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当我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众人之后,一直到了我们前行百余里后,众人都默不作声,突然马在葆祭出一朵黑莲向后打去,一片滔天魔光照亮了整片天空,昏沉的战场一下子绚烂了起来。

  后方,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让人头皮发麻,一股阴森的寒意笼罩了我们每一个人,这种感受令我们难以言表。

  而在这电火石花间,我真真切切的见到一个身影一闪而没,避过了马在葆的本命黑莲攻击,那东西似乎受伤了,立即消失在黑暗中,但是那东西在消失之前还匆匆一回身,而它所露出的真容,让我从头凉到了脚。

  “我看到了什么,那竟然是一只恐怖的鬼猿!”李斌倒吸冷气道。

  “那东西浑身长有红毛,而且那双眼睛太狠毒了,那匆匆一瞥让我的身体几乎成为冰雕,太可怕了!”许紫烟心有余悸的道,她忍不住打了几个冷颤。

  唯有马在葆一语不发,望向黑暗中,只见他握紧了双拳,过于用力,手指头都发白了。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似乎很不好对付,以我在墓穴里待过多年的经验来说,这绝对是数万年一遇的墓主,甚至更可怕!”婉青得出结论,因为她曾经在远古狐王的墓穴里待过很多年……

  那真的是修士在墓穴里形成的?还是其他的什么物种?我不信这仅仅是墓穴里的怪物,它的恐怖气机甚至能让马在葆心悸!

  那张长满红毛的脸是如此的狰狞,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只是很奇怪,我似乎捕捉到了一缕奇怪的气息,这种气息与我相似,似乎,似乎就是源天师所独有的特质!

  “是他,一个晚年发生了不祥的源天师!”我沉声道。

  所有人心中都一沉,知道坏了,因为马在葆说过源天师的来历,那是在魔尊成道以前的一个奇人所创,进入上三天以后,和冥尊和人皇周子铮都有牵连。

  流云尊者道:“据说那人是仙域内的生物掉落到了凡尘,为了重回仙域,需要海量的生命精气,所以开创了源术这种逆天的法术,而后来,在上三天被冥尊所控制,不知何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马在葆点点头,我只觉得头很大,竟然再次涉及到了仙域和冥土,然后我回应道:“是不是他所创的源术,一直留存了下来,周文王得到此术后,利用海量的神源招兵买马,最终称王建国……”

  至此,源天师的秘密也被揭晓了,只是马在葆对后世源天师的事情倒是知道的不多,连流云尊者也不太清楚,恐怕只有等周子铮醒来才知道了。

  不过只是有一点可以确定,源天师晚年所发生不祥的都与冥土有关,那些源天师实力恐怖的吓人。

  许紫烟等几人都在发毛,直说那些年代久远的祖师存世多少年了,他们若是可吞纳天地精气与法则,就是一头猪也成圣了,最为关键的是,肉身是他们的,而神识却浑噩了,被一股诡异的邪念所主,凶戾无边,最是可怕。

  现在,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速速离开,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对上源天一脉的祖师必死无疑,没有一丝希望!

  然而,当我们回头时,却发现各种源天纹络闪烁,连绵成片,即便强大如魔尊和流云尊者现在破起来也很艰难。

  “走吧,向里面继续前行,他已截断了我们的后路。”马在葆道。

  “那怎么办,这不是死路一条了吗?”我有些恼怒的道。

  “无妨,我有黑莲三片,真是到了危急之时,我取一片黑莲便可抹杀他,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使用这种秘术……”马在葆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而后我们快速奔行,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探探乱古神湖的秘密也无妨,乱古大帝与他们都是成道者,只是乱古大帝并未打进上三天,也许是打进仙域时崩坏了,仙域的法则和壁垒实在是太过于恐怖。

  而且乱古大帝的实力不比他们差,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比流云尊者出现的早的多……

  我们一路奔行,四处寻找,在这片浩瀚的战场中陆续发现数十具尸体,刚死去没有多久,全都是古族,头盖骨被人掀开。

  “是乱古神湖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弱者,当中有真正的皇族,乱古神湖的传承竟然没有断?”包环宇惊讶的道。

  我蹲下身来,从他们的被掀开的头盖上取下几根红毛,是如此的刺目,毫无疑问是源天师所为。

  “轰”

  前方传来雷鸣声,是一片更为恐怖的战场,那里的煞气化不开,一道道血色闪电在出现,声势惊人。

  我们立即前行穿行过一片漆黑的魔雾后,前方突然刺目了起来,各种光在飞,各种古兵在冲击,各种法则在闪烁。

  “什么,这是……太古祖王的兵器,是他们的法则,难道这里有人在大战?!”我们几人都大吃一惊。

  马在葆却摇摇头道:“不,这只是杀念,是不灭的怨气,是战死的英灵的战意所化!”

  这是一片可怕的战场,各种古兵,各种神光,全都是法则所化,在纵横激荡,始终不灭。

  “太古祖王昔日打出的法则,聚集天地精气,循环不息,这样下去,将此地化成千古不灭的杀场,闯进去难有活路!”

  “轮回之眼!”

  我低喝一声,在轮回之眼的帮助下,我的双目神光如电,望穿数百里,透视向这片可怕的杀场中,然而各种法则很快隔断了我的眸光,难以穿透。

  “砰”

  我用力跺了一角,一道源纹快速自地上蔓延了进去,没入遥远的战场深处,我闭目感受了一番,过了很久倏地睁开,道:“这地方有森然的冥气,刚才我们看到的也许是真的冥土,难道乱古大帝打进了冥土,而非仙域??”

  突然,在我们的身后有可怕的气息出现,森然刺骨,像是成千上万根钢针扎在了我的脊背上。

  (酷匠网首aV发'y

  不远处,一个浑身是红毛的怪物出现,低声嘶吼,伸出一只可怕的红毛爪子,一会儿向前一会儿又退后,似犹豫不决。

  马在葆手持黑莲,随时准备打出,几人都神色凝重,终于正面相对了,这可是一位发生了不祥的源天师,可怕无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