势,长此以往妥妥的反派人物。

  “刚才我就想告诉你们,其实我也刚得到一把枪。”亢春虎歪了一下脑袋,打趣的道。

  美国人民有一点很不错,那就是遇到这种情况时,都会很自觉的把手举起来……

  迪克举起双手,沉着脸对着亢春虎道:“你想怎么样小子,要知道为了一个婊-子而得罪我们可不是个好主意。”

  听到迪克骂自己是婊-子,麦当娜变的激动起来,加上这段时间又生活在惶恐之中,顿时所有的情绪都爆发出来,她跨步走到迪克面前抬腿就踢了过去。

  迪克看着走过来的麦当娜心里暗自高兴,同时眼里闪过一抹喜色,等麦当娜抬腿踢他的时候,他都想好一会抓住麦当娜的脚,然后挡在自己身前,最后让这个黄皮小子好好享受下自己的老拳。

  {c酷F3匠网D正oG版7首)发

  说时迟那时快,在麦当娜踢到迪克的肚子的同时,迪克也伸手抓住了麦当娜的脚腕,迪克刚要把麦当娜拽来过来挡在身前,一只黑色的皮鞋就踢在了他的手腕上,“咔”的一下骨断声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麦当娜在被抓住脚腕的时候心中就是一慌,不过紧接着一只手臂从后面环住自己的腰,自己又靠在了那个有些熟悉的怀抱里,麦当娜霎时就心里一安。

  “对待一位女士,你的行为可算不上好。”亢春虎带着一抹微笑的告诫道,然后侧头对着怀里的麦当娜笑问道:“美丽的女生,你说我说的对吗?”

  麦当娜此时什么都不想说,她转身双手抱着亢春虎的腰,像只吓坏的小松鼠一样。

  迪克的两个手下冲过来扶住他,而迪克用另一只手抱着受伤的手,疼的满脸冒汗,嘴唇哆嗦着抽着冷气,不时还啊的叫上一声。

  在迪克再次张嘴要“啊”的时候,一个硕大的圆柱形物体堵住了他的嘴,让他的声音又缩回肚子里。

  “先生们,你们应该睡一会,而我要去照顾下这位女士。”亢春虎就像在舞会上,向舞会的主人告辞一样,十分的绅士。

  在迪克三人还没反应过来是的时候,亢春虎已经松开了手上的枪,而枪因为插在迪克嘴里很深,所以也没掉下来,亢春虎出手如电,打在迪克两个手下的脖子上把他们打晕。

  迪克“呜”的一声,伸手想把嘴里的枪拿下来,可亢春虎的手已经又握在了枪把上。

  “那么晚安迪克先生,记住下次不要在说有歧视性的语言,当然如果我们还有见面机会的话。”亢春虎说完拔出手枪,回手用手枪握把将迪克击晕。

  亢春虎搂着麦当娜往外走着,路过迪克三人时,亢春虎一脚一个用巧劲把他们都踢到巷子的墙边,路过垃圾桶时,亢春虎把手枪扔在两个垃圾桶的夹缝处,他可不想留着这把带着迪克口水的枪。

  回酒店的路上,亢春虎把麦当娜哭花的脸给擦干净,这时再一看,麦当娜又好看了不少。

  亢春虎走进酒店的大门,路过前台时,他向接待员要了两杯特色咖啡,让他们一会送到房间里,没有人对亢春虎抱着一个女人感到奇怪,在好莱坞不这样才奇怪呐,实事上酒店里的员工,都私下以为亢春虎是个同性恋……

  亢春虎搂着麦当娜坐在床上,亢春虎没有松开手的意思,更没有提醒麦当娜的想法,而麦当娜这会已经抱着亢春虎抱的习惯了,事实上人在受到打击时,抱住最能给他安全感的物体是本能反应。

  亢春虎抱着麦当娜让她自己先冷静一下,这时敲门声传来,是服务员来送咖啡的,亢春虎没有锁门,让服务员进来后,亢春虎把咖啡连同托盘一起接过来,然后掏出一张50美元的钞票递给服务员,让她出去时帮忙挂上免打扰的牌子。

  服务员得了这么多小费,自然高兴的应允。

  等服务员走后,亢春虎拿起一杯咖啡递到麦当娜的手边,麦当娜这才松开亢春虎的腰,双手捧起咖啡喝了一口,随着一口咖啡喝下,一股温暖的感觉由内而外的驱散着她的紧张。

  “现在,美丽的麦当娜女士,能否给我仔细讲讲事情的经过?”亢春虎拿起自己的咖啡喝了一口,语气温柔的问道。

  麦当娜双手抱着咖啡看了亢春虎一眼,随后才把自己的事情娓娓道来。

  麦当娜19岁来到纽约,当时是带着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的梦想,麦当娜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虔诚信仰天主教的大家庭里,母亲一共生了七个小孩,在她5岁时母亲过世,父亲父兼母职一肩扛起家计,因此对子女的教养特别严厉,父亲还定了很多生活上的规矩,当然也规定有很多种惩罚,这让麦当娜在来到纽约之前一直认为人们都是守规矩,而且麦当娜当时单纯的相信所有人。

  结果没多久残酷的现实就给麦当娜上了生动的一课,她当时刚在纽约租好房子又找到一个学习舞蹈的地方,因为一次忘带房门钥匙打不开房门,而她身上又没带钱打不了电话找人来开门。

  在她需要一些零钱打电话时,一个陌生男人给了她钱,这个陌生人看起来非常友善。随后,这人又说他就住在对面,可以让她去打电话,结果刚到房子里,那个男人用刀指着她,并且要强暴她,她当时趁着那人不注意踢了那人的老二,然后逃了出来。

  从此麦当娜明白,这里和她从小长大的美国中西部罗彻斯特不一样,纽约也跟她原来想的完全不一样,它没有展开双臂迎接她,从此她学会了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麦当娜还说了些她在纽约的经历,其中一段让亢春虎不由的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另眼相看。

  她说自己在最穷困潦倒的时候,甚至去翻过垃圾箱找东西吃,麦当娜说道这里还有些自嘲,她说自己当时在“汉堡王‘的纸袋里头找到东西吃,而时间就是今年。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男人有钱就变坏,而女人变坏就有钱”,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麦当娜也没走上歪路,不管后来的麦当娜是怎样的,至少现在她还在坚持着,这让亢春虎有些佩服这个只有21岁的美国女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