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族中一直有个传说,以前你看到的那本手札只不过记录了些只言片语,我之所以那么急切的要找回那本手札,因为我的祖爷爷周羽在里面封印了源术……”

  周子铮的声音缓慢而低沉,为我讲述了他的家族史,他是周文王的后裔,其实周文王是一位源地师,只是那时源脉已经被封印,只留下很少的源,而源地师的本领不只在于探源脉切源石,更重要的是能够利用源术未卜先知,有先天卦象之力。

  时间流逝,到了他祖爷爷周羽这一代,源术已经彻底没落了,但是祖辈相传的源术秘籍却一代代的流传了下来,而周羽被那些回魂族的修士追踪,更有一层深意是在于夺得周氏的源术,只是最终他们没有得逞。

  而那本源术最终也落到了周子铮手里,他起先并不知晓这个秘密,偶然一次将自己的圣血滴落到了那本手札上,才解开了封印,看到了那些无字天书,修行了半本源术。

  时间回到四年前,那时我还在昏迷,而周子铮则很自责的为我寻找灵丹妙药,初得手札的周子铮决定回到了周氏的隐蔽山门,为我找一些解救的方法,就是这一次,他从家族老者口中得知了周氏家族的秘密。

  由于周子铮唯独缺乏另外一半源术秘籍,得到的不是完整的,而只有得到完整的源天师秘录,他才能成为真正的源天师,而不是仅仅是源地师,源地师可以寻龙点穴,找到源脉,也可以去诸大圣地去赌石,堵的是源石,一刀切开便能得到一块神源,这可是最令人艳羡的能量结晶!

  但源天师的本领却不是源地师所能触及的,所以,无论如何周子铮也要得到另外一半源天师秘录!

  “我们周氏的很多源天师都葬身在了那座魔山,因为第三代源天师深入魔山后将半部源天师秘录遗失在里面,所以自周文王开始,我们周氏就只能修行半部秘录,而那座魔山与一位大帝有关,进去之后谁也不能出来,我们周氏多少族人因为去那里寻找秘录而最终有去无回……”

  家族长辈为他指引方向,告知了另外一半源天师秘录的去处,但是却警告他不要去送死……

  而周子铮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要是能进去那座魔山,不仅可以找得到家族遗失的源天师秘录,还能够为我找到一些神藏,还有一点令他十分动心,要是能寻到他的修行法门,就等若得到了一部完整的古经,若是再能寻到一件极道武器……

  光想一想就让他激动,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因为家族老者一再强调,那里是不祥之地,要有收获,恐怕势必登天还难。

  紧接着根据老者的指引,周子铮离开与世隔绝的周氏村庄,而向东北角的那座魔山出发。

  经过一番波折,周子铮最终来到了魔山,第一次来之时,他就围绕着它转了一大圈。这里面真的会有大帝的宝物,家族的秘录?

  可是无论他怎样观察,都没有现特别之处,就是探出神识,亦一无所获。于是他用法宝重击魔山,将其打的坑坑洼洼,但整座魔山就像一个巨大的坟包,根本无路可进。

  忙活了一天,周子铮一无所获,第二天上午他心中不禁疑问,那位大帝到底在此留下了什么,为何与他有关?

  而重新登上魔山绝巅,就在这一刻,他的神情一下子僵住了,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昨日清晨,他以法宝劈斩,在此掘开一个大坑,可是现在山顶平整无痕,根本没有破损之处,一切都完好如初。

  “这怎么可能,我昨天明明……”周子铮激灵灵打了个冷颢。

  不祥之地,这四个字浮上他的心头,他快腾空而起,不再站在山颠。

  “为什么会这样,它能自己修复?”周子铮心中难以平静。

  “还是说……昨天,我被幻觉骗过,其实并没有真的斩碎山顶,难道有什么难以看清的道纹?”周子铮略作思虑,便祭出紫金圣剑,远远退出去,控制它劈斩。

  金光缭绕,石屑纷飞,山石滚动,山顶被掘出一个大坑,他摄来一块紫色的巨石,亲手触摸,这绝不是幻觉,而后,他截取下一小块紫石,飞向远方,静静观看紫山。

  周子铮很有耐心,在远空整整守了一天,直到满天星斗浮现,魔山巍峨耸立,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并不焦急,立身在天空中,一动不动,神念探出,仔细观察。

  此地与古代一位大帝有关,他不得不认真对待,寄予了很大的希望,想要了解此间的一切。

  直至到了午夜时分,周子铮重新出现在那座魔山之巅,那座大坑在无声无息的变化,慢慢平整,恢复了原状。而他的手中的石块,并未消失,依然还存在。

  “这座大山,可以自己生长!”周子铮吃惊不已。

  他没有继续探究下去,午夜这里格外寒冷,就是他的体质,都感受到阵阵刺骨冷意。

  既然周氏距离此地不远,周氏一族世代守在这里,一定知道一些秘密,他不想贸然行动,向着隐蔽的村庄飞去,决定明日问个仔细。

  等周子铮回到村中,走进自己的石屋时,发现那名老者还没有睡,十分的焦虑,在等他回来。

  “孩子你总算回来了,是不是去探那座魔山了?”

  周子铮点了点头,而周五爷则腾的站了起来,急道:“千万不要再去了,不是对你说了吗,那里不是什么好地方,常在那里出没,容易出事。”

  “魔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所在,与古代的大帝有何关系?”周子铮必须要知道这些问题。

  “好吧,我都告诉你,不然你肯定还要去探寻。”周五爷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所知道的真的有限。”

  “您慢慢说。”

  “我们祖上的那位源天师曾郑重告诫,魔山与荒古前的一位大帝有关,不可亵渎,礼敬它,将泽惠后人。里面有器物,万不可招惹,不然会生出大祸,这是祖上一再告诫的。”

  酷{匠c。网首发T

  周五爷叹了一口气,道:“可惜两千年前,一位先人违背祖,手持半本《源天书》,破开魔山走了进去,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