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春虎一只手在桌上有节奏的敲击着,想了一下后,亢春虎微笑道:“我们也不绕弯子,我喜欢直来直去,我现在有40多万英镑躺在英国的股市中,而且全是100倍杠杆沽空。”

  亢春虎说道这里停顿下来,看到麦嘉华变的认真的眼睛接着道:“我想再有一到两个月就能到我设定好的成交价,我希望到时你能帮我操控这些资金继续沽空英国股市。”

  之前凯文只告诉麦嘉华,亢春虎在沽空英股而且已经赚到一笔,但具体的凯文没说,毕竟保护客户隐私的这点操守凯文还是有的。

  麦嘉华整理下思绪道:“既然你可以自己沽空英国股市,还需要我做什么?”

  “当然,我如果只是单纯的需要个,听我指示的操盘手,那我完全可以自己做,但是我现在需要一个分析师,一个空头专家。”亢春虎解释道。

  麦嘉华自嘲道:“亢先生对我很有信心啊!要知道我可是刚给公司带来了一笔失败的投资。”

  听完麦嘉华的话,亢春虎终于知道为什么他向凯文提到麦嘉华的时候,他会表情怪怪的,肯定是麦嘉华的老板,向凯文抱怨过自己的员工麦嘉华做事不利啊!

  “我想你一定是做多才失败的吧?”亢春虎打趣道。

  麦嘉华惊讶道:“你怎么知道?凯文那个老顽固说的?”

  麦嘉华都惊讶的喊凯文是老顽固了。

  亢春虎为什么会知道!事实上,麦嘉华是个卖空天才,对于在空头市场上赚钱那是情有独钟。

  而亢春虎也是找他卖空,亢春虎从来没想过让他去做多头,因为历史已经证明了麦嘉华是空头大师,多头不适合他。

  原时空历史上2004年,他唱多俄罗斯的石油股Yukos,结果该股三个月内大跌95%,原因是该公司的石油资产被俄罗斯政府没收。2007年3月,他唱多越南股市,结果越南股市三年内从1100点杀到200点……

  原时空的历史那是血的教训啊!

  亢春虎故作神秘的笑了笑,然后道:“凯文先生到没说过什么,不过在看人方面我还没错过,我认为你更适合做空,而不是做多。”

  接下来两人又说了一些经济上的事情,麦嘉华也问了亢春虎为什么会对英国股市这么没信心,亢春虎基本照抄原时空的金融分析(我就不把那些资料赘述了)。

  亢春虎虽然不是经济学的科班出身,但是他这段时间看的书,加上原时空对这个时期的经济解析,还有亢春虎对于空头方面的见解,尤其是亢春虎居然会说瑞典语,而且还说的很熟练,这让麦嘉华对亢春虎的观感直线提高。

  亢春虎学瑞典话完全是捎带的,他在学习德语的时候,把所有日耳曼语种都顺道学了,想想《超体》里女主角刚觉醒能力,只在出租车上看看听听就看懂了汉语,亢春虎虽然没那么夸张,但也有其刚觉醒时的一两分的能力,毕竟他的脑域也是开发过的。

  这时的麦嘉华已经彻底收起对亢春虎原本的轻视,已经把亢春虎放在了与自己平等的位置,甚至犹有超过。

  在麦嘉华眼中,亢春虎不仅是一个帅气到,让他这个西方人都不得不承认其魅力的男孩,而且亢春虎还很博学言之有物,更是一个语言天才,到最后麦嘉华甚至生出了对亢春虎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两人一直聊到5点多,已经到了饭点,檀岛咖啡饼店已经坐满了客人,甚至外面都开始有人排队等候,亢春虎和麦嘉华又要了些吃的当是晚餐,最后在服务员奇怪的目光中离开了檀岛咖啡饼店。

  在分别的时候两人已经达成协议,等亢春虎最早买的那两只股票也出手后,赚到的钱将全部打到麦嘉华的投资公司,由麦嘉华负责实际买卖,而麦嘉华可以获得所有收益的7%。

  当然要是这两只股票赔了,那就只能等后买的八只股票成绩如何了。

  因为亢春虎不是完全委托投资公司帮助投资,而是指定了投资项目所以他只给麦嘉华7%,至于麦嘉华和他的公司怎么分这亢春虎就不管了。

  如果从表面上看,亢春虎平白无故的少了7%的收获,但是要知道亢春虎在英国这么大的经融危机形式下,买了五只股票而且已经损失了两只,投诉失败的比例已达40%,这还是在亢春虎知道大势的情况下,所以亢春虎需要麦嘉华这样一个专业的分析师,来帮他选择沽空那只股票。

  这就好像亢春虎知道一个机器肯定会坏,但亢春虎也只限于知道,他可不知道这东西是那里先坏和坏的过程。

  原时空的经济专家,可不会蛋疼的把每个股票什么时候跌,跌到多少都写在经济分析里。

  亢春虎需要一个能在自己圈下范围的土地上盖房子的人,而麦嘉华就是亢春虎选择的人。

  与麦嘉华分别后,亢春虎就直接回家。

  到家以后亢春虎决定在学几门外语,因为亢春虎发现,今天在和麦嘉华交谈的时候,当他说出纯熟的瑞士语时,麦嘉华看他的眼神都随之一变。

  亢春虎想起小时候上英语课时老师说的话“语言是最好的沟通桥梁”,现在想想还有真点意思!

  因为5点多吃了些东西,所以亢春虎也就懒得在做,直接泡了个“最爱”的速食面。

  面刚泡好电话就响了。

  亢春虎把面放在茶几上,随手拿起电话。

  “你好,我是亢春虎。”

  “…………”对面一片沉默。

  这会的电话可没有来电显示,所以亢春虎也不知道是谁。

  “喂,说话,能听到我说话吗?”

  对面依然沉默。

  “再不说我可挂了啊!”亢春虎隐隐有些想到是谁。

  “是我。”一个沉闷的女声传来。

  “娃娃姐!出什么事了?你在那?我马上过去。”亢春虎的话语里带着一丝急切。

  “没事,就是想告诉你,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去台湾。”听到亢春虎紧张她的话语,潘莹紫的声音也不再低沉,而是恢复了平静。

  “我去送你。”

  “不要,我就是通知你一声。”

  潘莹紫说完就挂了电话,亢春虎能在她的声音中听出里面的纠结。

  看F正J版、H章节上{Y酷匠网

  事实上,昨天离开亢春虎后,潘莹紫回到自己家,倒在床上,想着从喝醉到清醒,在从绝望到希望的过程,她感觉自己活了这30年,从没有哪一次的经历能与之相比。

  尤其是最后自己答应亢春虎的话,还有亢春虎的承诺,让她一想起自己居然相信一个20来岁毛头小子的话,就有些后悔的同时心里还有些期待,在这种纠结中,她更加迫切的要离开香港。

  她用了两天时间联系好徐宇龙导演,加入他的《月夜斩》剧组,然后又联系在台湾的关系,闷头忙了两天才算忙完。

  刚才拿着明天早上飞往台湾的机票,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告诉亢春虎一声自己要走了,内心挣扎近一个小时,机票都差点在手中被揉烂,最后居然鬼使神差的打了过去,等打过去后,又有些后悔,可是又不舍得放下,等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亢春虎的声音,心里更是矛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