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落泪!”许紫烟惊道。

“我……不想杀你。”

他的声音苍老而嘶哑,像是极力控制己身,他在颤栗,浑身红毛抖动,躯体摇晃。

在他满是红毛的脸上,泪珠在不断滚落,凶狠的目光敛去了,此时似走出现了一丝清明,艰难的吐字,道:“你……也快成为源天师了,我们是……同类人,我不想杀你……”

他的话语断断续续,很难一口气连贯起来,眼中凶光偶现,难以控制己身,不断的颤抖着。

“他不是远古的人,你们看他手上的法器,是近代炼成的。”包环宇眼尖,低声说道。

他不像是周氏的祖先,难道是另外一脉的传承??

“你是源王?”

“是我……”前方的红毛怪物闻听到了我的低语,立时激动了起来,眼中的多了一丝清明,凶光被压制下去了不少。

“我……是被第三代源天师请来的!”他用力吐出这样一句完整的话。

“什么?!”我大吃一惊,周氏第三代祖师晚年躲进了魔山,结果依然发生了不祥,而后不知所踪。

“他让我守护此地……护送阴兵过道……确保无误。”红毛怪物艰难的说道。

“什么,阴兵借道与你有关,第三代源天师祖师何在?”我震惊的问道。

“不,不知道,也许去了,去了冥土……”红毛怪物吃力的说道,然后再次断断续续的指着我道:“我不想杀你,我们是同类人,可是我快浑噩了。”

“前辈,请保持清醒,你一定可以好转的!”我大声喊道,心里充满了恐惧,如果修炼源术,成为源天师都会发生不详,那么不详的源头只有冥土了。

“给你忠告……源天师的领域充满不祥,不要轻易踏足……他们快来了……你快走!”

他的话语让人悚然,谁要来了?真正的冥土是仙人的坟墓,那里究竟会诞生什么样的东西?冥尊究竟在布置什么?!这让我们几人都惊憾不已。

红毛怪物在低沉的嘶吼,眼中的清明消失了,戾气十足,而后霍的抬起头来死死的盯住了我们几人,出一声凄厉的大叫。

“坏了,他浑噩了,小心袭杀我们。”流云尊者道。

马在葆手持黑莲对准了前方,圣人气息弥漫,一道又一道黑色的涟漪快扩散了出去,红毛怪物眼中凶光大盛,最后看了我们一眼,竟然凭空消失了!

他去哪了??我们此时只有这个疑问,流云尊者道:“我感受到了一股仙域的气息,那是,那是仙域的大裂缝!成仙地的传闻果然和冥土的坠落有关!!”

“什么??”马在葆惊讶的问道,连他都不知道流云尊者话中的含义。

接着流云尊者为我们解释,为什么这么说,这要从各大生命古星流传着神州为成仙地的传言说起,成仙是古往今来所有修行的人毕生所求,所以这个消息足够的诱人,令那些大修士,王者,圣人,甚至是准帝级别的人物前来。

而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大帝这一级别的修士,因为只有这一级别的人物才可以为冥尊提供生命精气,同样的道理,也只有我们这样的觉醒者,大帝的转世,才能为冥尊提供能量,所以这一切恐怕都是冥尊布置的局!

而成仙地更是一个巨大的诱饵,一个陷阱,因为流云尊者终于知道,冥土和仙域的关系,冥尊这是要借助整个世界的力量助他将坠下这方世界的冥土打通,连接仙域,最终真正的打入仙界!

嘶!

我们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冥尊实在是太过于险恶,竟然用这方宇宙中所有人的生命为他打通仙域,那么我们刚才所见的冥土一定是仙域的那块墓葬,仙人的墓葬!!

“走,我们速速离去,此地恐怕要被冥土吸收进去!”

流云尊者的话音刚落,我们便看到所有生命物质都被一个千丈长的黑色裂缝吸了进去,马在葆想打进黑色的裂缝,却被流云尊者拦住。

他说,那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是仙人葬身的地方,根本不能进去,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找到神药,唤醒帝尊,只有帝尊才能阻止冥尊了!

在流云尊者的极速下,我们顺利的逃脱了这里,之后,我哭着问马在葆,我的女儿被冥尊抓去,是不是会成为祭品?

马在葆一言不发,但很明显,他也意料到了这一点,只是安慰我,等我们成长起来再去找冥尊,此时,我们根本找不到那些冥府修士了,更别提一直躲藏在暗处的冥尊了!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寻找觉醒者之路,更重要的是找到所有觉醒者的不死药,之后,我们离开了北美洲,这里成为了乱世,冥土内的冥气露出一丝丝都能将生物感染成可怕的怪物,可是谁也阻止不了这种变化。

在广西十万大山那处妖族大坟中,我们成功的找到了一株麒麟古药,是李斌前世埋藏的地方,这是个十分利好的消息,所以我们都很兴奋。

只是接下来,我们受阻了,因为吴薇等觉醒者大帝,而是被一些成道者带进上三天的准帝,所以我们只得将目标放到魔山,以及关家的虚空大帝手上。

到了关家,我们见到了周子铮,他闭关修炼有了长足的长进。

流云尊者一见到他便十分的欣慰,并为周子铮点灵,将体内的长生物质激发,使得周子铮一跃成为仙台期的高手,强大的修为使得他破开了体内的魂晶封印,记起了前世的记忆。

“原来,我梦中一直出现的女人真的是你?”

周子铮深情的道,一双桃花眼满是笑意。

“人皇,你也太不厚道了,一醒来就惦记着女人……”

王文强,也即是流云尊者不满道。

“流云,你我相识数百万载,难道还不知道本皇从未喜欢过一个女人么?直到她的出现……”

流云尊者笑了笑也没在意。

于是,我将自己初见他时的场景说了出来,并问他我记忆中的碎片是不是就是上三天?

他点点头,说他初见我时,也有这种预感,难怪……我与他最先相识,曾经拜访过冥尊,在那九幽之处徘徊,所以,记忆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此时不是和周子铮你侬我侬的时候,何况,旁边的马在葆已经魔气冲天了,我怕自己再和周子铮一起拉着手回忆,马在葆会吃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