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她冷言的声音说出后,却听到亢春虎急切和关心的话语时,她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说完自己要走的事,不等回话就立刻挂上电话,然后扑在床上哭了起来。

  脸上流着泪水,心里却越发期待那个男人的约定,同时也更加害怕和患得患失起来。

  一个19岁男人对她的承诺,一个比她小15岁的男人说要给她个孩子,这对一个30多岁的女人,听起来更像是个笑话。

  ※我※是※坏※坏※的※分※割※线※

  亢春虎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有些得意?有些怜惜?还有些难受?

  亢春虎想打回去都做不到,她没有潘莹紫家的电话,而且她现在也不会想见他。

  亢春虎也不管快泡烂的速食面,他拿起电话给机场打了过去,他要查下航班。

  这会的机场可以打电话查航班,像原时空网络发达,你打电话去机场查航班机场才不管那,你得自己上网查或是给航空公司打电话才行。

  还好由于Z治和经济等多方面的原因,这会香港飞台湾的飞机没有后世那么多,所以亢春虎很快就锁定了几个目标。

  ※我※是※坏※坏※的※分※割※线※

  80年代的香港只有一个机场,就是闻名海外的启德机场,在这个机场起降的都是各航空公司的高手,因为周围是高密度楼房,空间非常狭小,不是高手可玩不转。

  80年代启德机场就已经是全球最繁忙的国际机场之一,国际客运量曾名列全球前五,而货运量更是全球前三。不过这样的机场却只有一条跑道,这也一是它闻名于世的另一原因。

  这里吐糟一下,其实香港早就要建新机场,方案都出起草完毕,只是后来中英谈判,港英政府基于当时香港的前途,因为主权问题未见明朗,因此没有落实兴建方案。

  其实在亢春虎看来,就是英国人认为建了也是给别人建的才一直拖着,他们宁可把这些纳税人的钱用来美化自己,也不给纳税人修机场。

  要知道,只要在启德机场做过飞机的人,如果能选择的话,都不会选这个机场,鄙视之……

  亢春虎早上6点多就起床打车来到机场,今天可以说是亢春虎自来到香港以来,起的最早的一天。

  这会的启德机场还没扩建到极限,所以安检的通道也不多,亢春虎只要站的远一些就能一览无余。

  时间一点点过去,亢春虎并没有着急,亢春虎对于自己的女人还是很有耐心的……

  潘莹紫走进机场的时候,心里还涌动着失落的心情,在最后迈出家门的时候,她终于还是没能忍住给亢春虎打了个电话,可是并没有打通,等放下电话的时候她告诉自己要坚强,但泪水还是模糊了她的视线。

  所以潘莹紫此时戴着一副大大的太阳镜,遮挡着眼睛不让人看出她哭过的痕迹,心情忧郁的潘莹紫走向柜台办理登机牌,然后拉着一个紫色的女士行李箱去安检通道。

  潘莹紫默默的排着队,即使她带着一个太阳镜遮住了自己大半样子,但是那迷人的身段还是吸引着周围人的目光,这样的目光她已经习惯了,只是其中有一道目光,直勾勾的让她很不自在,本来就伤心的她向着感觉的方向看去,想要斥责几句,但是等她看清楚的时候,她就愣住了,原来是个12、3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刚才一直在远处打量着潘莹紫,看到潘莹紫发现了他,他红着小脸走了过来。

  “你好,你是潘姐姐吗?”小男孩的声音有些尖,可能是刚到变声期。

  听到一个10几岁的孩子叫自己姐姐,潘莹紫脸色一红,反正也是排在最后索性走出安检的队伍,半蹲在小男孩的身前柔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姓潘?”

  “一个大哥哥告诉我的,他说走到这个安检口,会碰到一个大……大美女姐姐就是潘姐姐。”小男孩说道大美女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诚实的说了。

  潘莹紫立马就想到亢春虎,压住心里的激动,扶着小男孩的双臂道:“他还说了什么?他现在在那?”

  o:最%X新S=章=节上V8酷匠=,网《G

  “他让我把这个给你。”小男孩把一张叠起的纸塞到潘莹紫的手里,转身就跑了。

  潘莹紫站起来想要追,但是小男孩像个小泥鳅一样转眼就没影了。

  潘莹紫无奈,只能打开手中的纸,只见上面写着“到了台湾要守身如玉,不可以红杏出墙,下工就回家,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乖乖的洗白白,等着我明年去接你。”右下角的签名处,是个亢春虎笑脸的卡通简笔画。

  看着亢春虎的卡通笑脸,她的内心顿时从寒冬变为酷暑,在想到亢春虎写的话,脸上瞬间就泛起红晕。

  潘莹紫抬头举目四望,依然没有找到亢春虎,心里想着纸上的字,她又好气又好笑,最后化为脸上的一个笑脸。

  潘莹紫再次走回安检口排队等待安检,只见她嘴角微翘,手里拉着的女士行李箱也被她拖到身边,手指在拉把上有节奏的敲击着,这一切都说明潘莹紫此时的心情,和刚才排队时的心情是天壤之别。

  等潘莹紫安检完毕,走向候机大厅时,她情不自禁的又向后看了一眼,这一眼让她看到了亢春虎。

  潘莹紫看见亢春虎站在安检通道的空闲处,对着自己笑着挥手,然后又做个飞吻的动作把吻吹向她,然后又伸-出两根手指潇洒的做了个美式军礼。

  在亢春虎放下手的时候,登机的广播适时的响起,潘莹紫感觉好像一切都在亢春虎的计算里,不等她在想下去,就见亢春虎做了个口型,潘莹紫看懂了他要说的话“洗白白”。

  最后,潘莹紫是红着脸在广播的催促中走向登机口。

  亢春虎看着潘莹紫消失在目光中,这才转过身,对身边的中年人道:“谢了赵大叔,我要是能追到阿潘,一定再给你个大红包。”

  亢春虎说完拿出200港币递给这个中年人。

  “哈哈,这没什么,本来我们也是送人,只是耽误点时间,何况还有钱收那。”中年人接过亢春虎递来的200港币,又从自己兜里掏出50港币递给他身边的小男孩。

  小男孩接过钱后抱怨道:“爸爸太过分了,都是我在出力,可是我却拿不到大头。”

  中年人按了下儿子的头,然后向亢春虎告辞,一边走还一边说:“这就是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区别,你是体力劳动,我是揽活做指挥是脑力劳动,所以我拿的钱比你多,你以后可要当脑力劳动者……”

  随着这父子俩的远去,亢春虎也是醉了,这父子俩也是极品啊!

  送走潘美人后,亢春虎又回到金公主的剪辑室,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来麦加他们的剪辑室,因为麦加说过今天就能把电影剪辑完。

  亢春虎走进剪辑室后,从麦加那里知道了另一个消息,《咸鱼翻生》的上映时间定在三天以后,也就是4月21日,正好能赶上复活节假期的最后几天。

  这会香港还是英国殖民,所以复活节学校一般会放两个多星期的假。

  和麦加他们又在剪辑室里忙活一个下午,这回亢春虎能在电影最后的职员表里,挂个副导演的头衔,不在像上次那样名不副实。

  晚上亢春虎又请麦加他们三人吃顿饭,其实这顿饭在亢春虎看来就是散伙饭。

  等《咸鱼翻生》上映,麦加他们现在的奋斗电影公司将不复存在,而新的新艺城三巨头将在香港崛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