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就在凯文的办公室,XS公司的代表和亢春虎在双方律师的帮助下,签署了亢春虎和麦嘉华商量好的委托协议。

  走出美国银行时,亢春虎心里都替美国银行感到悲哀,有凯文这样的员工怪不得会被花旗银行超越。

  美国银行是美国第二历史悠久的银行,他仅比美国第一家银行北美银行晚成立两年而已。

  美国银行现在还是美国最大的银行,也是世界前500的大公司,不过再过段时间美国银行就会被花旗银行取而代之,让出第一银行的宝座。

  凯文只是美国银行(香港)分行的一个客户经理而已,但是他不光给自己配了秘书,而且还把自己公司的业务拿来挣回扣,亢春虎怎能不为美国银行感到可悲。

  亢春虎在门口感慨了一下,然后对身边的麦嘉华道:“要不要去喝一杯?”

  “当然,今天是我的幸运日。”麦嘉华对于亢春虎给予的重视很是感激。

  于是亢春虎坐着麦嘉华的车,麦嘉华推荐了一个他自己认为不错的地方。

  结果亢春虎被带到了兰桂坊,以前说过这会的兰桂坊还没有酒吧,兰桂坊的开创者盛志文要81年才会在这里开第一间餐厅California。

  亢春虎带着疑惑的心情被麦嘉华带到了一家意大利餐厅,等走进餐厅观察一下,亢春虎这才明白原来这是一个优皮士的聚脚点。

  优皮士是西方国家的叫法,中国的叫法就是白领或是小资。

  麦嘉华熟悉的找了个位置,然后向侍者熟练的点着餐,轮到亢春虎的时候,亢春虎只说了一句“metoo。”

  “怎么样,这里不错吧!”麦嘉华等侍者走后,向亢春虎求点评。

  “还不错,就是全都是你们外国人,让我在这里显的很另类。”亢春虎打趣道。

  ¤最N新L章(节!9上2酷匠“网

  其实亢春虎这时想的是,要不要趁着兰桂坊还没兴盛的时候插上一脚,要知道这地方以后可是寸土寸金啊!

  两人闲聊了一会,点的菜就被上齐,两人也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晚餐上。

  没吃一会,亢春虎身后一桌的对话,让亢春虎的就餐动作顿住了。

  亢春虎背后的这桌是四个年轻外国人三男一女,两个红头发的男子坐在背靠亢春虎的位置,另外一男一女好像是情侣坐在面对亢春虎的位置,在亢春虎他们刚坐下的时候,他们一直用英语交流。

  等亢春虎他们的菜上来以后,他背后这两个红头发的青年男人居然说起了冰岛语,而让亢春虎停住的对话就是这两个红头发青年现在用冰岛语的对话内容。

  左边的红发男子道:“托尔,你看你后面坐着个香港人。”

  被叫做托尔的男子可能是回头看了眼,顿了下才道:“真倒霉,怎么在这里也要遇到香港人,难道我一天看着他们还不够,来这都躲不开,真该死。”

  左边的男子笑道:“别忘了你是在香港,不过我也很讨厌这个人,空气都因为这个人而变味了。”

  托尔好像被说道G点上,快速回道:“对,你说的对巴塔萨,都是这个该死的小黄人在污染空气。”

  “托尔……”巴塔萨刚要在接着话茬说下去时,突然一块餐巾落在了他的头上,接着一只手把他的脑袋按住了。

  这时一个冰岛语的声音从他巴塔萨的后面传来。

  “你们刚才说的话让我很生气。”声音很冰冷,甚至让他想起老家的寒冬。

  这时一旁的托尔用英语喝道:“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能用英语把刚才的话在说一遍吗?”亢春虎也换成英语道。

  托尔顿时语塞,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遇到个能听懂冰岛语的香港人,要知道即使在欧洲,也没多少人会蛋疼的去学冰岛语这样的偏门语言。

  其实他想的对,即使到了21世纪在华国也没多少人学冰岛语,有些人连冰岛这个国家都没听说过。

  可是谁让他们碰到了亢春虎那,尤其是最近把日耳曼语系都学会的亢春虎,其实亢春虎已经把除了日耳曼语系以外,其他的欧洲主要国家语言都学了,谁让这阵子亢春虎很闲哪!

  托尔顿了一下道:“这里是英属香港,你这么做很不绅士。”

  “你们刚才的话就绅士了?”亢春虎被托尔的话气乐了,讥讽的反问道。

  “好吧,我们道……”托尔正准备道歉,因为他已经看到巴塔萨痛的连嘴都大张着。

  “你干什么,你这个黄种猴子。”这桌剩下的那个男声打断了托尔的话头,而后面的“黄种猴子”用的是荷兰语。

  亢春虎听到后面,眼神一瞪用荷兰语道:“你个白皮猪,你想死吗?”

  和托尔他们同桌的这个褐色头发男子,没想到亢春虎还会说荷兰语顿时愣了一下。

  褐色头发的男子愣住了,亢春虎可没愣住,他前跨一步,走到这个男子身边,抓起一个餐巾拖在手上,然后反手一盖,把这个说话时站起来的男子给压回椅子上。

  就这样亢春虎一手一个压着两个老外的脑袋,霸气十足,而这两个老外,光从脸上表情就知道疼的要命。

  这时那个坐在褐色头发男子身边,可能是女友的女人站起来,她啊的一声然后大喊:“放开马丁”,说完就想要伸手去抓亢春虎的手,亢春虎眼中寒光一闪,冰冷的瞪她一眼,她就吓的后退一步坐回了椅子上。

  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就一分钟的事,这时麦嘉华也从亢春虎的动作中反应过来。

  “亲爱的亢,这是怎么了?”麦嘉华走到亢春虎身边看下情况后问道。

  “他们刚才用冰岛语骂我,以为我听不懂”亢春虎冷声道,感觉不解气又用四川话道:“妈的贱皮子,懒得烧蛳子,磋跎命根子。”

  亢春虎骂完痛快了一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最是爽快。

  麦嘉华虽然在香港已经定居7年,但是他还真听不懂四川话。

  这些外国人站在香港本能就有高人一等的心里,因为香港是殖民地,而这些优皮士们整天拎着大号公文包,出入于酒店、写字楼、会议室、候机楼、商务会所,然后优雅地和客户握手,微笑,交换名片,签署合作意向,这些老外更是以为有了他们香港才如此繁荣。

  老外的跋扈还来自香港没有华人当大官,香港这会连警察的最高头头都是老外,香港是1989才由李君夏担任警务处长,成为首位出任此职的华人,不过这里面有多少是因为香港即将回归的因素那就不知道了。

  对于这些自以为是的老外,亢春虎可不会惯着他们。

  接下来越来越多的外国人看到这里发生的事,刚开始他们还能用英语来说,但是在某些明显有种族歧视的人挑拨下,看热闹变成了骂战。

  这些老外来自世界各地,说的语言也是五花八门,刚开始还能用英语说,等说快了就全变成各自的母语,结果他们说的话亢春虎都能用同样的语言反驳回去。

  亢春虎就像诸葛亮舌战群儒一样,老外就有点像《九品芝麻官》里周星星舌战的群雌。

  整个餐厅那叫一个热闹啊!最苦命的还是被亢春虎按住的那两个人,他们现在是真正的有苦说不出。

  整个餐厅变成了现场表演,最里面是亢春虎和巴塔萨他们四个人,围着他们一圈的是一些种族歧视者,在外面是看热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