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那位源天师的去向,周子铮以前就曾经问过周五爷,老人说的模糊,只是说源天师对源之秘了解太多,晚年必会发生不祥之事。

  “他的生死是个谜。”老人摇了摇头。

  “到底发生了什么?”周子铮问道。

  “他在晚年时,看到了很多不干净的东西,但别人却见不到,他说那就是源天师的最终命运。”

  “不干净的东西?!”周子铮吃惊,人有三魂七魄,那些鬼物如何能抵挡修士的翻天倒海之力!

  “是的,最后他消失了,不知去了哪里。在他离开的那个夜晚,外面刮起了红毛旋风,有莫名可怕生物长嚎不止,整整嘶吼了一夜。

  “我说周五爷,我可不是吓大的,你想劝阻我就直说,何必这么恫吓我!”周子铮心里有些发毛。

  “我不是吓你,所说都是真的,我们周家的初祖确实就这样消失了。蓬莱的圣女得知,曾踏遍神州寻他,但都没有结果,最终亲手给他立了一座衣冠冢。”周五爷叹了一口气。

  “难道就没有一点线索?”

  “在那个夜晚,我周家有个四岁的幼儿,曾陪在初祖身边,被吓成了痴呆。”周五爷摇头,道:“过了多半年才被医治好,据他说……”

  “那个孩子说了什么?”见老人止住话语,周子铮追问。

  “他说在那个夜里,看到祖爷的一只手长满了红毛,还看到窗外有人形生物走动,他只回了一下头,初祖就永远的消失了。”

  “我说老爷子咱不能这样吓人,您明明知道我要进魔山了……”

  “这些都是祖上人口口相传而来的,至今,我从没对外人说起。”周五爷继续道。

  周子铮心中凛然,觉得有许多事情恐怕都超出了想象。

  “五爷,源天师的实力到底如何?”

  “你是说战力吗?”

  “是的。”周子铮点头。

  “初祖年轻时,和蓬莱的圣女战成了平手。”周五爷平静的道。

  周子铮倒吸冷气,这样的人物真是奇人,身为源天师还有这样的实力,难怪最后蓬莱圣女会成为他的红颜知己。

  “成为源天师后,可定龙脉、锁神源,想不强大都不行。”周五爷五最终道。

  周子铮即使知道魔山此去艰险无比,但还是上路了,按照周五爷所说,想进入魔山,只能从九条龙脉深入,在地下前行,而后在地底剖开魔山,进入内部。不然,直接在魔山外动手,将陷自己于绝地。

  于是周子铮选择正东的那条龙脉,想从那里深入,因为两千年前周家的那位先人就是是的这条道路。

  山岭巍峨,气势雄伟,如苍龙盘卧,横亘前方,高大的石岭光秃秃,呈红褐色,没有草木,带着有点点紫色,与那座紫色的大山相近。依据周五爷说,这条龙脉早就被挖空了,地下有龙道,直达魔山。

  周子铮并没有直接动手,打穿大地,深入进去,他不想这样破坏,免得造成不好的结果。

  他耐心寻找,终于发现了一座源石古矿,两千年前,周家的那位先人就是从这里进去的。

  周子铮将石衣穿上,顿时感觉密不透风,周身的气息都被封住了,无法外泄点滴。他背着星盘,握着石刀,挂土石坠子,无声的向古矿内飘落下。

  周子铮暗暗计量深度,他心中吃惊无比,足足坠落了三千米,才达到地底,漆黑的古矿,乃是很久以前开凿出来的,充满了岁月的气息,这里安静到了极点。

  周子铮轻轻移动脚步,没有动用神力,而是一步一步的前进,细细感应周围的一切。

  这里的一切,与古代的大帝有关,带给他以沉重的压力,从来没有这样谨慎过。就这样,周子铮无声的走出去数里,古矿内越发的黑暗了。

  “什么东西?!”突然,他心中一惊,前方有传来振翼的声响,隐约间见到一个人形生物,振翼冲来。

  “我刚进来而已,就遇到了太古前的种族?!”周子铮大呼不妙。

  这确实是一个人形生物,高能有两米,双翼展开足有四米,从古矿深处向着周子铮扑来。

  利爪如刀,寒光闪闪,直取他的喉咙,同时口中出奇异的波动,让人耳鼓嗡嗡作响。

  周子铮将石刀立起,向他刺去,横断人形生物的前路。

  “锵”

  那双利爪击在石刀上,出金石之音,火星四射。

  周老爷子不是说石衣辟邪吗,怎么刚进来就招惹了莫名生物?

  周子铮心中疑惑,不过并不恐惧,他感觉这个人形生物不难对付。

  “刷”

  人形生物展双翼,冲天而起,重新积聚力量,再次扑下,这一次起口中喷出一道雪亮的光芒,如利刃一般劈落。

  周子铮收起石刀,这只生物明显有与生俱来的术法,用石刀劈杀显然不行。

  “哧哧哧!”

  他五指齐张,五道剑芒冲起,如闪电般烛目,照亮了漆黑的古矿。

  “铿”的一声,人形生物口中喷出的光刃被击裂,其余数道剑芒全部斩在其身上。

  “噗”血光迸溅,人形生物被洞穿,猛力扇动双翼,想要逃向古矿深处。

  周子铮不可想让他逃走,口中轻叱,一股气浪冲天而上,直接将其震昏,他知道这肯定不是太古前的生物,不然不可能这么弱,与传说相去甚远。

  周子铮上前,将其双翼展开,露出其真容,他仔细观察,发现这个人形生物高足有两米,浑身生有灰色的兽毛,双翅为肉翼,像极了蝙蝠,根据古籍记载,这是生活在地底的物种,名为魔蝠,非常稀少,几乎不可见。

  传说,蝙蝠成精,成为大能后,其诞下的后代,经过数十代、上百代后,血液逐渐稀释,若不能精进,就合退化为魔蝠。

  按照古籍的记载,但凡有魔蝠出没的地方,必是大凶大恶之地,不知是不是天性使然,古籍中有言,这种罕见的地底生物,所栖屉之地,都属于绝地的边缘。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周子铮自语,他以为那座魔山很有可能留有古代大帝的传承,此刻看来似很不善。

  他没有耽搁,继续前进,深入十几里后,他遇到了大麻烦,足足有上百头魔蝠,他毫不手软,胆敢扑杀他,均已紫金圣剑斩之。

  直到杀到后来,出现了一头长达五米,双翼展开足有十米的巨大魔蝠,被他一拳打碎后,古矿中才安静下来。前进二十几里后,一切寂静无声,古矿漆黑一片,非常的幽森,周子铮心里十分疑惑,难道进入绝地范围内了吗?

  他又前行了七八里,不急不缓,慢慢推进,在洞壁上看到不少石刻,都是古人的刀斧留下的。非常朴素的图案,记录了当年挖源的种种,周子铮并没有觉得枯燥,而是耐心细看。

  起初,都是非常琐碎的事情,到后来那些刻图中,多了不少尸体,那些人物全都倒在地上。

  “荒古前的古人想要留下什么吗?”

  周子铮越看越惊讶,他觉得这是一个故事,到最后这些人挖出了奇异的东西,死的人更多了。

  酷*e匠iF网首‘N发‘

  后来,一个眉心生有独角的生物出现,被古人从矿脉中挖出,所有人都近乎绝灭。

  这个眉心生角的人,长有六臂,此外还有一对羽翼,睥睨天下,在画面中,他仰天咆哮,大地龟裂,矿井崩塌,地下岩浆喷涌。

  周子铮倒吸冷气,这难道是神源中的生物?吼动天地,这样的威势实在让人胆寒,难怪死了那么多的人。

  后面的刻图更加让人心惊了,那个眉心生角的人形生物,居然跪倒在地,冲着一块巨大的源叩拜。

  “这样强横的生物,还如此战战兢兢,向他人叩拜?!”周子铮心中惊讶万分。

  他迫不及待的向下幅刻图看去,想看看绝世神源中的生物到底是何模样,会有这样强大的威势。接下来的那幅刻图中,绝世神源中的生物没有出现,依然是一团发着光的神源。

  虽然没有出世,但是周围却尸骨无尽,倒了无数的人,一直蔓延向了远方,神源中到底有什么东西?还没有出世,就杀戮无边,根据刻图显示,死的人不计其数,足有成千上万。

  接连几幅刻图,神源都横在那里,没有生物出世,只显示周围的尸骨越来越多,堆积成山,有很多都是修士,鲜血汇聚成了真实的河流,蜿蜒流向远方,简直如森罗地狱。

  而那个眉心生有独角、肩下长有六臂、背覆羽翼的生物,则自始至终都虔诚的跪在神源旁。

  “起码得有十几万年了,这么久远的岁月竞生了这样惨烈的事情,到底死了多少人?按刻图显示,这片大地分明都崩碎了,如今古矿怎么还存在?”

  周子铮本是为寻源天师秘录而来,但眼下却被古矿中的刻图深深吸引住了。

  在接下来的刻图中,那个绝世神源依然非常朦胧,不见生物出世,只见人族死尸越积越多。而那个跪拜在神源前的人形生物,始终没有出手,不断的叩拜。

  “这块神源中的生物在太古前多半也是恐怖级存在……”

  他连续看下去,那今生物始终没有走出神源,但是周围的修士尸骨越来越多,鲜血染红了大地,直至到了最后,一个被光环笼罩的人族强者从天而降,这一切才开始生转变。

  看不清其容貌,甚至无法判别是男是女,浑身都被瑞彩缭绕,只在其头顶上方刻写有一个“帝”字。

  “古代的那位大帝!”周子铮心中一惊,快速向下看去。那人不愧为君临天下的大帝,一出手就将那个眉心生角、虔诚守护神源的人形生物馈压了,直接拍入了大地下。

  那种气势,威绝天地,古人用简单的笔调,竟刻出了一点灵魂,将那位大帝的无上威势表现了出来。十方云灭,气贯长虹,星月抖动,这就是大帝的威势!他始一出手,就镇压了人形生物。

  而下面的刻图中,他直接对神源动手,可惜到了这里,古矿洞壁破碎,图案断裂了,难以看到结果。

  略过这一段,周子铮继续向后看,他感觉像是回到了十几万年前的荒古大地,感受到了那位大帝的无上风姿。

  那个绝世神源中的存在,显然非常恐怖,强大到了极致,让大帝祭出了武器,那是一口大钟,与天地齐高,压落而下,将神源覆盖。

  “极道武器!”周子铮心中吃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我吃葡萄酱说:

  投点恶魔果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